應援團、後援會、應援會、粉絲團、歌迷會,以上數個看似相同但好像又不是一樣的名稱,小編真是傻傻分清,但其實意思卻大致相同,他們都是公眾人物/ 偶像支持者所組成的團體,透過公眾活動及周邊產品,最終讓偶像的人氣得到增值,而且現今規模普遍亦不少,甚至會與偶像所屬的公司溝通聯絡。

 

活在當下 —— 追夢又追星

常常聽到,趁年輕,就應該勇敢去追夢,重點放了在「年輕」 身上,但其實,重點是否要轉移放在「追夢」,Mirror  成員年齡是20代及30代,而Collar 成員年齡有分別是10代 20代及30代,兩者均有不少30代的支持者,所以誰說只有年輕才能追夢。他們都是經過Viu TV節目《全民造星》 憑着實力繼而被發掘,團體歌曲風格主打活力、跳唱,但這都不是年輕人的權利,縱使有了這個平台,活在當下,也需要有勇於追夢的人參與,才有Mirror 及Collar的誕生。

追夢需勇敢,追星亦一樣,澳門Collar後援會的粉絲 (下稱領粉)及Ian 陳卓賢國際歌迷會的粉絲(下稱Hellosss) 也是勇敢的一群。Collar 是「衣領」的意思,她們的粉絲,稱為領粉很正常。但陳卓賢  (下稱Ian) 的粉絲為何稱為Hellosss,原來一切由誤會開始,在一個訪問中,工作人員問Ian如何稱呼粉絲,他回答說是Hello,他其後表示自己只是見到粉絲會說聲Hello跟大家打招呼,不知道原來當時工作人員問的是粉絲的名稱。

 

最快樂的事是付出與分享

領粉代表有雷公及 Li 喵,一男一女,一問之下,雷公起初都是像一般家庭觀眾一樣收看《全民造星》,直到Collar成團及看到她們首支歌曲《Call My Name!》的MV後,便深深迷上了Collar。至於Li喵則表示當時沒有追看《全民造星》,而是被Collar 的第一隻歌《Call My Name!》所吸引。

同時,原來早期雷公及 Li 喵其實互不相識,但志同道合的人始終會遇上, 後來發現澳門也有人熱愛著Collar,共同成為澳門Collar後援會的骨幹成員。「只要你鍾意Collar便可以加入我們一起支持她們。」這是他們簡單直接的陳述,而後援會的社交平台於今年1月,就是她們成團後不久成立,現時已有數百領粉加入了後援會社交群組,問及領粉男女比例時,雷公笑笑說:「顯然是男粉多,男女比例約7:3吧。」

而Hellosss的核心成員有六位女生,訪問當日到場的有R小姐、Lu和 阿吉,而阿吉4歲的囡囡亦有跟隨,阿吉表示如囡囡時間許可, 也會帶同她一同起出席應援活動。說起上一年她們一班熱愛Ian的同伴組建了Telegram,而透過這個平台更多志趣相投的Hellosss一起在群組中認識、互相交流,分享自己對Ian的熱愛,共同支持Ian。隨著粉絲群日益龐大,陳卓賢香港歌迷會召集了海外不同地區的Ian粉絲團,於2022年1月7日正式成立了陳卓賢國際歌迷會,正式在全球為Ian應援,名正言順努力為Ian提升知名度。

作為一個有規模的國際歌迷會,其後援架構真的不能小看,國際歌迷會現由9個地區的歌迷會組成,8個海外分區主要負責所在地區的應援宣傳及交收事宜。國際歌迷設有正式會員制度,正式會員需要繳交會費,成為一名有實名認證的Hellosss,每位Hellosss也可以得到一份禮物、不少得的當然是Ian 動態的第一手資訊!非會員亦可以一起參加活動購買物品來支持Ian。現時已有600多名Helloss加入了澳門分區的telegram 群組,男女比例約九成半為女性,異性相吸這也很正常喔!

而Collar後援會核心成員約15 人,作為核心成員之一,問到有沒有那位成員特別鍾愛,雷公說:「我喜愛Collar整個團隊,而不是單單喜歡個別團員, 8-1 = 0,所以全部都愛!」 而同時作為應援主(指應援物製作者)的Li 喵,一坐下便從背囊中拿出其珍藏們,一件、兩件、三件,就像叮噹的百寶袋,而且每件也是厚厚的文件簿,入面再放著各主題、設計、的海報、卡仔、手幅和明信片等相關產品,如數家珍, 可能連Li 喵自己也無法數清有幾少件珍藏。

Li 喵及雷公透露,製作應援物的風氣相信是由早年Mirror Fans所帶起,在Collar成團後香港也開始陸續推出很多非常精緻的應援物,也有不少香港的應援主和後援群組寄送應援物或授權他們自行印製應援物向澳門領粉派發,但後來他們認為不能老是拿人家的,澳門領粉也應該有自家製作,於是他們便自行設計和製作Made in Macau的應援物。

雷公說:「我們堅持自家設計產品要做便要是有質素的,畢竟我們的初心是在澳門宣傳Collar,禮品純粹免費派發,只希望能夠推動Collar 的努力給多點人認識,並不追求回報。」現時後援會所製作的澳門應援物也會寄到香港派發,實行港澳互寄應援物。同時,有一點他們很強調,應援物所採用的相片通常都是來自MV、廣告或Collar成員的IG,因此他們不會以此牟利。另外,他們也認為支持偶像不一定是來自於金錢,自製手畫咭或分享MV也是支持的一種!

事實上,澳門後援會的代表性會牌也充滿著澳門本土特色,藍白色lego 拼成我們熟識的葡磚,小編看到實物也覺得非常精緻。

 

從心而發的應援活動

Ian後援會不定期會有應援物品的交收,最近的一次正式交流就是在今天6月Ian生日前夕,澳門分區Hellosss組織了幾十名同伴一齊參加生日聚會,遠距離為Ian慶祝生日。說起難忘及感動的事,不得不提在《留一天與你喘息》MV首播當晚,一班Hellosss一齊睇MV,也同時拍攝了當晚聚會的照片給Ian,Ian向她們點讚並感謝大家對他的愛。澳門Hellosss一起到天神巷宣傳海報前打卡,然後在IG tag了他, Ian都有回應大家對他的支持。還有在6月9號Ian生日當天,Ian更為拉近與海外粉絲的距離,主動要求與海外的Hellosss 透過Zoom會面,望見自已與Ian出現在同一個畫面,粉絲們感受到Ian對海外粉絲的關心,瞬間感覺彼此心與心的距離縮短了。

不得不提, Ian後援會也會用Ian的名義做善事,如老人院探訪,各種捐贈,以及參與慈善工作坊,一同提升 Ian的慈善力量。此外,後援會又怎會少得霸氣地落巴士車身落廣告呢! 同樣地, 因相片涉及肖像權,需要向香港Viu TV申請, 巴士車身廣告也是以集資形式進行, 廣告每次維持約一個月。雖然Ian國際歌迷會的會牌是用上了統一的設計,但澳門後援會的當然也會添上澳門特色,印上澳門大三巴牌坊,小小的但也不失可愛。

大家近日也會留意到,兩架巴士「卓立鋒號」、「高家孝號」一齊出現在澳門街頭,而這是澳門分區Hellosss和姜濤澳門應援團為偶像的新劇《季前賽》做了澳門首次FC大型聯合宣傳活動,天神巷宣傳廣告上架翌日兩邊的FC組織了集體打卡活動,場面相當熱鬧呢!

而澳門Collar後援會首次應援物品派發活動於今年9月在南灣雅文湖畔意茶舍舉辦,也是團隊膽粗粗獻出第一次,懷著可能只有小貓三四隻,場面冷清的心,怎料到,整理完應援物品後抬頭一看,竟然全場爆滿!雖然全場爆滿也只是80多人,但對第一次來說,已經超額完成,應援物品全部派清光!他們表示絕對這是意料之外,也多謝一眾澳門領粉支持。

除了充滿愛嘅自家製應援物品外,廣告商相關贈品又怎能缺少?雷公表示,肌硏水早前做推廣,買一枝附送一張Collar 卡仔,他也買了共10多枝!但由於爽膚水不能當水飲,拆了Collar 咭仔後,他便只好以象徵式一杯好奶茶與女同事們交換(小編竟然有點想跟他做同事呢!)。 而寶礦力做推廣,則是要買三支送一張,雖然買了兩箱,但雷公笑笑說:「這次比肌硏水好,至少他能夠做一個真用家,可以慢慢飲。」而在抽咭的過程中,也衍生了認識到志同道合的人,雷公透露:「有很多領粉就算抽到重覆,也可以在後援會的社交平台上互相交換,從而彼此認識,建立友誼。」

關於為甚麼喜歡Ian ,R小姐、Lu 及阿吉均回答因為他性格夠真,理性,有自己的個人諗法,才華當然少不了,雖然Ian比較沉默寡言,但參與作曲的他,在2021年8月發佈的歌曲《搞不懂》 ,透過音樂表達及抒發自己近期的想法,讓Hellosss更能了解他。訪問途中, 有一位女仔路過, 跟Lu 說了關於12子中其中一位的應援事宜, 小編以為Lu 也是另一後援會的會員,一問之下,非也!原來12子後援會之間,會員也會互相幫助,例如參與對方的應援活動,用行動支持對方,共同提升12子的知名度,R 小姐閃耀著著堅定的眼神說:「我們希望樂壇能百花齊放!」小編這一刻,頓時感覺到,追星其實也可以很大愛。

 

時間管理VS 疫情

領粉及Helloss們均透露,對她/他們來說,後援工作最大的困難是時間管理,既要管理後援會社交平台,亦要負責應援物設計及製作進度,又要舉行不定期的應援物品派發活動,單曲的宣傳、FC物品的交收還有大小型聚會都是她/他們統籌安排的, 領粉及Helloss們都是一班在職人士,但她/他們會互相體諒,每人分擔起部分工作,大家一起「用愛發電」,支持偶像。

哪怕打理後援會花掉了多少時間,至少人能作出控制,但最大的難題,還是無可抗力的疫情, 疫情這個大環境,導致香港跟澳門遲遲未能通關,牛郎及織女一年也能相見一次,港澳兩地本來只需一小時船程,演變成快3年也未能正常通關, 望得到對岸的近, 卻又久久未能踏足的遠,令兩地Collar 及Mirror後援會未能到香港實地支持偶像和大家面對面交流。更何況後援會十分昐望Collar及Ian能夠來到澳門, 讓她/他能實實在在感受到澳門後援會那股熱情!

 

不一樣的餐廳老闆與共建文化

說到Collar 及Mirror兩大後援會的最強應援站, 當然不能不提意茶舍!兩大後援會也是在這裡發揚光大的。Ian 後援會說她們本想找一個可以供她們舉辦應援活動的地方, 可惜, 卻遇到無數次拒絕,最後行著行著,便看到意茶舍,抱著「博一博」的心態去問,成功了!更與老闆惺惺相惜。

意茶舍, 從字面解, 以為是充滿禪意主要是喝茶的店,老闆應該是一個戴眼鏡走文青路線的男生 ( 以上為小編的強行想像),當小編走到意茶舍門前, 餐廳除了坐擁湖景外, 那張有著一個人身高, Ian 騎着馬的人形poster貼在大門旁當眼處, 旁邊有着不同Mirror成員的各式各樣照片,你便知道老闆一定不簡單! 在餐廳内,每位工作人員都忙個不停,但你亦不難尋找到老闆「豬仔」的身影,陽光膚色, 最有活力,聲音響亮戴著小浮誇帽的大眼年輕人,就是老闆豬仔。

問到豬仔為何這麼大大力支持Collar 及Mirror 後援會,差不多貢獻了整間店鋪的牆壁,他快人快語表示:「因為有一次聽到Mirror 成員柳應廷(Jer)的一首歌《人類群星閃耀時》,觸動了他,他感到整個社會也充斥着負能量,及缺乏了人與人之間的體諒和了解, 當遇到Ian 後援會詢問能否在意茶舍舉行聚會時,他便一口答應!

豬仔喜歡資訊及資源共享,創造共建文化,支持不一定跟金錢掛勾,他只希望不要排斥,銀河系也是由不同的恆星組成,任何團體過來舉行活動,他也歡迎,而餐廳內貼滿不同藝人照片的牆壁,豬仔老闆稱之為「共建牆」。領粉及Helloss亦相當感謝意茶舍老闆一年以來對他們的支持,借出地方讓他們進行應援物派發、舉辦活動。題外話意茶舍是一間對寵物極為友善的餐廳,餐牌菜式有中日泰式,飲品甜品林林總總,當然少不了為寵物而設的共生寵物餐呢!

雖然世事多變,但世界也許真的不一樣了,也可以變得更好,更有愛!後援會除了忠於自己的偶像, 亦不忙支持其偶像所屬的團體,因為沒有Collar 或Mirror ,任何的成員也不會存在,但這種道理,卻不是每人也能明解。同時,他們希望樂壇能百花齊放,目標一致,這種共建的文化, 亦由彼此互動開始。這個不禁令小編想起主題樂園, 如果整個園區只有你一人遊樂, 雖然不用排隊, 但同時也會欠缺一大班人那種環境才有的樂趣及氣氛,正所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與人同樂,共建快樂。

 

 

採訪:大島尤嘉莉、Diana
撰文:大島尤嘉莉
攝影:Kelvin

最後修改日期: 2022 年 11 月 23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