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BER BAND —— 在逆流中找到節奏

RUBBER BAND 在今年3月在澳門舉行演唱會之後,5月又來到《HUSH!!沙灘音樂會》,ZA誌當然要捉緊他們的尾巴,問問他們的近況。

 

十年回歸

唔知大家仲記唔記得,其實十年前 RUBBER BAND 已經參加過 HUSH,第二次參加對他們來說感覺一樣咁正,「對上一次參加接近十年前在文化中心,最初以為是同一個地方,後來先知在黑沙。我們本身都好喜歡戶外的音樂節,頭先採排時有陽光曬住玩音樂已經好開心,所以感覺好正。」至於全世界都定義為冷靜派的澳門歌迷,RUBBER BAND 又有唔同見解,「我又唔覺得澳門的粉絲好冷靜,上次開show都覺得好熱情,同香港觀眾唔會太大分別。」

 

電影音樂新路向?

在去年首次參加電影配樂製作的 RUBBER BAND,最終在香港金像獎頒獎典禮連奪兩個獎項,這個肯定會不會為他們打開另一條路,將來參與更多電影主題曲的創作工作,「RUBBER BAND在電影音樂界別是新人,得獎當然開心,如果往後有電影找我們合作絕對歡迎。金像獎對我們來說不單是強心針,反而更加是鞭策我們要做得更好,即使我們回頭看《逆流大叔》,如果有更多的時間或者再做一次,相信可以做得更好。」而他們亦透露現時工作已經排到滿檔,「暫時未有其他電影接洽我們,因為工作都安排好密,差不多排到年尾,而且錄音需要好長時間,目前就未有新的電影合作計劃,專心做好手頭上的工作。」

 

來到 “i” 字的大碟

2018年,出道10年的作品《未來見》大獲好評,成為不少樂評人的年度歌曲,更令 RUBBER BAND 首次入圍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歌曲最後五強, 今年在音樂創作方面亦已經有新想法,「年頭我們在香港參加了一個名為《爵士樂馬拉松》的音樂節,是雷柏熹幫我們彈琴,佢有另一個項目,叫《雷柏熹爵士大樂隊》,因為我們好熟,佢就邀請 RUBBER BAND 同佢的爵士樂隊一齊玩兩首歌,我們好享受這個過程。所以可以先預告給大家,今年的新專輯會有好重的 brass section,過往可能係一隻碟只會聽到一兩隻,新唱片就會聯同雷柏熹及他的管樂隊合作,整個專輯呈現真係第一次,希望今年可以完成。」提到新唱片,老歌迷都知由第一張大碟開始《A:Apollo 18》 到上年《H:Hours》,每張專輯都以英文字母順序排列,而且整張專輯會包含了當中意思。對於下一隻碟名,RUBBER BAND 相當口密,「是會繼續用 i 作開首,亦已經想好新碟名稱,但遲下再公佈。」

 

小有小的美

2016年 RUBBER BAND 獨立出來組成 R Flat,經過3年的沈澱及摸索,他們認為已經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節奏,就好似《逆流大叔》一樣,「首先要感謝之前兩間唱片公司的知遇之恩及栽培,現在感覺快樂了很多,就好像《逆流大叔》,找回自己的節奏。屬於自己的唱片公司,又可以夾到一些朋友幫忙負責行政或宣傳的工作,整個團隊是六至七人,可以好靈活去應付一件事,經歷了這麼多年,慢慢發覺現在這種模式最適合我們。暫時未有打算重回大公司,將來的事就好難說。」大部分人都明白大公司有較豐富的資源,他們又如何衡量之間的得與失,「資源上一定是困難了,以拍MV為例,現在只會重點拍一兩首,所有事務都要計過度過,但對於我們來說又不是影響好大,細公司也有優勢,由構思到決定,大公司要通過好多部門,細公司的處理可以靈活好多,所以我們變相自由了,特別在創作方面自主性很重要。」

 

分享的小故事

在完成澳門演唱會及Hush音樂節之後,RUBBER BAND準備夏天到德國音樂節作交流,他們坦言十分喜歡參加不同的音樂節,希望有更多機會去唔同地方玩音樂,將他們的音樂在不同地方發表。因為通過音樂節,他們既是表演者又是觀眾。小編在離開前好奇問六號,有沒有那一首作品是受到音樂節的啟法而創作而成,「暫時未有因為音樂節創作到一首歌,但對於我們編曲或做音樂就豐富了很多思維,所以我在音樂節期間都有創作。」最後他跟小編分享一個小故事,想我們帶給澳門的讀者,「很多年前我們跟雷柏熹在台灣參加一個叫做《簡單音樂節》的期間,在敦煌琴行寫了《飛天》這首歌,靈感源於敦煌壁畫自由自在飛舞著的緊那羅和乾達婆。」

還記得《飛天》的歌詞

一跳起 會擺脫所有飛上天
一跳起 會一瞬間自在飛天
一跳起去找那 一片天

對於自由,你有什麼想法?

 

採訪及撰文:笑皇子,皮朋
攝影:皮朋

分享
上一篇文章「第八屆 DFC 創意分享大會」 週日(21日)舉行
下一篇文章為何男生總愛跟前度說生日快樂?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