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ar Equal

不得不承認,數碼科技實在扼殺了傳統攝影的存在空間。以往,只能在黑房做的技術,現在,指頭輕輕一按也做到了,人人也是大師,人人皆是攝影家,粗制濫造的複製技術,比比皆是。

 

又從另一個角度切入,當人人皆做一些差不多質的影像攝影,很容易掉入流水作業的漩渦之中,以往大師出的 “有量自有質” 的攝影理論下,在當時得令的數碼攝影下,得不到全面的實證,現在只有愈拍愈迷失,愈拍愈墮落。從文化上看,攝影有如工藝品,科技只能複製其外觀,永遠深入不到文化的層面上,缺乏靈魂,而攝影需說在複製的本質上,但內裡包含人性化與隨機性,是現今科技永遠不可達到的。

 

現代人甘於享受複製技術這個漩渦中,往往是由於它太方便與以往不可及的藝術靠攏,在這個藝術水平不達標的港、澳,便盼望着幸運有一天會降臨,但他們永遠不會明白,要征服全世界,光靠複製品是做不到的。

 

在人口眾多的中國,自由攝影師更比比皆是,但經過文革的斷層,似乎,沒有一個能獨當一面,使筆者的眼球願意為他的作品停留。每人都想捨難取易,可惜,攝影並沒有捷徑!況且,模仿是經不起時間的沖洗,只有經過內心的過濾,才可以脫穎成為自身的風格,不然,只有漫無目的到處拍一些永遠不會使人感動的影像罷了!

 

本片只是一套極其粗糙的小型製作,主角是善於運用黑白,以摸糊,晃動,粗粒子風格為創作原素攝影大師森山大道,他自喻為一隻流浪狗,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遊走,邂逅感動的瞬間。但他從不推崇布烈松的 “決定性的瞬間”,他每張相都是構圖凌亂,毫無美感可言。紀錄片中從攝影師兼朋友荒木經惟,幫他設計書藉的設計師等專業人仕,多角度探討森山大道的創作思維,從他街拍直到在工作室冲哂照片的過程,還剖析了他對現今數位攝影的看法,大師說道,又豈可錯過?只可惜此片並未在澳門放映,有興趣者於香港銅鑼灣誠品書店購買,盛惠九十大洋!

 

看看片

分享
上一篇文章奶粉篇
下一篇文章心起因
沒有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