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occhi-不懂,裝懂

Photo by simonesecci on Unsplash
Photo by simonesecci on Unsplash

我是個挺喜歡嘗試新事物的人,到外地旅遊時如果碰上有趣的菜式,只要不是甚麼奇怪的野味或毛毛蟲,基本上我都樂意嘗試。我之所以會努力嘗試新味道,並牢記每個細節,因為我曾經由於自己的無知而丟人現眼,為了減低再次出錯的機會,我就決定平日要多嘗試,多學習,要真懂,不要裝懂。

當年我還是個二十出頭的青春少艾,當時有一位事業發展不錯的男士,邀約我到蘇豪區一間傳統意大利餐廳用膳。當晚我們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由旅遊出差的世界見聞,到近代至經典文學都有談及。餐廳的氣氛亦很舒適,感覺不太拘束,他選的酒亦好得無可挑剔。我們一直聊得非常開心,直到我點的意大利粉捧到面前,事情就來個反高潮。

Photo by gabormolnar92 on Unsplash
Photo by gabormolnar92 on Unsplash

在昏暗的燈光下,在一口闊大的碟子中我只看見一片白茫茫,而令我最在意的,就要數那白色醬汁中包裹着的無數個球狀物,那團東西表面佈滿坑紋,體積剛好跟蠶繭差不多。這完全顛覆了我對意大利粉的概念,下意識告訴我,這不是麵團,是蟲。

「意大利人也會吃蟲子嗎?法國那邊我倒不詫異,但意大利人也會吃嗎……」我用叉子輕刺那團東西,一邊怕它會動,一邊腦海思緒翻騰。

男士見我突然狀甚奇怪,面有難色,連連問我是否菜式有問題,就連待應也過來關心我是否出了甚麼狀況。但當刻我實在難以啟齒,因為這主菜明明是我自己點的,但我連自己點了甚麼都不知道。說出來,一來怕別人取笑我的無知與幼稚,二來怕被別人知道我不懂裝懂,破壞了我一直苦心經營的形象。

最後,我含笑吃下那團似蟲非蟲的丸子,但愈吃心中愈疑惑,加上他點的紅酒實在跟白汁非常不搭,反胃不適感與時俱增,最後我剩下大半份主菜,同時亦掃了這次約會的興子。最終,這次約會草草收場了事,大家默默地離開餐廳,彼此道別後就轉身離開,我亦從此不再記起這位先生的臉。

Photo by sixstreetunder on Unsplash
Photo by sixstreetunder on Unsplash

無知有時候帶給你的影響可以是終身。幸而這次小小的無知,只是令我在一位無關痛癢的朋友面前丟臉,亦令我從此不再亂充大頭鬼,深明飲食世界確實是博大精深。

順帶一提,當年餐牌上寫的都是意大利文,偶有英文輔助,但還是不太能讀懂,於是我就點了 Gnocchi con crema di formaggio(芝士忌廉薯仔丸子)。說實話,那碟丸子不難吃,而且也是正宗的做法;口感不Q彈,保留薯仔軟綿的口感,又能維持丸子狀,可說薯仔跟麵粉的比例很完美。亦因為這次遭遇,讓我往後都有特別留意不同食物的名稱,亦燃起我對意大利粉的熱情。我最近一直在想,應否買台製麵機回來,讓我閒來可以弄些意大利雲吞(Ravioli),並希望有日能做出一隻完美的 Raviolo al uovo

Photo by ovalentinaperez on Unsplash
Photo by ovalentinaperez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