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九月 21, 2018

在成為特奧的職員前,從來沒有接觸智障人士的經驗,也不知道有這個群體的存在。入職初期,我與他們相處時,總會保持一段距離,原因是我不知道用甚麼方式跟他們相處,但他們會主動認識你,用他們友善的態度,慢慢增加...

還在大學階段,我被安排到一間為肢體障礙人士服務的機構實習,因而對服務身心障礙者有興趣,從而吸引我加入特殊奧運會工作。我在特奧會主要服務的對象為融合生,就是指將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安排在普通學校接受教育...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一名懵懂的傻小子不經不覺間已在特殊奧運會中工作了一年半,最初接觸這份工作時,心情真的只能用興奮來形容。面對未知的挑戰以及為智障人士服務的初體驗,期待著特奧會能為我帶來怎樣的處境。起...

近幾年澳門教育界已注意到,學校裡適應困難的孩子,很多有不同程度的學習困難,輕的可能只有專注度不足或動作「笨笨的」,重的則可能不斷干擾班級上課秩序,讓老師和輔導員疲於奔命。 這些孩子需專門的老師教...

年月過去,從自己的義工年代開始就參與特奧會,自己親眼目睹特奧會發展,面對一次又一次的挑戰,一隊又一隊的團隊、伙伴的流轉,一次又一次的為智障人士跨越服務上的高牆,從而壯大地發展起來。 然而由齒輪去...

指縫很寬,時間太瘦,三個春秋的時光已悄然從指縫間滑落。起初接觸特殊人群是在2012年還在讀書的時候,一個研究課題讓我有幸接觸到這個群體,在此之前我對他們一無所知。回顧過往的點滴,留下的是成長後...

從我家那個特殊的孩子就讀於灣景中葡小學起,我們經常收到澳門特殊奧運會集訓和比賽的宣傳單張,於是就抱著嘗試心態帶兒子去參加田徑訓練。由於小兒子步履不穩,走起路像個醉翁,經常不由自主地跌倒,所以我...

不知不覺間加入「特奧」這個大家庭已經六個年頭了,回想多年來經歷的,莫過於服務使用者的轉變;見證一個又一個的「他」健康成長。其實,我第一眼看見他們的時候,心裡「咯噔」一聲的,就好像走進了一個陌生...

編按:今年是澳門特殊奧運會成立三十週年,相信不少人也聽過這個組織的名字,但我們又知道澳門特殊奧運會在做甚麼樣的工作?是推廣體育運動?或是有更多我們未必熟知的服務?透過一連16篇「他們」的小故事...

澳門早期郵票是由葡國方面一手包辦的,作為當時葡萄牙海外屬地之一的澳門,郵票的設計圖案與當局發行的特定主題相同。有時當局會分別為各海外屬地設計不同圖案,併合作一個系列的郵票發行。圖案富有殖民地色彩,多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