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一月 16, 2018

於衛生中心的走廊中同時間聽到: 左邊傳來成人保健廣播著:「陳小愛、陳小愛,請進成人保健1號房。」 右邊傳來兒科保健廣播著:「劉頴袓、劉頴袓,請進兒科保健3號房。」 當時,呆了。 ...

從走廊中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奔跑聲,接著「叩叩叩」,這時我走向門口,一打開治療室的門,迎來的就是個大大的燦爛笑容並說著午安。 還記得當這個小朋友第一次到治療室時,一進門又是哭又是尖叫,媽媽在旁不停地...

2011年6月15日,是我人生中第一天以社工的身份工作的日子。 那一天我駕駛著電單車來到當時位處於筷子基宏建大廈地舖的「澳門特殊奧運會附屬智障人士輔助就業中心」,一間我剛剛在這裡完成了為期四個月...

在澳門特殊奧運會裡也將近快2年的時間,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分享一下自己的工作心得,開始接觸「特奧」時有很多人問我:甚麼時候開始想去接觸機構工作?還要選擇特殊人士?老實說:我真的沒有想太多,開頭只想改變一...

中學畢業時,人人去考師範,因老師受人尊敬。 大學畢業時,人人去做青少年範疇,因最為大路。 工作數年後,人人去考政府工,因糧高福利好。   記起15年前,為要考...

在成為特奧的職員前,從來沒有接觸智障人士的經驗,也不知道有這個群體的存在。入職初期,我與他們相處時,總會保持一段距離,原因是我不知道用甚麼方式跟他們相處,但他們會主動認識你,用他們友善的態度,慢慢增加...

還在大學階段,我被安排到一間為肢體障礙人士服務的機構實習,因而對服務身心障礙者有興趣,從而吸引我加入特殊奧運會工作。我在特奧會主要服務的對象為融合生,就是指將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安排在普通學校接受教育...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一名懵懂的傻小子不經不覺間已在特殊奧運會中工作了一年半,最初接觸這份工作時,心情真的只能用興奮來形容。面對未知的挑戰以及為智障人士服務的初體驗,期待著特奧會能為我帶來怎樣的處境。起...

近幾年澳門教育界已注意到,學校裡適應困難的孩子,很多有不同程度的學習困難,輕的可能只有專注度不足或動作「笨笨的」,重的則可能不斷干擾班級上課秩序,讓老師和輔導員疲於奔命。 這些孩子需專門的老師教...

年月過去,從自己的義工年代開始就參與特奧會,自己親眼目睹特奧會發展,面對一次又一次的挑戰,一隊又一隊的團隊、伙伴的流轉,一次又一次的為智障人士跨越服務上的高牆,從而壯大地發展起來。 然而由齒輪去...

ZA誌需要您的支持!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專頁,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