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三月 8, 2021

我是個挺喜歡嘗試新事物的人,到外地旅遊時如果碰上有趣的菜式,只要不是甚麼奇怪的野味或毛毛蟲,基本上我都樂意嘗試。我之所以會努力嘗試新味道,並牢記每個細節,因為我曾經由於自己的無知而丟人現眼,為了減...

從小接觸日本動漫,經常看著主角一家圍坐在餐桌前吃早餐,餐桌上永遠都有熱騰騰的白飯,煎得金黃脆邊的荷包蛋,一碟醬菜(通常是黃澄澄的醃漬蘿白),一碗平平無奇的納豆,旁邊還擱著一包紫菜。 簡單幾樣食材...

早前讀過ZA誌一篇專訪,看見那片清新的牆身,我立即知道那就是LemonCello Gelato。我的印象能如此鮮明,因為我一向非常喜歡檸檬雪葩的清爽味道,但坊間能做出清新不假的味道實在鮮見,所以我...

今天走過廚房,窗外竟飄來陣陣幽香。那味道絲絲帶甜,同時夾雜着陣陣肉香,而最引人入勝,莫過於那勾魂攝魄的花椒、八角味,叫我在這三十多度的盛夏中午,突然食慾大振。 滷水汁的美味關鍵在於重用,同一鍋滷...

澳門是一個七彩斑斕的城市,我有一段時間在澳門工作,處理飲食相關的採訪工作,因利成便,我總能吃到不少地道美食,或是大街小巷的隱世小店。 記得一天晚上,那是個平淡無奇的星期三,工作至夜深,雖然已吃過...

晚上八時三十分,餐廳內一片吵鬧,場內酒杯互碰的叮叮噹噹聲不絕於耳,隨餐附贈的法國麵包吃完一籃又一籃,但晚宴卻遲遲未開始,因為壽星一直未到場。直至九時過後,大門終被緩緩推開。 「Surprise!...

大學時,我曾經在一家法國私房菜餐廳工作了好一段時間。那間餐廳位處港島南區,只提供晚市和預約服務,所以客人不太多,最多也不過三十人。 老闆長居法國,除了能操一口流利法文外,亦融入了當地人的氣質;簡...

剛迎接了農曆新年,就踏入冷暖交替的二月,小時候,二月可是一個寒冷入骨的月份,現在的二月是一天冷雨,一天暖春,每天交替夾雜,早已分不清是冬是春,天氣之變幻莫測,跟每天的疫情新報不遑多讓。 大家都可...

每逢一月倍快樂,一來是一年之始感覺充滿新希望,二來臨近農曆新年一片喜慶洋洋,三來更是我的生日月份可謂可喜可賀。生日收禮物固然開心,但人愈大變得愈實際,不知何故從小我就認為收禮有種無形壓力,怕禮數不...

人人心中的聖誕美食不同,在我而言非火雞莫屬。小時候每逢聖誕,就是各大快餐店推出聖誕大餐的時候,或許是受到當時鋪天蓋地的宣傳影響,令我覺得吃過火雞才算過聖誕節,就好像年三十晚一定要吃湯圓這概念一樣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