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九月 20, 2020

一天放學,後母大力的用手指着我的前額說:「養你這個災星,不會家務也都算了,還詛咒我?」 她把日記簿扔向我的臉,我感都無地自容。 她不停的駡,不停的叫我離開。這次連爸爸也跟她一樣,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