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月 15, 2019

一天放學,後母大力的用手指着我的前額說:「養你這個災星,不會家務也都算了,還詛咒我?」 她把日記簿扔向我的臉,我感都無地自容。 她不停的駡,不停的叫我離開。這次連爸爸也跟她一樣,說:「你...

  當我們每天做着同樣的事情,而不知意義何在的時候,生活到底是甚麼?   我們還未來得及去想,去探討的時候,生活的洪流已將我們沖到一個安全而舒適之地,把我...

  再過兩天便是我的成人禮,我並不期待。 我拿着「風之盒」,看着上面刻着的蒲公英,靠近時仍聞到古老的橡木香,四月正是蒲公英開始盛開的季節。我凝視着盒子良久,如果打開它,我便可以...

明天我再到醫院做檢查, 醫生發現子宮內仍有殘留物,原來做手術的時候未清乾淨,醫生說: 「那殘留物很小的,如指甲一樣小,到你來經一兩次後就會自然排出。」 「但我昨晚痛不欲生,如果是指甲一樣...

《空氣動力學》正在亞洲區巡演, 本人在澳門一看後感受深刻,故寫下此文,亦期待林文中導演再來澳門繼續呈獻精彩的演出。   如果要形容空氣, 那會是甚麼呢? 冷、暖、風、無色...

  周旋在幾個不同風格但一樣出色的男人中間,會是怎麼一回事呢?來到意大利,你便會知道。   在一連25天的意大利之旅,一次過遊歷了幾個熱門城市,也無意地去...

懷着一顆愧疚感,寫最後一篇狂女派專欄。 記得2014年末歐遊回澳後有幾個月無工作的日子,寫了很多文章,我並非職業作家,看書也不算多,只是把心中百般滋味,以文字作為出口,執筆時總能騰雲流水,那時寫...

  綺琪是一個不問天氣的女人。如果踏出家門下大雨,她會折返拿雨傘,微雨的話就淋一點雨就算。如果在路途中遇上大雨,往往怨一下自己,從沒有未雨綢繆的打算。   ...

  愛情於他來說,似是信手拈來,又是遙不可及。他的浪漫情懷試過讓不少女生為之神魂顛倒,當然,前提是他有財又或者有才。如果兩者皆缺,情懷便不再浪漫,大概會被視為不務正事發白夢的爛泥。 ...

小美問我: 「沒事吧? 昨天的不開心已經過去,今天是新的一天,你打算怎樣?」 「我也不知道,今天不上學也不知道會怎樣。同學一定很好奇。」 「我媽也放棄了我,繼父又是一頭禽獸,要過新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