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八月 16, 2018

  有一次,坐在我旁邊的小美偷偷地問我: 「妳知道愛情是什麼嗎?」 我搖頭。她說: 「這東西只有外頭的世界才會有,這裡曾經有一男一女設法離開這裡,後來被人發現然後處決了,連屍首...

  跟幾個來自不同地域的女生聊天,不約而同地遇到當地又或是來自歐洲的男人搭訕或調戲,尤其是法藉和意大利藉的中年男人,很容易對陌生女性有好感。   在街上、...

  再過兩天便是我的成人禮,我並不期待。 我拿着「風之盒」,看着上面刻着的蒲公英,靠近時仍聞到古老的橡木香,四月正是蒲公英開始盛開的季節。我凝視着盒子良久,如果打開它,我便可以...

  在一個冰冷的冬天早晨,馬路上兩旁的枯枝像老人的手伸出去想抓住路過的車輛。人類不用冬眠,一切如常。但對我來說,那是悲涼的一天,婆婆由那天起便沒有再起床,她安寧地在睡夢中去世,...

  綺琪是一個不問天氣的女人。如果踏出家門下大雨,她會折返拿雨傘,微雨的話就淋一點雨就算。如果在路途中遇上大雨,往往怨一下自己,從沒有未雨綢繆的打算。   ...

  愛情於他來說,似是信手拈來,又是遙不可及。他的浪漫情懷試過讓不少女生為之神魂顛倒,當然,前提是他有財又或者有才。如果兩者皆缺,情懷便不再浪漫,大概會被視為不務正事發白夢的爛泥。 ...

  以前旅行被問到是哪裡人,總是不知如何回答,意識上不願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怕被標籤為 “粗野,無文化” 之類別,總會說澳門就在香港旁邊。現在就方便得多,一句 “Macau”, 對方...

  當我們每天做着同樣的事情,而不知意義何在的時候,生活到底是甚麼?   我們還未來得及去想,去探討的時候,生活的洪流已將我們沖到一個安全而舒適之地,把我...

  記憶中,我們踏着單車,在路氹半島飛馳,沿途是鳥語花香的紅樹林,綠茵草場,海風盈盈,萬里無車......沉浸在鄉村風光的美好。 記憶中,我們在大炮台山上野餐,頂着陽光,聆聽...

  三十歲,是人生中黃金時代的開始。讀書、工作,社會和人生經歷都到了一個對世界和生命有一定的認知和領悟程度,甚至足夠去決定人生大事,又或對自己要追求的東西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