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一月 16, 2019

如果有人跟你說,有一個成年男人在32歲時中風,最嚴重的時候左邊身全癱,手腳全然不能動,然後在35歲時正忙於應付各大馬拉松,你會認是mission impossible?定或從口中已諗出一句 “痴線?”...

不願套上的一個托 腳的康復訓練進行,而同時手也要忙起來。在正式轉科前幾日的一個下午,從病房被推到去物理治療康復科的職業治療部,先見一下其中一位主診治療師,與治療師見面在於可以度手訂造一個保護手托,中...

珠澳約跑,又回到最初的起點,人生第一個跑步比賽,第一個17公里,也是因為珠澳約跑而開始跑得更長,更多和更遠。 珠澳約跑,一個由珠海跑會舉辦,包含澳門、珠海跑手(2015年更有番禺、深圳和香港的跑...

一直以「純素長跑紋青貓奴」自稱的筆者,在未成為「素行者」前都曾是一位「大魚大肉」,時常「放縱飲食」無節制的人,曾經最愛「打邊爐」,唔肥的肉唔食,周邊「伴爐」的「唔熱氣唔多油」的唔叫,極度「口福飽滿」過...

心態上決定以後點去走這條路後,也是所謂的有了明確願景,方向也隨之會清晰,治療會逐一而來,雖然我不能代表所有人,但我的康復過程是這樣走過來的。   復健的開始 先解說...

有作者會用時間心機慢慢解釋自己筆名,我不是第一人,而因這個名字對自己的意義,也常用於日常,所以就自己揚名及自揭身分。 黑幸翼的由來先從黑幸說起,黑幸 = 黑色的幸運 OR(幸福)。 ...

重生前從來未試過長期住院及做手術,五年前經歷人生第一次住院,入院及出院後兩年經歷人生第一次手術(那怕只是在腹股溝上大動脈開一個小於兩厘米的「墨屎」這樣大的小洞),但整個手續及所有要求都和一個正...

熟悉筆者的朋友會知筆者成日在講「自我療癒」,最能療癒自己的傷痛病患就是自己,這其實是源於筆者在早些年接觸學習並經常使用的一個自然能量療法的慣用詞。筆者其實已於2015年成為美國註冊的量子共振認...

一石激起千層浪,而我就一文激起千個問。發佈完前文後,好多朋友表示不明白甚麼是血管造影。(先感恩提出疑問的朋友,證明你們有在看我文字而有所不明白而提出疑問。)為此特地撰寫這一篇文淺談這個血管造影,是以醫...

提要一下第一次第三回合的情況: 沒有衝線,雖有苦瀝,卻有感動 人生首次半程馬拉松最終未能自己衝線而回,記下這種錐心苦瀝,將之化為進步的動力!首次第三回合的結果雖然是苦瀝,但過程是極其溫暖與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