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二月 8, 2019

一直以「純素長跑紋青貓奴」自稱的筆者,在未成為「素行者」前都曾是一位「大魚大肉」,時常「放縱飲食」無節制的人,曾經最愛「打邊爐」,唔肥的肉唔食,周邊「伴爐」的「唔熱氣唔多油」的唔叫,極度「口福飽滿」過...

有作者會用時間心機慢慢解釋自己筆名,我不是第一人,而因這個名字對自己的意義,也常用於日常,所以就自己揚名及自揭身分。 黑幸翼的由來先從黑幸說起,黑幸 = 黑色的幸運 OR(幸福)。 ...

一直在說「一切從風開始」這是一個有關尋找畸形血管的故事,而好多人會好奇,好人好者,畸咩形呀?一切故事源頭回帶回去五年前的1月29日,這一天,大考驗降臨,入到山頂後,進行急救時,因為自身年輕而有這病因此...

熟悉筆者的朋友會知筆者成日在講「自我療癒」,最能療癒自己的傷痛病患就是自己,這其實是源於筆者在早些年接觸學習並經常使用的一個自然能量療法的慣用詞。筆者其實已於2015年成為美國註冊的量子共振認...

沒有理所當然...... 「人無法走過每天,為求沒有帶著遺憾活到終點,就是你,讓感覺從此不再簡單平凡」 一些樂隊歌曲歌詞往往有一些意義,人從母親生下來後,便開始形形色色不同的成長過...

常說這條康復路是馬拉松,和真正的馬拉松比較,除了不會出汗其餘所有都和馬拉松沒甚分別,先說時間,這個病由開始到康復一般都要用上三個月至半年 (所指是坐輪椅到識行識走但都只是康復到七八成,如要完全康復到發...

不是藝文青也可以做過沸紋青 (熱血沸騰的紋身青年),本來從無打算公開,但竟然有跑步特訓班的師姐在早陣的日子為我做了詳細訪問寫我的故事 (中風至康復後到跑全馬的過程,當中提及紋身)那就說說自己為何成為紋...

如果有人跟你說,有一個成年男人在32歲時中風,最嚴重的時候左邊身全癱,手腳全然不能動,然後在35歲時正忙於應付各大馬拉松,你會認是mission impossible?定或從口中已諗出一句 “痴線?”...

提要一下第一次第三回合的情況: 沒有衝線,雖有苦瀝,卻有感動 人生首次半程馬拉松最終未能自己衝線而回,記下這種錐心苦瀝,將之化為進步的動力!首次第三回合的結果雖然是苦瀝,但過程是極其溫暖與感動...

當天暈低入院,被診斷為中風,左邊身全癱,就在山頂醫急診區,頭三日半昏睡半醒,意識未清醒,所見到的人分不清是真實還是夢境,左邊身有感覺卻不能作任何移動,感覺到全身如像在手術室被研究的喪屍一樣,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