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七月 24, 2019

當天暈低入院,被診斷為中風,左邊身全癱,就在山頂醫急診區,頭三日半昏睡半醒,意識未清醒,所見到的人分不清是真實還是夢境,左邊身有感覺卻不能作任何移動,感覺到全身如像在手術室被研究的喪屍一樣,全...

一般月尾赤貧周身無銀,現在窮得只有痛(對比初期現在雖然減了七成,但還有一些痛與我常在),那不如用我的痛 (曾經與現在)去告戒大家小心一點去預防重病的到來。 當人遇到重病,無論是發生在家人...

不是藝文青也可以做過沸紋青 (熱血沸騰的紋身青年),本來從無打算公開,但竟然有跑步特訓班的師姐在早陣的日子為我做了詳細訪問寫我的故事 (中風至康復後到跑全馬的過程,當中提及紋身)那就說說自己為何成為紋...

珠澳約跑,又回到最初的起點,人生第一個跑步比賽,第一個17公里,也是因為珠澳約跑而開始跑得更長,更多和更遠。 珠澳約跑,一個由珠海跑會舉辦,包含澳門、珠海跑手(2015年更有番禺、深圳和香港的跑...

人生嘛!至少總要參加一次連跑步圈行內人都視為狠拿命、狠艱難的挑戰 ——美津濃香港半程馬拉松! 總算在重生後接近兩年的時間一嘗心願,之前在上載照片時曾說「 一嘗心願」,何解呢?要從2012年尾開始...

沒有理所當然...... 「人無法走過每天,為求沒有帶著遺憾活到終點,就是你,讓感覺從此不再簡單平凡」 一些樂隊歌曲歌詞往往有一些意義,人從母親生下來後,便開始形形色色不同的成長過...

不願套上的一個托 腳的康復訓練進行,而同時手也要忙起來。在正式轉科前幾日的一個下午,從病房被推到去物理治療康復科的職業治療部,先見一下其中一位主診治療師,與治療師見面在於可以度手訂造一個保護手托,中...

有作者會用時間心機慢慢解釋自己筆名,我不是第一人,而因這個名字對自己的意義,也常用於日常,所以就自己揚名及自揭身分。 黑幸翼的由來先從黑幸說起,黑幸 = 黑色的幸運 OR(幸福)。 ...

自出事以來一直都叫自己樂天面對,也不斷灌輸意志努力前進!卻發現人生在不同時段都會有特定的樽頸位,在康復大路上也會有其特定樽頸。由出事起,先經歷左邊癱瘓之考驗,頭一次經歷左邊身完全不受控制的難關!是從意...

熟悉筆者的朋友會知筆者成日在講「自我療癒」,最能療癒自己的傷痛病患就是自己,這其實是源於筆者在早些年接觸學習並經常使用的一個自然能量療法的慣用詞。筆者其實已於2015年成為美國註冊的量子共振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