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六月 22, 2018

和時代巨輪的規律一樣,最早一代的 “開拓”,中生代的 “探索”,後代是 “乘涼”,在澳門進行高空繩索的新生代,以 “幸福” 來形容現在的玩繩環境。以前澳門玩繩的資源不足,不論學習技術或練習場地都需要外...

剛過去的四月,幾位澳門繩索「超生代」赴貴州探洞,何解叫「超生代」?因為他們僅得數月繩齡便跟隨大隊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進行一項新學習的玩意,在筆者眼中,頗算「極限」,但他們否認用「極限」這個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