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二月 24, 2019

剛過去的四月,幾位澳門繩索「超生代」赴貴州探洞,何解叫「超生代」?因為他們僅得數月繩齡便跟隨大隊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進行一項新學習的玩意,在筆者眼中,頗算「極限」,但他們否認用「極限」這個詞,...

如果說,經驗是前人為後來者留下的瑰寶,求知慾就是後來者延續熱情的秘方。在澳門進行高空繩索的前輩盼望「遍地開花」,現在,一個又一個的「種子」正在努力紮根、萌芽,提升專業性、外闖、組織活動和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