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月 15, 2019

琴聲叮…噹……叮…噹…..地在時空裡穿……梭…… 聽似流水 又似鳥鳴 更似天籟 琴聲繼續在時空裡流……連…… 勾起了被遺忘的三個身影 那些年大家一起走過的歲月 換成了一粒粒在空氣...

退… 退… 退…… 退……後……吧! 前進的結果比原地踏步 更 差 超速向前 只不過是繞到了他的背後 跟著他… 在他背後 跑…跑…跑 龜速的跑…跑…跑…… 浪費了力氣 ...

由於老人院一直聯絡不了李秀的親人,張正匡便聯絡社工阿敏為李秀辦身後事,周芷澄亦理所當然地要幫忙準備鎖碎事。就這樣忙忙碌碌度過一整天,周芷澄累得快要昏倒了,她坐下來仰望張正匡,看見他仍然精力充沛...

還記得青蔥的歲月 我們總愛在蔚藍的天空下 看著自己騎著彩虹 細數著一個一個色彩斑斕的日子 隨著天空的彩雲 湧現 消退 再湧現 彩虹的真身偶爾仍在雲端穿插 ...

灰白的 面孔 從未更換過顏色 分 分 秒 秒 秒 秒 分 分 秒 秒 分 分 分 分 秒 秒 依舊冰冷 冰冷地 佇 立 那 兒 曾對著你 高談闊論 曾對著你 手舞足蹈 曾對...

熱騰騰的溫度 不斷在體內爬升…翻滾…… 滾過一層層的障礙 轉化成一串串的水珠 流竄到皮膚的最上層凝聚…擴散……再凝聚…再擴散…… 原來 黏濕…黏濕……的感覺真的很難受 還是 坐在冷氣開...

  你 就是佇立在海邊的石頭 只願為大海損耗你的身體 卻不願用身體捧盛天落下來的雨水 哪怕 那是雨水為你傷心而流下的淚水   你 就是那塊站立在海邊的石頭 只願傾...

2012年末   事隔差不多一個月,咖啡店被證實並沒有辦理任何易名手續,可兒亦找不到店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店鋪業主和其他供貨的人前來討債,這時眾人才得悉,原來店主已拖欠...

2012年末   距離咖啡店重新開張的日子不遠,可兒特意向公司請無薪假,然後整天躲在店裡忙來忙去。 鈴鈴鈴——鈴鈴鈴—— 電話響起,可兒狼狽地捧住一大包咖啡豆...

再一次站在起跑線上 疲憊的身軀 在雨中顫抖著 顫抖著的雙手 捧著天空掉下來的珍珠 一顆一顆的再從指縫間散落地上 這時候 地上一片珍珠花海 在街燈的打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