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七月 17, 2019

雷聲怒吼 雨就  嘩啦嘩啦的 哭個不停 夏蟲  你一言我一語 指指點點地奏起了  醉人的舞曲   荷花仙子 揉揉惺忪的睡眼 打開了  靈魂之窗...

2009年   位於南灣的寫字樓裏,眾人都忙得不可開交,唯獨可兒坐在椅子上,目不轉睛地注視眾人。這時,短髮女人把一疊文件交給可兒。「妳快點把這些文件送到皇朝的公司去。」 可...

『調查我吧。由今天開始,以偵探的身份開個委託,對我展開調查吧。』 正是這一句說話,讓周芷澄整夜都耿耿於懷,輾轉反側也無法入睡的情況下,唯有一早起來便從閣樓的玻璃窗監視張正匡。他早就為自己...

十五來了 月亮圓了 走出露台 抬頭仰望 皎潔的明月   月圓了 提起小花燈 走到空地上 抬頭凝視 圓圓的月亮 ...

我問大家 嘗試是甚麼味道 有人說是甜的 有人說是辣的 有人說是苦的 也有人說 嘗試是一道口味複雜的菜式   我再問 那既然 每個人對嘗試的味道 都有不同的評價 ...

2013年中   「嘟嘟—嘟嘟—嘟嘟—閣下所撥的電話現在無人接聽,你可以選擇在嘟一聲之後留下口訊,又或者稍後再撥。The called party cannot be reach...

我們相視了好久     好久 但你從沒有開口跟我說話 而我    也只好沉默無語   我們相鄰了好久    好久 但我從不敢正視你 只能在黑夜裡默默地為你...

懂了嗎 那遠離了的聲音 雖然餘音縈迴 但那只是一片餘音了   懂了嗎 那逝去了的青春 雖然仍有影子尾隨 但那只是摸不到的影子了 ...

冷雨灑過後 剩了一地的晶瑩 佻皮的太陽從雲端探出頭來 一地晶瑩成了遍地金光   推開窗戶 感受不到昨日的寒冷 但卻無法看清前景 只看到...

 相遇在狹小的空間裡  你我似是洗掉了過去的熟悉 但仍有那一份默契 曾經    我以為 只要默默地支持着 那份默契會延續下去 但 原來 你不知道如何面對 於是    在有意無意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