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七月 17, 2019

退… 退… 退…… 退……後……吧! 前進的結果比原地踏步 更 差 超速向前 只不過是繞到了他的背後 跟著他… 在他背後 跑…跑…跑 龜速的跑…跑…跑…… 浪費了力氣 ...

2009年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的女人在屋外大叫:「馮生,交租啦喂!你上個月都未交租呀。」 「得,我知啦包租婆,我出糧之後一...

「……這裡就是比賽會場嗎?」 我和社長一起踏入了比賽會場──我聽見身後傳來輕輕「砰」的關門聲,大概是社長順手關上了門。   我觀察了一下四周──   ...

2013年末   智傑下班後來到補習社,推門步進後,阿蓉立即挽着手袋急匆匆地離開。 「某人男朋友終於來了!你呀,給我好好看管這些小孩!」 智傑目送阿蓉,再望望眼前只顧...

日曆被一張一張地撕下了 疊成一捆已發黃的紙堆 看着那堆發黃的日曆 我點算着 原來我們已走過這麼多日子了   然而     我還能繼續往下數嗎 ...

周芷澄接到的第一件委託來自一位六十歲的老婦人,李秀,未婚,經社工轉介後居於某間設施簡陋的安老院,但由於患上重病,所以已經時日無多。她了解委託者的資料後,便決定先親自到安老院一趟,跟這位老婦人見...

早被異物堵塞了的鑰匙孔 佈滿了千千萬萬的灰塵 偶爾 陽光從塵隙中竄進來 與塵粒在黑暗中共舞 但卻 完成不了一支 圓舞曲 音樂 在門的這邊響起 音符 從門的那邊闖入 穿過塵隙滿佈的鑰...

夏天走了 秋天的腳步移近了 我漫步於秋風中 連呼吸都覺得很  重 佇立在那熟悉的街角 我  不敢跨前半步 秋風秋雨  總想伺機來襲 昨天的氣息  總讓人懷緬 ...

你還記得 那最初的模樣嗎 你還記得 那最初的心情嗎   走過了十個四季 經歷了時間的洗禮 汗水與涙水交織其中 笑聲與希望穿插當中   十...

那是發生在3年前的事情了── 那個時候的我,是個最惡劣的傢伙。即使現在回想起那件事,我仍然無法原諒自己。 我沒有資格自稱為寫作者。 我沒有繼續寫作的權利。 因為── 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