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月 17, 2019

 相遇在狹小的空間裡  你我似是洗掉了過去的熟悉 但仍有那一份默契 曾經    我以為 只要默默地支持着 那份默契會延續下去 但 原來 你不知道如何面對 於是    在有意無意間 ...

灰白的 面孔 從未更換過顏色 分 分 秒 秒 秒 秒 分 分 秒 秒 分 分 分 分 秒 秒 依舊冰冷 冰冷地 佇 立 那 兒 曾對著你 高談闊論 曾對著你 手舞足蹈 曾對...

傳說 你是一個擅長跳舞的舞者 喜歡在寒冷的黑夜躍動 舞出變幻的綠光   喜歡你的光芒的人們 會在寒夜中靜候你 喜歡你的舞姿的人們 會守...

刺眼的光線透進房內,狠狠喚醒剛剛才開始熟睡的周芷澄。她懶理太陽伯伯的呼喚,抱着枕頭繼續睡,電話卻在此時猛然響起。她抱着枕頭輾轉反側,但電話鈴聲一直沒有停過,害她忍無可忍唯有接電話。 「誰...

雷聲怒吼 雨就  嘩啦嘩啦的 哭個不停 夏蟲  你一言我一語 指指點點地奏起了  醉人的舞曲   荷花仙子 揉揉惺忪的睡眼 打開了  靈魂之窗...

2012年末   可兒在進康的家門前坦白後,第二天早上,當進康準備上班時,他發現幾乎全幢大廈的鄰居都對着他偷笑。 「今天有甚麼好事嗎?你們居然笑得這麼開心?」進康邊...

還記得滂沱大雨之夜嗎 雷聲四起 劃破了雨夜的黑幕   還記得傾盆大雨的白天嗎 車水馬龍的車道上 盛載着下不完的雨水   ...

2009年   位於南灣的寫字樓裏,眾人都忙得不可開交,唯獨可兒坐在椅子上,目不轉睛地注視眾人。這時,短髮女人把一疊文件交給可兒。「妳快點把這些文件送到皇朝的公司去。」 可...

撐開惺忪睡眼 一股寒流穿透紗巾 寒氣直插腦門 清醒了 原來呀 雨水正被窗櫺擋住 不得其門而入   下雨的早晨 跳上不算擁擠的巴士 思緒  伴著...

假如我是一堵牆 我想讓你靜靜地倚靠着 給你厚實的支持 假如我是一扇窗 我想為你送上清風 我想為你帶來陽光 假如我是一張椅子 我讓你閒逸地坐着 品嚐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