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七月 18, 2018

「……這裡就是比賽會場嗎?」 我和社長一起踏入了比賽會場──我聽見身後傳來輕輕「砰」的關門聲,大概是社長順手關上了門。   我觀察了一下四周──   ...

天才少女作家──reBorN──終彌夢,在短短12分鐘內即完成了第二輪比賽的5000字短篇小說寫作。現在的她站在了比賽會場外的門旁,背靠在牆壁上,閉着雙眼──似乎在很認真地想事情。 不── ...

天色昏沉 藍天一下子換上了黑西裝 太陽已躲到室內 足不出戶多時了 閃電劃破長空 雷鳴不絕於耳 豆大的水珠不停地從天上掉下來 清洗塵封的大地 太陽偶爾露一下笑容 但不一會兒 ...

  你 就是佇立在海邊的石頭 只願為大海損耗你的身體 卻不願用身體捧盛天落下來的雨水 哪怕 那是雨水為你傷心而流下的淚水   你 就是那塊站立在海邊的石頭 只願傾...

2012年末   事隔差不多一個月,咖啡店被證實並沒有辦理任何易名手續,可兒亦找不到店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店鋪業主和其他供貨的人前來討債,這時眾人才得悉,原來店主已拖欠...

離別的時候 我們只是豆蒄的年華吧 未知道繁華盛世的樣子 只擁有一顆單純的心   重聚的時候 我們不再是青春少艾 樣貌似乎沒改變 只是多...

站在人生的起跑線上 起初     我們用力爬 接着     我們用力走 跟着      我們使勁跑 離開了人生的起跑線   我們走進了人生的跑道 在...

那窗戶半敞開了 陽光不小心流進了窗台 清洗了窗欞的灰塵 粉飾了暗啞的牆壁 那緊閉的窗戶半開了 室外的蟬聲傳入房內 驚醒了沈睡的鬧鐘 活躍了昏睡的沙發 那窗戶不再緊...

2009年   位於南灣的寫字樓裏,眾人都忙得不可開交,唯獨可兒坐在椅子上,目不轉睛地注視眾人。這時,短髮女人把一疊文件交給可兒。「妳快點把這些文件送到皇朝的公司去。」 可...

端起熱辣辣的壽包 品嚐着來自家人的祝福 每年農曆的這一天 總會看見飯廰的桌子上放着雞蛋、壽包或蛋糕 這些靜靜躺在桌上的食物 雖然普通     但卻有着親人的味道 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