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九月 21, 2018

那是發生在3年前的事情了── 那個時候的我,是個最惡劣的傢伙。即使現在回想起那件事,我仍然無法原諒自己。 我沒有資格自稱為寫作者。 我沒有繼續寫作的權利。 因為── 我在...

  「……嗯……」   我坐在這個既昏暗又狹小又雜亂的房間裡,在只有一台電腦螢幕以及一疊原稿紙放在其上的木製桌面上翹起雙腳,嘴裡咬着鉛筆,懶洋洋地將背部靠在木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