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ote

上個月得悉美國演員兼導演Philip Seymour Hoffman過身的消息,就決定為他寫一篇簡單的文章。Hoffman出生於1967年,1989年取得戲劇BFA學位,1991年演出他第一部電影,當中較著名的包括《Scent of a Woman》、《Almost Famous》、《The Talented Mr. Ripley》、《Red Dragon》、《Capote》、《Mission: Impossible III》、《Charlie Wilson’s War》、《Doubt》、《The Master》、《The Hunger Games》系列等。

 

Hoffman在1995年加入了百老匯的LAByrinth公司,參與了多部舞台作品的導演及演出工作。他曾分別獲得三次東尼獎提名。《紐約時報》就曾讚揚荷夫曼 “可能是他的世代中最有野心和最備受推崇的美國演員”。

 

如果要選擇一套電影推介給各位讀者,我相信非《Capote》莫屬,原因無他,憑藉《Capote》的演出,他奪得奧斯卡及金球獎最佳男主角,除此之外,還總共獲得超過20個男主角獎。

 

《Capote》(港譯:冷血字傳),導演是Bennett Miller,他與飾演男主角的Hoffman在童年時已相識,2005年憑《Capote》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提名。其後較著名的作品包括改編自捧球題材的《Money Ball》,獲得第84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改編劇本等六項提名。

 

《Capote》是描述作家Truman Garcia Capote編寫其作品《In Cold Blood》期間的事情。皇子建議各位觀賞這部電影前,要對Truman Capote及《In Cold Blood》這本書有一個簡單的認識 (如果想要更深入的了解,讀者們可以在網絡上搜尋資訊) ,Truman Capote是一名同性戀作家,有着不愉快的童年回憶,因為一些古怪的生活習慣,内心與外界的疏離,從小到大都被看待成異類。他的成名作是《Breakfast at Tiffany’s》(1961年被翻拍成電影《珠光寶氣》,由已故知名女星柯德莉•夏萍主演,就算未有看過此電影,相信大家都一定看過她身着連身黑長裙、手持煙桿的經典劇照) 。

 

《In Cold Blood》於1966年出版,1959年11月Capote在報章上讀到一宗南方小鎮滅門血案的報導,隨即被吸引,以《紐約客》記者的身份前往當地採訪,同行的還有他的好朋友Nelle Harper Lee (美國作家)。他們訪問了死者的親友、鄰居、調查人員以及最重要的兩名兇手(迪克與派利),往後的六年,Capote由兩名兇手的身世開始調查,近身採訪審判的過程,摘記了上千頁的紀錄。《In Cold Blood》被公認是非虛構小說鼻祖及新新聞主義先驅,開創了 “真實罪行” 類紀實文學,在世界文壇擁有崇高的地位,Capote籍此登上文學殿堂。

 

《In Cold Blood》的成功,除了開創了 “非虛構小說” 外,更重要是體現了當代美國兩個價值觀的碰撞,正如Capote在電影中說: “Two worlds exist in this country. The quiet, conservative life, and the life of those two man. The underbelly. The criminally violent. And those worlds converged that bloody night.” (這國家中有兩個世界,一個是寧靜保守的生活,另外一個是邊緣人、犯罪暴力。這兩個世界在那個血腥的晚上交匯。) 而最有趣的是,Capote和派利就如這兩個社會的縮影,Capote在調查過程中發現他們兩個有相同的家庭背境,可能際遇各異,才置身兩個截然不同的社會。Capote在電影中向Nelle說道:“我感覺我們生長自同一個家庭,有一天派利從後門走了出去,而我走的卻是前門” 。

 

有人說《Capote》是一部傳記電影,我不能否定,但我看畢後,我認為導演在戲中滲入了批判的思緒。Capote一開始只是打算寫一篇短文,其後發現此案的內容是一個大金礦,便向《紐約客》要求更多資金支持他繼續採訪。而為了爭取更多時間取得資料,不停騁請律師為他們上訴,期間他與兇手們建立了疑幻疑真的朋友關係。 “冷血” 的感覺就在此時開始體現,Capote為了取得兇手的信任,在調查過程中向兇手隱瞞寫作進度,就算已舉辦朗讀會,仍向信任他的派利辯稱書名是出版社的主意。最後Capote發覺,兇手一日未伏法,代表整個案件尚未結束,他的驚世巨著便不能完成。就在此時,他選擇了作品,背棄了兇手對他的信任。事後,Capote向Nelle懺悔說:“我根本沒有能力做任何事去救他們。” 但Nelle冷冷的回答說:“也許不,Truman。事實是,你根本不想。”

 

曾有人提出過,同性戀的Capote在調查過程中,遠超一個記者應有的界線,他甚至有可能已愛上派利。皇子無法為各位讀者查證,但肯定的是這次的調查和創作,對Capote也造成很嚴重的負面影響,因為在《In Cold Blood》出版之後,Capote再也無法寫出第二本長篇小說,終日酗酒,1984年死於酒精中毒併發症。

 

戲中有一處巧妙的安排,派利曾在日記寫道:“若有人要我演說,我怎樣也想不出來該說什麼” ,最後在行刑台中,他終於有機會說出這句心底話。這部戲說不上精彩絕倫,劇情的起伏不大,用色單調,最精彩的便是幾位主角的出色演技,如果追求娛樂性豐富的讀者可能要有心理準備。

 

最後,這部戲為皇子帶出一個思考點,我們在幫人的時候,到底是出於單純的助人心態,還是在暗自期待後面帶來的回報? 而我們在拒絕幫助別人時,是真的自身能力所限,還是根本不想伸出援手?

 

這個問題我相信沒有絕對的答案,只是希望與各位讀者分享,亦歡迎你們留言討論,下次見!

 

分享
上一篇文章霧矇矇
下一篇文章英雄楊過
人生最重要是過得開心, 以及有一班好朋友. 我喜歡從電影中尋找啟法, 透過電影去感受其他人的想法或領悟, 甚至人生觀. 一部電影只要有一句對白可以引起我思考, 我都會認為是好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