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日常生活中未必常常接觸到殘障社群,當遇到有特殊需要的人士時,並非所有人都懂得如何對待或幫助他們。但其實在港澳就有不少組織正在推動各界改變對殘障社群的觀念,消除他們之間的隔膜,並協助展能人士透過藝術融入主流社會,達至傷健共融的目標。

日前,氹仔舊城區「愛·共融」夢想計劃的其中一個系列活動「藝術與共融」業界經驗分享會在嘉模會堂舉行了。主辦方氹仔城區文化協會邀請了澳門和香港的機構分享他們推廣傷健共融的經驗。

primeira oradora
只是誤解
澳門自閉症協會秘書長、註冊心理治療師鄭莎莉 (Sara) 和觀眾分享如何避免無意識偏見以及正面對待自閉症。

Sara 介紹了自閉症的情況,如人際交往障礙、社交溝通障礙、重覆的固執行為、感官系統障礙等等;一般兒童在一歲半至兩歲就能診斷是否患上自閉症。Sara 說:「雖然三分二的自閉症患者的智商是低於70,但不代表全部 IQ 都低於70,因為有一部分自閉症患者的 IQ 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她強調,他們並非沒有感情,只是他太懂表達自己,不太懂和人互動,且無法代入別人的想法,更加不是想傷害或不理會別人。「正常人3-7歲就有一種心智解讀的能力,即透過別人的想法或行為就可猜到別人想表達甚麼。但是,自閉症患者有這方面的困難,理解、預測不到,甚至錯誤解讀別人的行為想法。」

 

不是誰的錯
Sara 表示,接觸過一些家長認為他們的自閉症子女是父母的錯,但其實這種想法是大錯特錯,因為有研究已經指出,自閉症和父母的管教方式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們見過很多父母會怪責自己,覺得子女的自閉症是他們的錯。所以我們必須向家長和大眾澄清這不是他們的錯。」

art in unity primeira oradora

自閉症的成因和遺傳、神經因素、高齡懷孕都可能有關,男性的遺傳因素比女性高出3-4倍。但目前沒有特定藥物可以根治自閉症,亦很難找到完全適合一個患者的治療方法,只有一些藥物去幫助患者減少出現如癲癇症的情況,。

Sara 亦介紹自閉症可以和後天因素有關。例如一個小孩有隱性自閉症,在成長過程中長期看著電子產品,缺乏社交活動的時候,就可能引發出自閉症的一些特徵。因此,她鼓勵家長多與小朋友玩有功能的遊戲,而不要只給他們玩平板電腦或電話。

患上自閉症並非誰人的錯。患者的家人除了需要調節自己的情緒,還要發掘孩子的長處、短處,捕捉他們的興奮點,鼓勵他們多表達自己;在社區上,大家都應該有一個正面態度去面對他們,就算未必能給予幫助,都應該尊重他們。

自閉症不是傳染病,不會接觸患者就會影響到自身。希望大家都有同理心,儘管患者可能在公眾場合大哭、大叫,都應該包容和尊重他們,不要給予批評。家長們亦應該教育自己的小朋友如何去對待自閉症患者。」 Sara 補充。

座談會期間,Sara分享了台灣拍攝的一個關於自閉症的微電影《在路上》,內容寫實感人,值得一看。

 

藝術不分你我
另外,香港展能藝術會亦在分享會上介紹了他們的工作。執行總監譚穎敏(Myra)表示,該會成立30年來,透過藝術幫助不同能力的人。殘疾人士除了在生活上得到應有的權利和尊重之外,在藝術方面都應該有平等的機會,能夠參與藝術,展示他們的潛能。
art hk myra藝術會的口號是 “Arts are for Everyone”。每個人都有不同之處,殘疾人士亦都有不同的能力,而藝術可以幫助他們發展內在的潛能和才華,參加藝術活動可以激勵他們對藝術的熱情和興趣,達至一個共融的社會。「最終目標是整個社會的藝術活動應該有不同人的參與,有不同特色,例如自閉症的特色,視障人士的特色等等,這才是最共融的社會。」Myra 說。

香港展能藝術會和其他藝術團體或社福機構的不同之處在於它服務不同能力的人,例如需要懂得照顧視障人士、聽障人士、肢體殘缺的朋友,還有過度活躍症等等,舉辦各種的藝術活動,如舞蹈、繪畫、手工藝創作。藝術會還會與不同國家的團體保持聯繫,帶領展能藝術家出外比賽、交流,擴闊他們對藝術的認識。

Myra 表示,讓展能藝術家與主流的藝術家接觸,交流是很重要的工作,深化他們的藝術學習和能力。因此,在2008年成立的「共融藝術工房」不設在復康中心,而是在香港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藉創作做互動
藝術教育經理鐘靜思(Jessie)介紹,香港展能藝術會大部分的活動在共融藝術工房舉行,發展針對不同能力人士的項目,如水墨畫、陶藝,亦有表演的項目,如舞蹈、木偶、歌唱、鼓樂等等。他們的作品可以在主流的場地展示,亦會寄送作品到外國與的外地朋友交流。

學員藉藝術表達自己,藉創作做互動。學習藝術之後,他們會對生活多了觀察,對周圍美感環境的敏感度提高,亦因此與家人多了溝通,藝術為他們帶來了開心和生氣。

art hk jessie
Jessie 介紹 共融藝術工房

Myra 認為,很多時候我們只用我們的眼光去判斷展能藝術家的作品是美或是醜,但其實無論作品是怎樣,都是展能藝術家們用最大的能力去做到最美的,我們應尊重他們認為最美的事情,然後協助他們把作品與其他人分享。

「大眾看作品時,我們只需要了解他們是藝術家,那是他們的作品,我們不需要標籤,那是視障藝術家還是聽障藝術家。」

香港展能藝術會的另一個重要項目是「藝術通達服務」,包括口述影像,觸感製作和戲場視形傳譯等等。口述影像向視障人士客觀描述藝術演出中他們看不見的畫面、演員的動作,讓他們自己理解當中的含意;觸感製作一般是在畫展中製作畫作作品的觸感圖,用凹凸的點和線來形容畫作的不同部分,再配合口述影像,讓視障人士都能欣賞到畫作;而戲場視形傳譯是手語傳譯的深化版,在舞台劇中,除了手語,使用身體語言和動作去描述舞台劇不同角色的行為動作,豐富聽障人士對演出的理解。

這個藝術通達服務既獲得藝術推廣獎,亦得到香港社服界的十大卓越服務獎。Myra 補充,這個服務亦吸引了另外一群人士使用,就是老人家,因為他們的視力或聽力開始衰弱,藝術通達能幫助他們欣賞表演。她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澳門的朋友也可以在參與藝術活動的時候,利用通達服務欣賞藝術,進入主流社會。

Myra展示一個觸感製作的例子。
Myra 展示一個觸感製作的例子。


分享會上,來自香港展能藝術會的表演者任旨祈,劉理盈為觀眾表演了以花海漫步為主題的舞蹈表演;澳門歌手施朗明(Romeu Chao Assis)亦在現場表演,他雖然天生缺失雙臂,立志在舞台發光發熱,藉著歌聲,將勇氣傳遞到展能社群,鼓勵展能人士完成夢想。

澳門聾人協會亦舉辦了「同感·遊歷無聲·感動」工作坊,讓大眾了解聽障人士的權利和需要,並介紹各種聽覺輔具及設備等;視障人士的代表亦分享了郭倩瑩遠赴台灣向成功創業的視障咖啡師學習製作咖啡、糕餅和經營咖啡店之道的經歷。

 

「愛·共融」夢想計劃的目的是透過一係列的活動令各界改變對不同能力社群的觀念,讓各界可更了解不同能力的社群的多樣性,透過這次的分享會,小編對不同群體的特徵和需求,以及他們如何利用藝術融入社會社會,表達自己有了進一步的了解,誠然,一個分享會可能只是消除了「誤解」中的一小部分,但就讓這開端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慢慢溶掉外界與不同能力社群之間的隔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