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億萬富豪財富每日狂漲25億美元,而貧窮人財富卻不斷減少

1b

樂施會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前夕發表最新報告《公共服務:普惠全民還是偏待私利?》,發現過去一年,億萬富豪(擁有逾10億美元財富的人,下同)的財富增長了12%,相當於每日進帳25億美元;全球最貧窮的一半人口──即38億人的財富卻減少了11%。

《公共服務:普惠全民還是偏待私利?》指出貧富差距正在擴大,蠶食過往的扶貧成果,損害經濟,並已燃起世界各地民眾的怒火。它揭示了政府一方面對公共服務,如醫療衛生和教育的資源投放如何不足,另一方面,打撃逃稅失敗,向企業和富人徵稅不力,亦加劇了社會的不平等。當經濟發展日趨向不平等,女童和婦女往往是首當其衝最受到傷害的一群。

國際樂施會總幹事 Winnie Byanyima說:「你的孩子可以讀多少年書或你能活多久,均不應取決於你的銀行戶口有多少存款──然而,這是全球很多國家所面對的現實。當企業和鉅富享受著低稅率,數百萬計的女童因為性別和貧窮被拒諸校門,很多婦女因為缺乏婦產服務,在生育過程中死亡。」

位於胡志明市的Bitexco金融塔被高樓大廈和貧民區環抱包圍,呈現了社會上的貧富不均及差距。(攝影:Eleanor Farmer/樂施會)

報告亦揭示了自金融海嘯以來,億萬富豪的人數上升接近一倍,在2017至2018年期間,每兩日就有一位億萬富豪誕生,然而,企業和鉅富如今所需繳納的稅率卻是數十年來最低:

  • 只需要向最富有1%人的財富額外徵稅5%,所得款項相當於2.62億失學兒童一年的教育經費,以及為330萬人提供足以挽救性命的醫療服務。
  • 2015年全球稅務收入中,每一美元僅有4美仙(04美元)來自遺產稅、物業稅等財產稅。在許多富裕國家,此類稅項不斷被削減甚至廢除,在發展中國家更少有設置。
  • 向企業和鉅富徵收的稅率也一直被大幅削減。例如在富裕國家,個人入息稅的最高稅率就由1970年的62%,降低至2013年的38%;而在貧窮國家此稅率平均只是28%。
  • 在部分國家,例如巴西,最貧窮的一成人口所繳的入息稅比例,比最富有的一成人還要多。
在許多國家,有質素的醫療服務已成奢侈品,只有富人才能負擔。(攝影:Adam Patterson/樂施會)
在許多國家,有質素的醫療服務已成奢侈品,只有富人才能負擔。(攝影:Adam Patterson/樂施會)

與此同時,公共服務正長期缺乏資金,甚或已外判給私人企業營運,以致貧窮人被拒諸門外。在許多國家,良好的教育或有質素的醫療服務已成奢侈品,只有富人才能負擔。每日有一萬人因為無法獲得醫療服務而死亡。在發展中國家,貧窮家庭的小孩,在五歲之前夭折的機會,是富有家庭小孩的兩倍。在一些國家,如肯亞,富有家庭的孩子接受教育的時間,是貧窮家庭的兩倍。

從性別的角度,全球男性擁有的財富比女性多一半,並且控制全球86%的企業。相反,公共服務不足,最受苦的是貧窮的女性。當一個家庭沒有足夠資金支付學費,首先需要退學的是女童;而當醫療制度不完善,病人得不到照顧時,照顧患病親友的無償工作也大多落在婦女身上。樂施會估計,若將全球婦女所做的無償照顧工作交由一間公司完成,其營業額將高達十萬億美元──相當於43家蘋果公司的總和,會成為全球最大的企業。

雖然工資多了,但由於租金及食物等物價升幅同樣驚人,所以基層居民仍可能生活在貧窮之下,生活質素沒有得到真正的提升。
雖然工資多了,但由於租金及食物等物價升幅同樣驚人,所以基層居民仍可能生活在貧窮之下,生活質素沒有得到真正的提升。

綜合本地學者的數據及近年特區政府產業結構數據顯示,回歸以來,勞動報酬佔本地生產總值(GDP)的比重由大概四成,下降至近年徘徊約三成左右。亦即是說,自回歸後,工資增長速度追不上經濟增長,而這個趨勢更正在持續。另一方面,雖然月收入中位數,由回歸至2018年底上升了約2.32倍,但當中的非技術工人每月收入中位數,只有約1.76倍的升幅,低於整體升幅水平。

至於開支方面,根據最近一次《住戶收支調查》的數據顯示,低收入家庭在食物及住屋方面的開支佔家庭總開支的最大比重,而與這兩個最高支出項目相關的消費物價指數(食物及租金),在過去11年間的升幅分別約為1.1倍及1.3倍。

總結以上數據,我們所得出的結論是:工資增幅落後於經濟增長,而非技術工人的月收入中位數升幅又低於總體升幅,亦低於兩項主要支出的消費物價指數的升幅,這某程度上反映了,雖然回歸以來澳門經濟快速地發展,但基層工人及其家庭的生活質素卻可能變得愈來愈差。

此車不同彼車。(圖片:樂施會)
此車不同彼車。(圖片:樂施會)

國際樂施會總幹事 Winnie Byanyima 表示,全球貧富差距帶來的不公義令人無法接受:「世界各地的民眾已經非常憤怒和沮喪,政府必須作出改變,要求企業和鉅富繳納合乎公平原則的稅款,把稅收投放於免費醫療和教育,以滿足所有人的需要,包括經常被忽略的婦女和女孩。政府有責任為所有人而不是特權階級,建立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分享
上一篇文章忽發•奇嘗?
下一篇文章移山的動力
樂施會是一個國際扶貧發展機構,旨在推動民眾力量,消除貧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