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5年的伊朗冬遊 (下)

第五天

在亞茲德一般都會跟個半天團去 Kharanoq 村、Chak Chak 及 Meybod。本來計劃是第六天 (即星期五) 才跟團,因為伊斯蘭教星期四、五才是週末日,想趕在今天遊覽主要景點,但又怕明天不成團,結果還是改了今天出發。參加這個團認識了分別來自法國及斯洛伐克的 Roman 及 Laci。

Kharanoq村已有1000多年歷史,目前基本沒有人住。

 

之後來到拜火教(瑣羅亞斯德教)的聖地 Chak Chak。拜火教是伊斯蘭教誕生之前中東和西亞最具影響力的宗教,也是古代波斯帝國的國教,與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明教有點相似。Chak Chak 意指泉水的滴答滴答聲。拜火教廟 Pir-e-Sabz 位於半山上。

 

行程完結回到酒店吃過團餐後,下午我們3人再加上早餐時認識的一位中國女子一行4人經老城前往火神廟,據說裡面的火從西元470年就從未熄滅過。

從火神廟步行回酒店時,在路上又遇到一個好心伊朗人,主動車我們回酒店。本來想在酒店附近,老城的露天 Yazd Art House Café 嘆一番,但老城本身就像迷宮一樣,加上大雪令我們迷路,最後只好選擇回酒店晚餐。而那位中國女子又邀請她在車站認識的一名澳洲人一起吃飯。由於我們當中有人生日,所以在享用蛋糕時又吸引到旁邊一對波蘭夫婦及一名酒店員工加入,這個團隊一下子由最初的3人增加到8人,熱鬧非常。

 

第六天

今天沒有再下雪,先去多萊特阿巴德花園(Bagh-e Dolat Abad),這裡曾經是波斯攝政王卡裡姆汗的住所,並且擁有伊朗最高的風塔。風塔可以將自然風引入室內,是古代的空調。

 

另一主要景點 ── 星期五清真寺,有伊朗最高的宣禮塔,就在 Silk Road Hotel 外面。

再在老城走走,午飯後回酒店休息一會,與部分新團友道別後,便坐4點半大巴出發伊斯法罕(Isfahan),5小時車程。本次車程不要在伊斯法罕終點站下車,在北站(Kaveh Terminal)下車會較近。

 

第七天

伊斯法罕有個美名 ── Half of the World,是絲綢之路一個很重要的中轉點,半個世界的商人、貨物都要經過這裡,所以來到伊斯法罕就可以看到半個世界了。

伊斯法罕有很多景點,一早來到世界第二大廣場,僅次於天安門廣場的伊瑪目廣場,是阿巴斯大帝檢閱軍隊和觀看馬球的場所。伊瑪目廣場周邊有大巴扎(編按:即市集)、阿里卡普宮殿、伊瑪目清真寺、羅特菲拉清真寺以及四十柱官等景點。

 

阿里卡普宮殿 (Ali-Qapu Palace),意為 “高門”,是阿巴斯大帝及其後妃們居住的宮殿,也是招待外賓及欣賞馬球的地方。觀景陽台更是欣賞整個伊瑪目廣場的最佳位置。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伊瑪目清真寺由藍色和黃色為基調的瓷磚鑲嵌而成。其正門入口與清真寺的坐向並非平衡而建。正門面向廣場,是為了不影響伊瑪目廣場工整的長方形。然而所有的清真寺正殿必須朝向聖城麥加方向,所以設計上巧妙地把清真寺入口傾斜面向西南方,與正門呈現約45度角。這樣設計便能滿足廣場的工整美與宗教上的要求。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值得留意的是,清真寺內大圓拱頂的正下方地板設有回音石,觀看下片便知曉效果。

 

在大巴扎的商店,售賣的東西五花八門,除了波斯地毯外,藏紅花(saffron)也是非常有名。那裡的店員曾有提及過,但我沒有為意,後來才知道原來藥用價值很高,而且價錢相對全球其他地區便宜。

 

羅特菲拉清真寺(Sheikh Loffollah Mosque)是皇室家眷專用的禮拜堂。與伊瑪目清真寺同樣設計有2個門口,光線由窗戶投射進入,穹頂上形成孔雀開屏的視覺效果。

00107

 

午餐在具有濃厚波斯風情的Bastani Restaurant,而在伊朗一般都坐在這種波斯榻吃飯。

 

下午離開伊瑪目廣場出發前往亞美尼亞社區(Jolfa)。在伊斯法罕的發展歷史上,阿巴斯大帝在執政時為建設伊斯法罕這座新首都,曾遷移了數萬名懂得各種技藝的亞美尼亞人。

旺克大教堂(Vank Cathedral) 是少數有圓形穹頂的教堂,融合了基督教及伊斯蘭風格。

 

教堂外邊是亞美尼亞文化博物館,其中也講述了1915年奧圖曼土耳其帝國屠殺了境內150萬名亞美尼亞人的歷史,土耳其政府至今仍拒絕承認這是一次官方發起的有預謀的種族清洗行為。

 

晚餐可以去三十三孔橋附近一間著名的傳統餐廳 Shahrzad Restaurant 或到 Abbasi Hotel 裡享用自助餐,隨後可到伊瑪目廣場拍攝夜景。

 

第八天

今天先重回三十三孔橋,再參觀 Abbasi Hotel,然後在去四十柱官的路上,竟然重遇 Laci (之前參團時認識的斯洛伐克朋友)。

 

四十柱宮(Chehel Sotun Palace)是阿巴斯二世招待外國使節的宮殿。其實宮殿只有二十根木柱,加上水的倒影,所以稱為四十柱宮。

 

午餐就在大巴扎內解決,路過百年老店 Azadegen Teahouse,這裡有茶喝,也有水煙。

00128

 

在大巴扎內買過手信後便回酒店去北站,坐4點鐘大巴出發卡尚(Kashan),2.5小時車程。

計劃行程時只知道11月30日是假期,來到卡尚才知道原來第二天11月28日也是假期,景點都會關門。在Noghli Historical House 辦理入住手續後,選擇到 Manouchehri House Hotel 吃飯。路過一間生產饢的店,工作人員立刻送我一塊,順便問路,一位送貨的人二話不說便直接用摩托車送我去,步行估計也要20分鐘才能找到。再次感受到伊朗人的熱情。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第九天

今天一早出發碰碰運氣,結果還是失望而回。Tabatabai、Abbasian、Boroujerdi 古宅以及艾哈邁德蘇丹浴室全部關門,不過還好可以拍到浴室的頂部,看到浴室頂部的設計,令我聯想起高迪的設計,與位於巴塞隆拿的米拉之家頂部有點相似。另外,卡尚大巴扎裡有一驛站,其穹頂也是十分漂亮。

00132-

卡尚號稱玫瑰之城,而玫瑰也是伊朗的國花,所以隨處可見在售賣。

但街上到處也見這種黑旗則有點像伊斯蘭國。

卡尚有很多漂亮的酒店。既然沒有景點可去,唯有改為參觀酒店。下圖為 Mahinestan Raheb Hotel,而Saraye Ameriha Boutique Hotel 則要付費參觀。據說,Saraye 酒店的餐廳比 Manouchehri House更好。

唯一 “開門” 的景點只有 Agha Bozorg Mosque,在門口準備進去時被邀請一齊祈禱,祈禱前還教我如何洗淨身上污穢,其後還帶我領取免費的飯盒。本來是打算去 Abbasi Teahouse 吃飯,那就不用去了。

約3點便出發回德黑蘭,車程3小時,到車站後今次選擇坐地鐵回酒店。

 

第十天

今天行程十分緊密,首先去了國家博物館,然後坐的士去 Milad Tower。回程在 Azadi Tower 附近下車,再坐地鐵去第一天吃 kebab 的地方。之後再去珠寶博物館。珠寶博物館非常值得去,但不能拍照。最後到訪前美國大使館。

到過其他城市再回到德黑蘭,即時感覺德黑蘭的空氣很渾濁。

 

Milad Tower是電視塔,為世界第六高,而一向喜歡登塔的我又怎會錯過!

 

國家珠寶博物館位於使館街,問過好幾個路人都指向前面一座建築物,但都沒有找到位置,原來是在中央銀行裡面,門口沒有任何指示,非常不起眼。參觀完國家珠寶博物館後還有時間,便坐地鐵前往前美國大使館原址。這裡曾是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期間美國大使館職員被扣押444天的地方,自此便受到西方制裁。電影《逃離德黑蘭》就是改編自這事件。大使館旁邊有個反美博物館,可惜到達時已關門。

匆忙回到酒店後,便坐車前往機場,而這趟遇到的這位司機是我有史以來見過最 “狼” 的,沒有之一,可惜來不及反應拍下他開車的情況。

本來到達曼谷機場是有1個小時的中轉時間,還打算來個芒果糯米飯,但一落機看見螢幕已顯示為 final call,於是我直奔往閘口。而我的十一天伊朗之旅就在這急忙直衝中結束了。抵達香港後,最驚喜的就是我的行李竟然也趕得及上機。

 

今次的旅程非常滿足,感受了伊朗人的友善,見識了精湛的波斯建築藝術,最遺憾就是參觀不到卡尚的幾個古宅。將來有機會必定要重遊卡尚。另外更加要去伊朗第二大城市,東北部的馬什哈德(Mashhad)。馬什哈德是整個伊朗最有宗教氣氛的城市,這個城市的中心是伊瑪目 Imam Reza 的陵墓,是什葉派穆斯林最重要的朝聖地。陵墓比設拉子的燈王之墓更為宏偉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