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幾年前已經留意過相關行程,直到上年10月才即興決定11月出發。伊朗採用自己的太陽曆,2016年就是1395年;全國約9成穆斯林信奉什葉派(Shia)。提起伊朗,好多人都會認為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是邪惡軸心國,但事實並非如此。伊朗之行,讓我認識到伊朗人友善及淳樸的一面,他們會請你喝茶,帶你去玩,要求同你 selfie,請你去家裡吃飯,完全沒有不安全的感覺。

今次行程共11天(2016年11月20至30日),以逆時針方向走,從德黑蘭開始,途經設拉子、亞茲德、伊斯法罕、卡尚,最後再返回德黑蘭,結束旅程。

好吧,大家就放下戒心來一趟伊朗之旅吧。

 

出發篇

關於航班:

去伊朗最近有直航的就是在廣州乘搭馬漢航空,晚上11點機,早上到,但馬漢航空航班往返不是每天都有班次。當然,從香港飛有Emirates、Qatar、Ethiad 等選擇,但最後找到 Thai Airways,到達及中轉時間較為適合,且價錢更便宜,出發前三星期約 HKD 3,500。早上8點機,中轉有4個多小時,可以出去曼谷走個圈,晚上7點半到。回程中轉停留只有1個多小時。

 

關於簽證:

可辦理落地簽證,如要預先辦好,只能到香港面簽。而落地簽證要注意以下幾點:

1)不需要準備近照;

2)要有當地聯繫地址及電話,寫酒店的就可以。當時就有個來自珠海鐵道部來伊朗打工的人已提供波斯文的工作證明且有公司地址及電話,不明白甚麼原因,簽證人員堅持要他提供另外一個;

3) 要買當地的醫療保險,機場落地簽邊上就有辦保險的,收費按逗留時間而定,一個月內是USD 16/人;

4)簽證按passport地區收費,中國的 EUR100/人、歐盟 EUR75/人、泰國EUR 40/人,沒有歐元可以美元付款。

 

關於住宿:

由於伊朗被制裁,酒店無法通過 booking.com 等網站預訂,網上資訊亦不多,只能用 email 聯絡,可以嘗試還價。親身來過後,11月確實是淡季,絕對可以使勁地砍價。另外,亦可嘗試 couch surfing。

 

關於貨幣:

由於不能用提款卡及信用卡,所以必須要帶足夠的現金,一般以 USD 或 EUR 換錢。1USD : 37,000 Rials,但當地人一般會用 Toman 為單位,10 Rials = 1 Toman。回來後從新聞上得悉伊朗政府有意將 Toman 取代 Rials。機場的兌換店價錢也很好,可以多換些。

 

關於衣著:

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衣著變得保守。女士身體不能外露,在外必須帶頭巾,衣服要鬆身,穿長袖、長裙、上衣蓋及臀部更佳,鞋子不能露出腳趾。男士不得穿背心或短褲外出。

 

行程篇:

第一天

到埗後,立即去辦落地簽證及買旅遊保險。來之前瞭解過一般辦理 visa 都很順利,可惜當天有兩個旅行團同時到達,而辦簽證又並非先來先處理,流程又非常亂。以為直接排隊便可,原來要先到後面買保險,買完再排隊看看你是甚麼護照再告訴你到旁邊交錢,然後再排隊交上收據及護照,接著再等通知。明明我們幾個亞洲人先來,結果先做歐洲人,是歧視亞洲人嗎?工作人員態度非常不好,總是不瞅不睬。

晚上7點半到達,結果足足等了3個小時才辦好,機場距離市中心約1小時車程,到酒店已是12點多。

 

第二天

食完早餐後,首先到 Ferdowsi St. 換錢,這條街又稱使館街。銀行是換不到錢的,只有在兌換店才可以換。之後便出發參觀古列斯坦皇宮(Golestan Palace),是巴列維王朝(Pahlavi, 1925-1979)時接見外賓的地方。

 

德黑蘭街頭經常見到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的圖像。最高精神領袖地位比總統還要高,掌握伊朗的軍權和決策權,總統實際上只是國家的二號人物。這就是政教合一制度,宗教領袖同時兼為政治領袖,主張宗教地位高於政治地位。而伊朗是少數現今仍實行政教合一的國家。

 

德黑蘭經常堵車,而且很多司機都不遵守交通規則,過馬路要格外留神。但只要鼓起勇氣,還是可以過到馬路的。而我個人就很喜歡這種 “亂”。

 

走在伊朗的街上,經常聽到伊朗人對你說 Chin(Qin),其實他們是問你是否中國人。Chin(Qin),即是 “秦”,原因是秦朝絲綢之路到達了波斯,而 “秦” 這個稱呼一直沿用至今。

在街上經常會有這種捐錢箱
在街上經常會有這種捐錢箱

 

離開古列斯坦皇宮約5分鐘路程便到達大巴扎(編者按:意為市集),裡面賣的東西感覺就像伊斯坦堡大巴扎的一樣,所以在裡面也沒花太多時間,而午餐也在大巴扎附近解決。在等餐時一位伊朗博士生 Imam 主動搭訕。他住在伊朗北部,早上在德黑蘭面試。由於夜晚才回北部,於是便提出帶我遊覽。

而令我驚訝的是,伊朗餐的份量都很足,但發現很多女士都能把它們吃光。

 

薩德阿巴德宮位於市區東北面的富人區,是國王的避暑勝地,當中比較值得參觀的有綠宮及白宮。坐地鐵大約需半個小時,地鐵不論多少個站都是一個價錢,約HKD 1.50。地鐵有女士專用的車廂,但女的也可以坐男的車廂,地鐵列車都是中國製造的。到達後還需轉坐的士。一出地鐵站,就見到這座雪山。從這個地鐵站也可坐車到滑雪勝地 Tochal。

其實宮內是不准拍照,但Imam跟工作人員說了幾句就讓我拍。

00021

 

回到市中心後再轉搭 BRT 到自由紀念塔(Azadi Tower),巴士上男女是分開的。

簡單吃過晚飯後,便和 Imam 分道揚鑣。Imam 有給我 email address,但可能他輸入錯,回來後無法與他聯絡,實在有點可惜。畢竟他能說英語,有些關於伊朗的問題可以向他請教。伊朗人較多用Telegram,WhatsApp 也流行,有的更會用 WeChat。伊朗封殺Facebook、WeChat 等,但只要download  VPN,便可解決。

回到酒店整休一下,便打車到南站坐大巴到設拉子(Shiraz),車程約12個小時,選擇座位較寬躺的 VIP 大巴。伊朗的大巴每排都是1+2座位,當時是坐在第一個位,空間感很大,但坐下一會便被工作人員要求調到旁邊的 2人座,由於溝通不來也不明白原因,所以一口拒絕。後來,從設拉子坐去亞茲德的大巴上又再次被要求換位,終於大概明白是因為男女不可以同坐。

多得國家有大量石油,伊朗的長途車車費都不太貴,這程車大概 USD18。

 

第三天

早上9點到達,在設拉子逗留1天半,入住 Niayesh Boutique Hotel。昨晚一直沒睡好,非常幸運,酒店員工讓我 early check-in。設拉子重點景點包括波斯波利斯、燈王之墓及莫克清真寺。

伊朗全國禁酒,如果被發現會受到處罰,只有這些類似酒的飲品。離開伊朗便沒有這個限制。回程在機上,坐在旁邊的兩個伊朗人便飲個不停。

00025

 

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離市中心約45分鐘車程,在古代波斯的含義是 “波斯人的城市”,波斯帝國大流士一世即位以後,為了紀念阿契美尼德王國歷代國王而下令建造的第五座都城,是古代伊朗最瑰麗璀璨的古都,她代表著波斯最輝煌的成就。經歷大流士一世、薛西斯一世及阿爾塔薛西斯一世三代,歷時120多年建成。可惜最後被亞歷山大大帝焚城。

 

燈王之墓是伊斯蘭什葉派第七伊瑪目卡迪姆的兩個兒子 Ahmad 和 Mohammad 的陵墓,需要由專人帶領才能進去,非伊斯蘭教徒不能進入陵墓,女士必須要要穿著 Chador(包覆全身的罩袍)。

查各大旅行社都沒有安排此景點,所以非常值得自由行。

 

第四天

這天行程的重點是莫克清真寺 (Nasir-ol-Molk Mosque),它建於1876-1888年,由當時卡扎爾王朝的君主下令而建,因為很多牆壁上的花和圖案用粉紅色而被暱稱為 “粉紅清真寺”。粉紅清真寺的最佳到訪時間是早上7點半至9點,太陽照射進來使整個清真寺變得五彩繽紛。

 

這天再闖燈王之墓,幸運地再去時是一位年青人接待,他就帶我進去,還跟我說,若有人問起,就說自己是馬來西亞人。

陵墓內都是金光閃閃的鏡子,可惜拍出來的照片與親眼所見絕對不能相比。

 

下午向亞茲德(Yazd) 出發,同樣逗留1天半。亞茲德位於沙漠地區,是古代絲綢之路的中途站。這裡也是古老教派拜火教的中心。車程6小時,到達亞茲德已經是9點,入住出名的背包客 Silk Road Hotel。晚餐時,叫了一客駱駝肉,吃下去的感覺就像牛肉一樣。當時還怕沒飯吃,原來伊朗人一般都在 8-9 點才吃晚餐,午餐就一般是1-3點。

 

(請留意5月1日出版的下篇,再續1395年的伊朗冬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