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蒜油豬骨濃湯拉麵 —— 100天後會死的……

100天後會死的鱷魚(網絡圖片)
100天後會死的鱷魚(網絡圖片)

最近在翻看舊相片,竟然被我找到十多年前在日本遊樂時一試難忘的拉麵照片。這個長達十天的旅程,拍下過百張照片,但佔了八成以上都是食物照片,連我也不禁讚歎當年的自己真的很能吃。一邊翻看照片,記憶中的味道在口中慢慢浮現,而最令我回味的要數旅程尾聲,在出發到成田機場前,把握最後一小時,跟朋友跑到民宿附近的拉麵店吃個夠。雖然當時還是早上11時,而且才剛吃過早餐,但在我而言,吃拉麵是另一個胃。

我們在店前先買好票,然後進去找個位子坐下。一如既往,我點了配料最豐富,味道最重的黑蒜油豬骨濃湯拉麵,溏心蛋更絕不能少。我坐在吧台前細察面前的瓶瓶罐罐,努力思索待會該如何為拉麵提味,愈想愈起勁,可謂未食先興奮。

在門前先買票(作者攝)
在門前先買票(作者攝)
形形式式的調味品(作者攝)
形形式式的調味品(作者攝)

不一會兒,香氣撲鼻的大碗拉麵就出現眼前;湯底深啡濃厚,表面浮著一層黕黑光亮的蒜油,大塊叉燒充滿油脂,還有充滿彈性的溏心蛋。吃麵前先喝一口湯,湯頭是非常濃郁的豬骨湯味,加上黑蒜油的滑潤感,立即食指大動; 再吃一口麵,原來這家店的麵是直身的拉麵,紮實有嚼勁,而且非常吸湯。吃了幾口原味拉麵後,是時候為它「整色整水」,加入我的人生至愛——生蒜頭。

香氣撲鼻,欲罷不能(作者攝)
香氣撲鼻,欲罷不能(作者攝)

我還是第一次將生蒜直接加進拉麵中,當時香港還未有這種吃法,所以對當時的我而言真的非常吸引,非試不可。我將一顆蒜頭夾進壓蒜器中,毫不費勁地輕輕一壓,蒜泥就從另一頭跑出來直接掉進拉麵中。我再用筷子輕輕攪拌,快嘗一口……那蒜香真是無人能擋,整碗麵的味道變得更立體,味道更濃重;我亦懶理待會的口氣問題,每吃幾口拉麵就加進一顆蒜泥,直至整碗拉麵吃完,所有蒜頭吃光。我自己也記不起吃了幾顆蒜頭,不過事後有為到整趟回港的航程,都要忍受我的蒜頭口氣的朋友感到抱歉。我捧著滿肚的拉麵,元氣滿滿地離開拉麵店,這道超重口味的拉麵成了那趟旅程最深刻的美好回憶。

蛋香滿溢(作者攝)
蛋香滿溢(作者攝)
吃了大量大蒜(作者攝)
吃了大量大蒜(作者攝)

翻看舊相片時,忽然想知道拉麵舖是否還在,於是上Goggle Map找找。店舖還在,而且更和最近大熱的《100天後會死的鱷魚》聯承*,再次推出當年我吃過的黑蒜油豬骨濃湯拉麵,還要只出售100天。這個驚人的剛巧,令我感受良多。

如果死亡能預期,人生會否不同?雖然大家經常口裡念念有詞,說什麼「生活平淡,隨時撒手人寰都可以」;「我天天活在當下,怕什麼」;「生活苦悶無突破,活短一點也沒關係」之類。聽起來漂亮瀟灑,但我會懷疑,他們說出口前有否想清楚⁈

你問我的話,我會答你:「有空時不妨仰望天空。」

用心留意,你會發現天空每分每秒都在變,光是晴天已經有千百種姿態。藍天很美,黑雲也好,陰晴不定充滿驚喜,雷電震天叫人畏懼又期盼,雨聲令人陶醉再沉澱,狂風暴怒令人想到大自然的巨大力量。光是天空已經叫人百看不厭,人生?實在充滿無限的美好。

活在當下不是叫你縱慾消費,卡數纏身,放棄未來;而是知道自己有在活著,吃飯時能感受到米粒的味道和質感,喝水時能感覺到水滑過喉頭的清涼感,吸氣時能感受到肺部的擴張,呼氣時知道橫隔膜在推動。以上一切不關乎你富貴與否,只要能用心感受,人人皆平等。

Photo by Clicking Machine on Unsplash
Photo by Clicking Machine on Unsplash

http://www.kagetsu.co.jp/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