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乘願再來?

PJYFUISQNAI6RBFAIWFBVKNMBI五月五日清早,在德國西南部莫澤河岸、靠近盧森堡邊境的一個寧靜的河邊城市——特里爾城(Trier),一個廣場上豎立了一尊18呎高的巨形雕像,幾百人在場為目睹該雕像揭幕,同時向他們心中偉大的思想家致敬,然而,另一邊卻來了一群持反對聲音的人士,他們對於該雕像(高大得有點礙眼)豎立在該地,表示擔憂和反感。這天早上,廣場很熱鬧,歡呼聲與抗議聲此起彼落,一時令這向來寧靜的河岸城市變得喧囂。但到底那雕像刻劃的是誰而讓這城市喧囂起來呢?這雕像塑像的正是共產主義奠基者、影響現代歷史的思想家馬克思。

筆者相信,關於馬克思的事,不用多費筆墨介紹了,但他的出生地這個小細節就未必每個人都有留意。特里爾城是馬克思的出生地,他在該城長大,渡過了他的童年,並在這裡受教育至高中,他十七歲那年才離開特里爾到波恩大學求學。今年是馬克思誕生二百周年,而五月五日是他的誕辰紀念日。為了紀念馬克思誕辰二百周年,中國政府贈送了一個身高十八呎的銅像給特里爾市政府,展示中德友好之外,又象徵著中共向它的精神宗師致敬。不過,這個雕像卻不是每個人都受落,揭幕當日有不少抗議人士在場表達意見,他們來自人權關注、西藏問題、前東德、反共等組織,這些人對於馬克思以及其衍生的共產主義懷有介心,抗議共產國家對人權的踐踏,並不認為特里爾市豎立馬克思雕像是一種光榮,況且這是由中國共產政府贈送的。

無論現在特里爾市民對馬克思的看法如何,卻也阻撓不了中國共產政權對於馬克思主義的熱衷和祟拜。作為世上所餘無幾的共產主義國家,而且是共產國家中最富強的一國,中共認為維護馬克思主義是他們責無旁貸的責任。習近平主席在今年四月底啟動了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馬克思《共產黨宣言》的會議,而在五月四日在北京大會堂舉行的紀念馬克思誕辰二百周年的大會上,習主席發言時表示,「紀念馬克思是為了向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思想家致敬,也是為了宣示對馬克思主義科學真理的堅定信念」。

4b04eb76bc181

馬克思主張的「共產主義」成為了對抗「資本主義」的思想武器,二戰後國際社會走向兩極化,分成為西方及共產陣營,然而說到底所謂「冷戰」其實就是意識形態之爭。原本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理想為了消滅資本家對99%的勞動人民的壓迫,但可惜的是,信奉共產主義的國家卻漸漸步向了極權統治;另一邊廂,西方國家卻因應左翼思潮而革新資本主義社會的弊病,建立彌補及完善了資本制度的不公平,雖然直到今天,不公不義的資本家還是繼續剝削勞動大眾,但情況可能已經比工業革命時代好了一點;至少,工人有談判的權利,有法律保障工人權益,即使未盡完善,但自由社會讓我們有爭取權益的自由和權利。反觀共產陣營諸國,言論自由度向來維持低水平,本來共產主義是要來幫助工、農民,但似乎現在最受壓迫的仍然是這群低下階層。更諷刺的是,受壓迫者被貫以「低端人口」的污名,被逐出繁華大城市。當權者可能忘記了輝煌的都城,當年是全靠農民、工人打回來的,也忘記了繁華的現代化建設,全賴他們用身體、血汗拼出來的。

1513574035497

習主席為了坐穩江山,要將馬克思請回來,放在神壇上供奉,其實出於一個政治現實的理由。因為受到過往斯大林和毛澤東的歷史形象所影響,共產主義早已給人負面印象;習近平為了他的時代的政治穩定,於是轉以向老祖宗馬克思膜拜。不過,我們是否應該照單全收呢?如果真的要討論馬克思主義,不只能靠一篇《共產黨宣言》就糊混過去,我們更應該學習馬克思的批判精神和方法,也要把馬克思主義所影響過的哲學家的理論也一起閱讀、學習才對,例如善於批判「權力操作」的福柯、人本主義的馬克思主義者沙特,他們都是極權批判者、社會改革家,而他們也提供了很多以馬克思主義為基礎的思想理論,為我們建造美好社會而準備的思想遺產。中共不應讓「馬克思乘願再來」成為空洞口號,要不忘共產主義的初衷。

 

圖片來源:網上擷取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72
下一篇文章來自日本的嘈吵之音 —— Crossfaith
澳門人,曾留學台灣,但水過鴨背,海歸後一事無成。雖從事於家業,卻自感生活離地,然而,某日偶讀海明威之《死在午後》,發心寫作,留下片言隻語的感悟,試着讓生活隨着書寫貼伏於地表。歡迎到我Facebook交流聊天:www.facebook.com/karlwongthewriters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