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盒 (三)

 

有一次,坐在我旁邊的小美偷偷地問我: 「妳知道愛情是什麼嗎?」 我搖頭。她說: 「這東西只有外頭的世界才會有,這裡曾經有一男一女設法離開這裡,後來被人發現然後處決了,連屍首也不見了,他們就像從來沒有在這個世界出現過似的。」

 

「你怎麼知道?」

「這不是重點,而是我知道處決只是煙幕,是警剔我們不要逃離,那對男女確實是離開了。」

「他們怎樣離開的?」

「其實這裡每個人都知道逃離的方法,而且每個人都不一樣,到某一個年紀自然有人會告訴我們,我想以你的年紀,差不多會有一位高人告訴你怎樣離開吧。」

「如果每個人都可以離開,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在這裡?」

「因為習慣了安逸。 在這裡沒有什麼不好,很多人深信只要安份守己,便可以無憂地活到老。要離開,等於跟上頭作對,第一,被揭發時必定不得好死。第二,離開了,你能保証會比這裡生活得好嗎?

「我知道,但你有想過,這個世界的成立是對的嗎? 我們的人生完全按着上頭的指引是對的嗎?」

「這裏的人都是善忘的人,他們是幸福的,即使活在錯誤中也快樂。」「你這樣問算是挑戰上頭嗎?」

「不是。」這時沉默維持了好幾秒。

 

小美用雙手捉住我的肩說:「不用擔心,不過我只想告訴你,到我們這個年齡,會有一些你認識或不認識的人跟你說差不多的話,套你講出想法和你對離開的意願, 如果剛才我繼續問下去,可能你會全盤托出也未可知, 到時你會送去 “改造” ,那你便會非常痛苦。他們不竟不希望將這個世界的事被外頭知道,也不想我們知道外頭的事,為了這個,他們會不惜任何手段。」

 

「你為什麼告訴我這些?」

「我認識你婆婆。你要記住一點,今天這一刻你看見的我,並不等於昨天或明天的我,你以後要靠你自己,追隨你自己的意志和願望,明白嗎?」

我用力點頭,眼泛着淚輕聲的說:「婆婆⋯⋯」

 

那次之後我開始跟所有人都變得生疏,其實表面上是一樣的一起學習、吃飯、玩樂,回家也做着一樣的事,但我心裏強烈地對這個世界產生疏離感。

 

分享
上一篇文章杜如風
下一篇文章免費又高質素的閱讀雜誌
留一個空間,留一盏燈,做一個真實的自己。世界上還有美麗的地方,生命中還有美好的事情,我就朝着那個方向,一路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