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盒 (一)

 

再過兩天便是我的成人禮,我並不期待。 我拿着「風之盒」,看着上面刻着的蒲公英,靠近時仍聞到古老的橡木香,四月正是蒲公英開始盛開的季節。我凝視着盒子良久,如果打開它,我便可以離開這裡去婆婆口中的真實世界;不打開它,我便繼續這裡無憂無慮地過活。我望着窗外的厚雲和漆黑的城市, 好奇心越發旺盛。

 

我住的世界不大,有着高樓大廈,工厰,超級市場,餐廳和公園,人們都長得很像,可能跟衣着有關,因為我們都有一套標準的服飾和打扮,我們知道上頭的規定是鐵一般不能動搖的,而我們亦非常習慣和喜歡這種規定。男生和女生都分了夏裝和冬裝,  正式和運動裝,男生必須短髮和穿黑色長褲,黑襪和黑皮鞋,女生必須穿裙子, 頭髮的長度必須在肩和乳頭之間,每個人都穿着得一模一樣,而且我們的頭髮顏色相同,膚色相同,身型又差不多,感覺大家都是一樣的,平等的。 我們的心裏都有一個堅定的信念,這裏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上頭對我們是最好的,外面發生何事,我們都不必知道也不能知道。 我問過媽媽上頭其實是什麼,她說上頭就是神,是這個城市的所有,我們是他身體的一部份,他愛我們,我們也愛他。

 

媽媽常說: 「現在千萬不要碰男生, 處子之身必須留待到十八歲的成人禮,到時上頭自會安排讓你「長大」。到二十歲便會安排丈夫給你,千萬別碰男生或讓男生碰你。」 每聽到我都會用力點頭,我已不記得我是什麼時候開始在所有長輩說完話之後都會用力點頭,那已成了自然反應,跟流血會痛一樣。

 

我喜歡婆婆,我總覺得她不一樣,而這種喜歡我只能埋於心底,因為我們能喜歡的人只有上頭。婆婆經常屋裹沒有人的時候說她年輕時的故事給我聽,她曾去過一個沒有上頭的世界,那裏有很多不一樣的人事物,人們有不同的膚色,不同的髮色,不同的語言,但生活融洽,我很難想像,只覺非常有趣。她還會彈琴,也教我彈了好幾首樂章,彈琴的時候我像變得很輕,飄在藍藍天空中,婆婆說這種感覺叫做自由。我說: 「自由真好!」但有一次被媽媽聽見,她說這是禁語,千萬不要再說,否則以後不讓我彈琴,她教訓完我之後拉着婆婆在房間的角落竊竊私語,婆婆哈哈大笑地回應: 「明白了、明白了,不用擔心!」

 

婆婆說過,她曾愛過一個住在外頭世界的男人,那是她第一次知道什麼是愛情,他有着跟這裡不一樣的思想,他認為自由是人生最基本的事,他教婆婆彈琴,讀書給婆婆聽。婆婆說愛情是人生裏最快樂的事,也是人生最痛苦的事。她說: 「如果讓我再選擇,我還是會跟他在一起, 品嚐愛情的甜美,那怕它消失時我會有多難受。」

分享
上一篇文章北京798藝術區
下一篇文章日本啤酒盛況
留一個空間,留一盏燈,做一個真實的自己。世界上還有美麗的地方,生命中還有美好的事情,我就朝着那個方向,一路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