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盒(二)

 

在一個冰冷的冬天早晨,馬路上兩旁的枯枝像老人的手伸出去想抓住路過的車輛。人類不用冬眠,一切如常。但對我來說,那是悲涼的一天,婆婆由那天起便沒有再起床,她安寧地在睡夢中去世,我不停地哭,爸爸和媽媽紅着眼睛拍拍我的肩,這天我沒有上學去,也沒有心情做任何事,婆婆的點滴在我腦內流淌,人死後到㡳是會完全消失,還是會去另一個世界呢? 在睡夢中去世的人會否就活在夢裏面? 如果我死了會否跟婆婆相見嗎?聽說另一個世界的人是不會變老,不會有病痛,那樣的世界不是更好嗎?

 

婆婆臨去前的一個月, 神色凝重地說: 「我的好孩子,妳一定要幸福,一定要找到妳愛的人才嫁,無論任何人為妳安排都好,你都要有自己的思想,不為任何人,為自己。」 我用力點頭。她又說: 「你輕輕點頭就好了 ,不要那麼用力,傷頸的。」我又用力點頭說好。她笑了,我也笑了。 她走到衣櫃前的揭起一格地板,拿出一個橡木造、上面雕刻着蒲公英的盒子說: 「蒲公英代表停不了的愛,無法停留的愛。」 「她的種子喜歡在風中飛舞,飄到那,就在那裏落地生根。這個風之盒,在蒲公英盛開的季節,趁風起了, 四處飄散着蒲公英種子的時候打開它,到時妳只要追隨着種子,他們便會帶領你那個真實的世界,那裏可以找到愛情。」

 

「婆婆,甚麼是愛情?」

 

「當妳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妳會無時無刻想見他,捉撫他,吻他,想一輩子也跟他在一起。從中你會得到幸福。口講很難說得清,當妳親身體驗你便會知道。」

 

「我才不要甚麼愛情,我只想一輩子跟在婆婆身邊!」

 

「好孩子,妳總不能一輩也跟着我,想想自己的未來吧。」

 

「我的未來不是都由上頭安排好嗎?我只按着做不就好了?」

 

「如果妳可以安排自己的人生,你想做什麼呢?」

 

我想了一會兒,什麼也想不到。

 

「好孩子,現在想不到不緊要,你還有四年才到成人禮,在那之前想到也未遲。」婆婆摸摸我的頭說。

 

那一刻我緊抱着婆婆,淚水不自主地湧出來。

 

婆婆又從那格地板裏拿出一本「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和一本她平時用開的樂譜說: 「這些都是給你的,好好的讀,好好的練習鋼琴,還有,這本書千萬不要被人看見。」

 

我很想問婆婆為何要把這些她東西給我,但我最終都沒有開口。

 

自此我每晚會趁大家都睡了的時候,開着電筒看「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每晚看一點點,而且每天都練習一小時鋼琴。

分享
上一篇文章陶泥大戰 III
下一篇文章《雷夢》第六話
留一個空間,留一盏燈,做一個真實的自己。世界上還有美麗的地方,生命中還有美好的事情,我就朝着那個方向,一路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