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野味 (中) — 南非的土地人情如瑰寶

住在Knysna,日落之美無需人為加工(作者攝)
攝於Knysna,日落之美無需修飾(作者攝)

(續上集)

南非的治安不太好,而且人均收入很低,出發前大家已約定好車子要長期上鎖,因為路上會遇上很多行乞的人,有的人想要錢,有的人想搭便車,只要車子一停下,人們就會走過來挨著車窗乞討,所以我們只會在必要時才下車,而且全程必須群體行動,不可落單。這都是那對已經來過南非多次的夫妻朋友鐵定要大家遵守的規則,這趟旅程之所以能成行,都全靠他們的幫忙才能圓滿,加上他們熟知當地情況,所以我們都很樂意聽他們的。

旅程初段確是非常順利,每天都在大自然中消遙渡日 ,好不愜意;但剛開始進入下半部旅程時,意外就發生了。

Storm River Bridge (作者攝)
Storms River Bridge (作者攝)

那時候我們剛轉乘內陸機飛往東岸的 Port Elizabeth,然後再開車前往 Storms River 附近留宿,好在第二天一大早去參觀壯麗的風暴橋(Storms River Bridge)。離開機場時已是下午三時,在途中我們還走到一個小鎮喝杯回魂咖啡才上路。一路上天氣非常不穩,還下起傾盤大雨,到黃昏時才稍稍放晴。經過剛才一輪大雨洗刷,路面上已經佈滿大水窪,甚至形成了多條小河,水深過膝。

天邊開始泛起一抹藍,我們只好加速繼續上路,豈料一個不留神,車子撞上了一個大水窪,積水之多竟能將整輛車子沒頂;水窪之深足讓車尾被撞得狠勁,大家的頭都撞上了車頂。衝過了水窪後,眼前迎來一堆白煙,引擎轟隆作響,但既然車子還能動,白煙稍為消散了,我們就堅持繼續前行直至再次走上柏油路,才敢把車子停下來看看災情如何。

Photo by btate96 on Unsplash
Photo by btate96 on Unsplash

這麼一撞,車頭繼續冒煙,車尾的防撞欄有一半都掉下來了,車尾門亦被撞至開合不上,我們只好把車門都打開,思考該如何是好。天色愈加昏暗,氣溫亦愈降愈低,陣陣徹骨寒風令大家不住顫抖。

這是個很安靜的小區,手提電話亦沒訊號覆蓋,路上既沒行人,亦沒其他車輛。我著朋友快將手提電話、相機一類收好,因為在南非,華人就如漆黑中的熒火蟲非常矚目,我們所到之處都總會有人過來攀談,希望大家能談上生意,在當地設廠芸芸。

突然,一輛白色私家車高速駛過,並煞停在我們身旁,一名身型魁梧的南非男子下車,慢步靠近。

大禍臨頭。

我們當下都知道,所有身家性命財產都在車上,車門四開,感覺猶如屠宰場內的羔羊,想逃也逃不了。四位女士都毫無縛雞之力,單靠兩位男士恐怕亦未能有足夠能力保護大家。望著他愈走愈近,我們都噤聲不語,我只能在心中默默禱告,希望大家這次能全身而退。

Photo by marcusbellamy on Unsplash
Photo by marcusbellamy on Unsplash

他走到我們身旁了解過情況後,二話不說就把整個防撞攔扯下來,我們只能眼巴巴看著他行動。然後,他再次把整個防撞攔托起,兩三下功夫就把它裝回車上,還替我們把車尾門關上。之後他走到車頭檢查引擎,當知道車子沒問題時,就跟我們要了一瓶樽裝水洗掉手上的泥巴,然後揮揮手笑著跟我們道別,小步走回車上載著他的妻子離開。

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天使。

當地人其實都同樣小心,他們都同樣不會在中途停車,但他卻在我們最無助時挺身而出,不收分文還弄得滿身泥巴替我們修好車子。我們都非常感激能在這片潦闊大地遇上一位天使,他一如南非的形象──如陽光般溫暖而純樸,這是大地和風土所孕育出來的氣節。

我們最後在八時許到達旅館,大家放下行裝後立即到餐室點了滿桌佳餚美酒,為今天的傳奇一役慶祝一番。除了要多謝那位南非先生,還要感謝車上每位朋友,在大難臨頭之時仍能互信互諒,令本來的壞事變成一段美好經歷。

前往Storms River的路上滿是風力發電廠
前往Storms River的路上滿是風力發電廠(作者攝)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