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野味 (下) — 南非的土地人情如瑰寶

Photo by kentreloar on Unsplash
Photo by kentreloar on Unsplash

(續上集)

雖然經過南非天使事件,我們往後的旅程仍是格外小心,有天一覺醒來,發現車牌都被偷走了,不知是有人為著好玩,還是因為太窮而偷了轉讓就不得而知。我們就這樣開著這輛「無牌車」從 Stoms River 一直駛往開普敦(Cape Town)。開著這車子總讓人提心吊膽,怕會被警察攔下來罰款之類,但這六天以來就算遇上警車還能安然渡過,應該是又一次被幸運之神眷顧吧。

名符其實的無牌車(作者攝)
名符其實的無牌駕駛(作者攝)

開普敦是個富人聚集的地方,街上滿是衣著光鮮的遊客,路上泊滿超級跑車,海上堆滿豪華游艇,酒店式住宅林立,高級食府滿街滿巷,還有大型購物中心,一片熱鬧繁榮景象。

我們坐著觀光巴士遊歷這座五光十色的城市,旁邊就是豪華私人別墅,住客都換上了比堅尼在私人泳池暢泳,外面就是一片無際大海,感覺猶如置身美國比華利山,跟我們早前到訪的城市成了極端的對比。這座城市如果有商標的話,應該是這個:US$

我們投宿的酒店式住宅(作者攝)
我們投宿的酒店式住宅(作者攝)

既然已到旅程尾聲,就再來挑戰最後一道野味——斑馬吧!

我們走到餐廳抱著必須一試的心情點了一客斑馬扒,雖然朋友已經再三叮囑我,斑馬的味道應該不討好,才會令獅子也不吃,但我就是要了解一下為何獅子寧可捱餓,也要違反求生本能而拒絕進食這肉。

轉眼間,一碟小小的、顏色深如黑炭的斑馬肉就放到我面前,上面還淋上滿滿的醬汁,但我完全嗅不出那是甚麼味道。我拿起刀子篤一篤這塊斑馬扒,很硬,我望望大家,正發現他們都以好奇又期待的眼神看著我,盛情難卻,我拿起刀子使勁地切了一塊,狠狠咬下去。

小小一塊,已經「滋味」無窮(作者攝)
小小一塊,已經「滋味」無窮(作者攝)

好吧,相信大家都應該知道我的下場如何。

很臭。為何明明肉沒腐爛,卻能散發出如此濃郁的臭味,更貼切地形容,應該是斑馬的體臭。

我非常欣賞斑馬的本能和進化,為了不讓獅子把自己吃掉,他們竟能讓身上每吋肌肉都發出體臭,我實在甘拜下風,亦終於了解為何百獸之王情願捱餓也不咬斑馬一口。動物界沒漱口水,也沒薄荷糖,如果吃了一頭生斑馬,我深信,那臭味足以讓獅子暈眩數天。

當然,那體臭是天生的還是後期進化的,我不得而知,但那肉對我而言的確很臭。不過,正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陪我一起吃這肉的戰友卻說不臭,而且還挺好吃,我除了心中敬佩,更旋即將碟中肉全送給他。

肉類款式之多,只怕你沒膽量試(作者攝)
肉類款式之多,只怕你沒膽量試(作者攝)

首次踏足這片非洲土地,每一刻都是感動,一切都非常新鮮新奇,亦充滿矛盾。整個旅程我們下榻的地方都光潔舒適,冷氣自來水應有盡有,光潔程度連找一頭蒼蠅也難,倒是蜜蜂多得要命;但同樣地,在這光潔美好的光環之下,只要踏出旅館就能體會到當地人的乏窮。屋子破破爛爛,孩子聚在一起就地取材,一條樹枝已是最好的玩具;人們提著貨物赤腳走上半天,就是為了到另一個村子探朋友或做生意,然後又再走上半天的路回家;路上兩旁總是有數不清的行人,他們都帶著期盼的眼神看著馳騁中的車子,希望會有一輛小貨車停下,好讓他們跳上車斗搭個便車;亦有人會拿著一美元在空中揮動,希望以金錢打動司機停下來。

Photo by gndclouds on Unsplash
Photo by gndclouds on Unsplash

只要我們走到路上,就有人捧著一堆又一堆手工藝品向我們推銷,那是一美元兩個造工精緻的木碗,或是一頭長頸鹿的大型雕塑。他們做買賣不是為了發財,只為了糊口。在開普敦這座華麗城市,當我在船廠旁閒晃時,迎面一位戴著耳機、穿搭時尚的南非青年,竟攤開雙手向我討錢。這種矛盾貫穿了這趟長達兩週的旅程,我非常感謝為我們安排行程的夫婦朋友,沒有他們的幫忙,這旅程鐵定不能成行,我亦無從了解世界的另一個國度。

大大的船廠(作者攝)
大大的船廠(作者攝)

南非的美好,讓我畢生難忘。這趟旅程來來回回共轉了六程航班,第一天經過一輪忙亂終於趕上 Victoria Falls Sunset Cruise。坐在船上我看著面前平靜的水面,在十多小時前我還身處香港,現在卻跟大鱷魚一同欣賞日落;我手中握著一杯 Shearwater Rainbow,感覺時間點滴流走,太陽不慌不忙緩緩西下,這份安靜,時隔多年,我只要閉目回想,那海風,那味道,那聲音,又再次叫我流連忘返。

生命的美好,不能只靠眼睛遊歷,還得身處其境,以五感去真切體會,才算真的活過。

Sunset with Shearwater Rainbow at Victoria Falls(作者攝)
Sunset with Shearwater Rainbow at Victoria Falls(作者攝)
分享
上一篇文章Sunn o))) - Life Metal
下一篇文章孝順父母
寫作是解脫的開端。每次寫作就是一次內觀,一次審視,一趟梳理思緒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