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檸味啫喱 ── 完美的不完美

-Photo by Girl with red hat on Unsplash

小時候沒有太多零食選擇,不外乎都是糖果、薯片跟汽水,而最常出現又價錢實惠的,肯定非啫喱莫屬。當時只要花三、四元就能買到一盒啫喱粉,顏色豔麗,口味齊備,不用十分鐘就能做出一大盤。雖然大家都明白這種甜點營養乏善可陳,兼化學物添加劑多多,但以一個如此實惠的價錢,就能讓一家男女老少吃得開懷,實在無可挑剔。

最記得小時候嫲嫲給我做的啫喱,永遠只會出現綠色青檸味或紫色提子味,什麼可樂、士多啤梨、芒果等味道鮮有出現。那時候父母都要上班,他們亦沒有時間和多餘的金錢為我們三姊妹安排活動,暑假時我們每天不是待在家中看電視,就是倚窗望天數雲。起初這種生活撐一週還可以,但蜜月期一過大家就開始悶得發慌。父母都知道我們整天被困在家中百無聊賴,所以總會在暑假的中段時間,安排我們到嫲嫲家暫住幾天。這可謂天大的樂事,雖然我們都沒啥可做,但能夠待在一個新環境,已經教我們樂上半天。

Photo by sam on Unsplash
Photo by sam on Unsplash

嫲嫲會在我們到達前先做好啫喱,放在雪櫃等我們隨時可以吃。一般人做啫喱總是下太多水,令啫喱水溜溜不成形;但她做的啫喱卻總是滲不夠水,味道嗆喉,口感硬實,冷藏後更是用小湯匙都掘不開,完全失去了啫喱應有的彈嫩質感,就連坊間加了魚膠粉做的啫喱糖都要比它柔軟。有時候嫲嫲太忙,沒時間待啫喱粉完全溶解就已經放進雪櫃冷藏,令本應透明清澈的啫喱變得混濁,縷縷粉末就像夜空中的星塵。

姐姐們都不喜歡吃這啫喱,她們認為它口感古怪,沒半分像啫喱,但我倒是愛死了;濃濃的青檸味,吃起來還有點像硬掉的啫喱糖,而且本來要做成五人份的啫喱現在只做出三人份,讓我知道那是特地為我們而做,有種獨佔的喜悅。

Photo by Girl with red hat on Unsplash
Photo by Girl with red hat on Unsplash

我當時年紀還小,不習慣夜裡沒有爸媽,一天晚上深夜,我一個人在竹蓆床上不斷輾轉反側,翻來覆去睡得滿頭大汗,眼見鄰床的兩位姐姐睡得正甜,我更是急死了。一急,就開始哭,於是我抱着一條薄毛毯走下床,跌跌撞撞從漆黑的房間走出大廳,只見擦白的燈光照出一室陌生的擺設,令我更急了,忍不住大哭起來,正在露台掠衣服的嫲嫲立即走過來安慰,我說我怕、很想家。她見我哭得如此可憐兮兮,連忙走到雪櫃拿出剛做好的啫喱,摟着我的肩膀說:「吃了再去睡,睡醒了,就會看見爸媽。」然後是一道甜蜜溫柔的微笑。

我捧着這碗熟悉的啫喱,在大刺刺的燈光下,它隨着我的手晃動,閃出點點綠色星光,撫慰我小小的心靈。我試著一點一點、慢慢地吃起來,而她就輕撫着我的頭,著我慢慢吃、不用急,想吃多少都有。

這是一份獨享的回憶,一份十足的愛被捧在心頭。

歲月不撓人,人去樓空。當年一碗不完美的啫喱撫慰了我,讓這段完美的回憶深深烙印腦海中;她亦不會知道當年一個小小的舉動,令現在的我仍感溫暖。願在那邊的妳,過得很好,很好。

Photo by jeremythomasphoto on Unsplash
Photo by jeremythomasphoto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