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空

 

15-10-19-14-05-23-807_deco

 

為什麼要擔心不完美呢?

那是一種自我主義者的目標。這是一個很深的道理,必須加以瞭解,因為即使宗教之士也會試着去成為完美的,但你又是誰而想要成為完美的?只有整體能夠是完美的,你永遠不可能成為完美的,你怎麼能夠成為完美的呢?即使一個佛也會生病,他也必須一死。你無法成為完美的,那個對完美的追求就是一種自我的旅程。

整體已經完美了,你不需要去擔心它—─在整體裏面,你也是完美的。

 

有兩個字必須加以瞭解:一個就是完美 (perfection),另外一個就是完整 (whole-ness)。一個真正的宗教之士會顧慮到完整,但是從來不會顧慮到完美。而一個虛假的宗教之士會顧慮到完美,但是從來不會顧慮到完整。

 

完整意味着:「我不是,只有整體是。」而整體是完美的,因為它怎麼可能不是完美的呢?整體沒有什麼可以來作為比較,因為除了整體以外其他沒有什麼,但是如果你以完美、道德、理想、和個性來思考,那麼你就必須成為完美的,這樣的話,你將會發瘋。

 

所有的完美主義者都會發瘋,那是他們最終的結果,因為作為一個分開的單位,你將會保持不完美,你不可能成為完美的。你怎麼可能成為完美的呢?因為你的能量來自整體,而它將會再度回到整體你並沒有真正存在。一個波浪必須保持是一個波浪,它不可能變成海洋,如果它嘗試得太認真,它將會發瘋。

 

那就是為什麼在宗教的世界裏,你可以看到一些最強烈的自我主義者—─因為他們試圖要使每一樣東西都成為完美的。他們堅持完美,因此他們無法放鬆—他們永遠都會保持緊張。總是有某種東西會不對勁,而他們必須將它導正——他們將會永遠處於焦慮之中。當你去到瘋人院,你將會發覺在那裏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完美主義者。

 

一個具有瞭解性的人將會保持放鬆,那並不是意味着他一點都不關心,不,他會關心,但是他知道那個限度在那裏.—他會關心,但是他知道他只不過是一部分,他從來不會把自己想成是整體,所以他從來不會擔心。

 

不論他做什麼事,他都會去享受,因為他知道得很清楚,事情將會保持不完美,它不可能是完美的—當他做它的時候,他會去享受,藉着那個享受,任何可能的完美都會發生,而不會在他裏面產生任何焦慮。他喜愛它,但是他同時知道得很清楚說,它不是一件絕對的事—它不可能如此,有某種東西將會保持不完美,那是事情的本質。

 

那就是為什麼在東方我們一直都相信——相信一件非常真實的事—那就是:每當某人變成完美的,他就不會再被生出來,他就從這個世界消失,他必須如此,因為在這個世界裏只可能有不完美。當一個人變完美,他就已經不再適合這裏了,他就已經不被需要了,因此他就融入了整體。

 

即使一個佛到了他人生的最後一個片刻仍然保持是不完美的,但是他並不會去擔心它。那就是為什麼佛教徒有兩個字來稱呼涅盤—─他們稱最終的成道為 「大涅盤」,而稱一般的成道為涅盤。涅盤意味着一個佛還在肉身裏,他已經達到了發光,他已經變成一個知者,但是他仍然在身體裏、仍然在不完美的身體裏,他仍然處於不完美的部分的世界,這就是涅盤——成道。

 

然後當他離開身體,當他只是消失而進人最後的空,它叫做「大涅盤」,它是偉大的成道,現在,那個不完美已經消失了,現在已經沒有個體性了,他已經成為整體。只有整體能夠是完美的。如此一來,佛就變成完美的,因為他已經融入了整體—他是海洋般的。

 

所以這一點要記清楚,因為所有的完美都是一種自我主義的努力,你會瘋狂地去追求每一樣東西。盡可能把事情做好,但是不要對它發瘋,盡可能把事情做好,但是要接受那個限度,即使對於你的個性、道德、或其他每一種東西都一樣,那個限度一定會存在!

 

即使聖人也必須留點餘地給罪人,因為那個罪人要走到那裏去呢?所以你可能有百分之九十九是聖人,但是有百分之一仍然是罪人—相反的情況也會發生—你可能變成一個百分之九十九的罪人,但是有百分之一的聖人還是會存在—它一定會如此,因為你要將另外一邊擺在那裏呢?你可以將它逼迫到最極端,但是那個百分之一的另一端還是會存在—如果你瘋狂地去驅逐它,那將不會有所幫助。

 

一個具有瞭解性的人會接受限度,他會接受那個可能性、接受那個可能的。他知道那個不可能的,他從來不會去嘗試那個不可能的。他會放鬆下來去享受那個可能的。他越享受—就有越多的完美會來到他的生命裏,但它已經不再是一個擔心,它是很優美的——這就是差別之所在。

 

如果你去到一個真正的宗教之士那裏,你將會在他的周圍感覺到一種優雅,那個優雅不是來自努力,他並沒有對他自己做任何事—他只是放鬆而進入那最終的,你可以感覺到有一種不努力的氣氛在他的周圍。

 

如果你去到一個完美主義者那裏,或是去到一個虛假的宗教之士那裏,那麼你所看到的每一樣東西都是人造的,你將不會看到優雅,每一件事都非常明確,每一個動作都是經過計算的,都是絞盡過腦汁的,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一種規範—而不是一種自發性。他依照規則來生活,而他自己的規則變成了他的枷鎖,他不能夠笑,他不能夠成為一個小孩,他不能夠成為一朵花。不管他是怎麼樣—─那都是經過很多努力所形成的,因此每一樣東西都變得很緊張、很不對勁—它不是一種自發性的流露。

 

這個必須成為一個準則——如果你去接近一位大師—這個必須成為準則——他必須是一個自發性的「流」,唯有如此,他才能夠幫助你也變成一個自發性的 「流」。如果他是一個強迫性的完美主義者—他將會使你變殘缺,他將會完全扼殺你—他將會以很多方式來切割你,等到他認為你已經完美了—那個時候你已經死了。

 

只有死的東西能夠是完美的,活的東西一定會保持不完美,這一點要記住。

分享
上一篇文章剪髮
下一篇文章懷孕初期保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