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心刻骨的生產記

朋友生日,在臉書上留言說:母親受難日。當然,有人會送上生日祝福,可是也有人問說:“伯母怎麼了?沒事嗎?” 其實,生日真的是母親受難日嗎?如果大小平安,怎麼會是受難呢?該感恩才對。

 

一年前的這個月,我滿心期待與肚子裏的她相見歡。預產期那天,肚子還沒有甚麼動靜。過了幾天後的一個晚上,落紅了,心想:終於來了,好想趕快生她出來哦!

 

第二天早上,見紅的量維持很少,而且我還沒有感受到宮縮。可是,笑容媽一直以來很擔心我沒有能力把小孩生下來,因為當年她花了很多力氣才順利生下我的,還有我懷孕期間的輕鬆狀態更讓她擔心 (其實我不明白是甚麼邏輯,反正就是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吧!) 為了讓笑容媽安心,就去醫院一趟吧!

 

到醫院後,護士幫我做了胎監檢查。胎監報告顯示曾經有一次胎心跌到不及安全範圍,所以最後我需要留院觀察。其實那一次胎心不正常指數是因為我耐不着待在床上,於是在床上翻來翻去,不小心把胎監器弄歪了。也因為這樣,在產房好端端的待了一個晚上……

 

送到產房後,由於我的宮口連一度也還沒開,所以心情很平靜,看着牆上的時鐘,心裏在想小孩在甚麼時辰出來呢?生產後有甚麼可以吃呢?想像沈生和笑容媽在家焦急的樣子!想像以後帶着小孩四處旅遊的模樣……

 

半夜了,我開始感覺到微微的陣痛,那是拉梅茲呼吸法可以克服的痛。

 

零晨時分,下床去洗手間,當下真的第一次感受到宮縮帶來的不適。短短一百米不到的走廊,我需要撐着腰慢慢地扶着牆邊走。之後就是斷斷續續的陣痛,迷迷糊糊的,要睡卻痛到睡不着,只能靠拉梅茲呼吸法和腦海中想像未來帶着小孩四處旅遊的模樣支撐着……

 

助產士說我的室友會比我快要生,然後問我:“要否送你到隔壁產房,避免她的生產狀況影響到你的心情?” 可是,不知哪來的勇敢,我說:“沒關係,應該沒差吧!”

 

就這樣,我陪同室友經歷她的生產過程。整個清晨,身旁傳來室友的陣陣慘叫聲、痛苦聲,當下我很想很想舉手說我可以剖腹嗎?在這個4D的環境下,我差點忘記自己曾經是如何鎮定的。每次聽到她說忍不住時,我都馬上幫她按鈴找護士,後來我想想,其實也沒有幫助,因為時辰還沒到,助產士也不能做甚麼,所以我唯有跟室友講拉梅茲呼吸法的好處 (咦?明明室友宮口開的度數比我大,人家會相信我嗎?反正我真的很相信拉梅茲呼吸法是有效的。)

 

之前常聽朋友說,真的要生的那一刻,會有想大便的感覺。原來是真的,室友說她已經有拉大便的感覺,而且極度痛,還喊說:“這次真的是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 助產士則在旁指導她該如何用力,叮嚀說留點力氣生小孩比在這邊喊痛會有用多了。(聽起來感覺很冷漠,但的確如此,生小孩真是需要很多力氣的。)

 

期間,助產士說:“看到嬰兒的頭髮了,加油,很快了!” 那時,我心裏默默為室友祈禱,給予她力量,祈求大小平安。“丫……丫……丫……” 傳來新生兒的哭聲,當下,我流淚了。我對室友說:“恭喜你哦,你很棒耶!”

 

全程陪同室友生產和伴着那些慘叫聲,當下真的有一絲絲後悔過,可是經歷過後發現,這真是一個很神奇的過程,女人的力量是可以那麼強大的!這個經歷當成自己生產的暖身吧!我要記得:留點力氣,不要亂喊,寶寶出來時會有想拉屎的感覺。

 

早上九點多,醫生巡房。由於我的宮縮還沒足夠推動小孩出來。於是幫我進行破膜 (即人工刺穿羊水) 和加強催產素。果然,藥效出現了,真的是不知道開到幾度了,反正就是 “痛到阿媽都唔認得!”。我身體捲曲着,每當陣痛來了,我運用拉梅茲呼吸法,痛楚徹骨的痛往肚子吞下,按節拍的呼吸着,心裏期許:母女平安、傷口不要太撕裂……

 

早上十一點多,隨着那大便感,迎着光,女兒呱呱墜地。護士把女兒放在我胸前,我忍不住親了她幾口,泛着淚,我跟女兒說:謝謝妳選擇了我。

幸福兒
You are the apple in my eye.

 


在這邊,順便分享一下我的待產物品和生產小心得:

  1. 基本上,所謂的 “走佬袋” 不是跟着你走的,而是你家人待你生產後帶到醫院去的。當然,男人不會知道你生產後需要甚麼的,因此,還是在自己生產前準備好,跟家人交待好哪一個是 “走佬袋” 就好了;
  2. 小孩與你出院的衣服可以自己先挑選好,出院前叫家人帶來就好了。這樣子可以穿美美的,心情會好哦!還有女生會比較注意到該選哪類比較預防受寒的衣服,如帽子、長褲;
  3. 參考衞生局的孕婦保健手冊內的物品清單,再添加自己喜愛的物品或日常生活用品,如隱形眼鏡、髮圈、健康小零食、襪子、護膚品 (當時我真的有擦過哦)、自己看了心情會好的東西……
  4. 個人覺得,如果順產的話,水泡是必須的,因為坐在水泡上用餐,傷口比較舒緩一些;
  5. 生產小心得是:一定要練習拉梅茲呼吸法和記得滿街的人都是由阿媽生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