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放假的週末 ── 住院時放假出去的心情

2012年3月23日第一次的放假週末,是入院以來第一次可獲准放假外出在家度週末。解說:不入院不知,醫院對於一些長期住院病人有一相當特別的措施,就是准許一些在康復科康復進度不錯的病人可在一些週末回自己家生活,一般是星期五回家,星期日晚回到醫院。期間病人可在外自由活動,如果覺得有任何不適也可以隨時回院。

 

放假前的準備

長期住院病人是指在醫院內住上了最少一個月,而其可以放假外出的做法不是要勒令病人立即要出院,而是透過讓病人在週末時期外出,重新去感受及適應一下外面實在的生活情況如何,因為在醫院,從所有設施到醫療人員都是以病者為先,病人在醫院內受到的是一百巴仙的保護,故當一些病人在院住久了會對醫院的種種產生依賴,而不想離開,故有這放假的措施,目的是讓住院久了的病人透過休假外出重新找回住院前的昔日感覺,重新的去融入社會,同時間在康復科接受物理治療久了也可以真實的在街上走走,好好的實戰一下,也可籍此知道自身有甚麼不足,當再次在周一做治療時可跟治療師協商再作重點修正 (治療師們是在星期一至五上班,星期六日休息,故即使週末放假外出也不影響病人做物理治療。)

未說放假情況先倒帶一下說回之前為了應付這個放假而要求治療師特設的訓練,自接到醫生通知有得放假後,因家住唐樓,冇電梯要行樓梯,而行樓梯比行平路有着更多的要求,所以特別要求治療師給予一個上落樓梯的特訓,前文提過行路對腳的要求,基本上遇到的問題就不再提。對於上樓梯時重點不只在於腳,還要是成個盤骨向上引及移動,如果齋郁腳而不移動盤骨會好難上。古語有云「上山容易下山難」,而現代復健有云「上樓梯難落樓梯就難上加難」,前文提到每踏一步都要與柺仗同步,而當下樓梯時重心向前傾,這對於平行力不足的中風病人會有一定程度的害怕,害怕是因為腳與柺杖同步一齊落樓梯的一剎那,從右腳落時重心在左腳,此時左腳不是完全伸直,當右腳落時,其實一方面保持重心係左腳另一方面左腳要做的動作是膝蓋彎曲至近九十度但又不可到九十,這兩動作在一般人來說要同歩不難,但對我感覺已像玩跳樓機失重那樣,同時又外加一份站在高欄的懸浮感。右腳完全冇這問題,每到左腳都驚一下,一步一驚心就是形容這個。長氣點再說,請珍惜雙腳自由走動的幸福,也別抱怨上下樓梯時產生的疲勞,這感覺也不是理所當然的存在。休假前的一星期內,天天都在住院大樓的樓梯中上下移動,天天也在特訓。

 

第一次外出晚餐

好,回到休假情況,那年放假的周五,在下午晚餐時間就休假外出,第一次外出仲要坐輪椅,感謝老友廣平的幫手先推後搬上樓,如非有他的幫手,基本上係吾知點回家,而外出在街上行走的第一個問題是會有途人有意無意的去撞你,在醫院,所有醫療人員都會以病者為先,而所有設施也是以保護病者為先,而絕不會有人有意無意的去撞病人,但在街上就不同,有些途人或有心或無意的碰撞到拿柺杖人士,一到街上突然遇到這情況是萬分恐懼,要有一段時間去平伏,到上了當時東望洋的家後,稍作休息就下去等永哥駕的士來載我、媽、時任女友去台山食晩飯;在得知可以外出時,便相約了媽媽、時任女友、妹妹、廣平及其女友一起食飯,一來讓我感受一下街外的味覺,另一方面就是答謝老友廣平搬輪椅的忙。

在治療師訓練下,當時能只依頼柺杖不用坐輪椅也不成問題,但基於醫生未正式下令可「升呢」,故在病房一直仍是四輪形態,而未能用三腳形態在院內飄動,因此我外出休假的形態也是有輪椅的,而姑娘 (護士) 會外借柺杖給病人使用,而整個放假過程除了一出一入醫院外,其餘全部時間我也是靠柺杖協助步行。

好快就有外出的第二個問題,就是我這類病人完完全全不能順利乘搭任何的公共交通工具,首先的士,平時一般人在非博企區份想截到的士已經很難,而當一些拿着柺杖的人或坐輪椅的人想截的士就更像是一件「太陽環繞地球轉動」一樣不可能發生,往往在街頭見到,街中已轉線走了,又或者明明着了燈但看到「我們」便熄燈蓋旗。而巴士也是,雖然巴士一定會停,但是如果坐輪椅冇人幫忙搬摺輪椅,這個動作是妄想的,好啦吾使坐輪椅只用柺杖都上到,但是如果只得一隻手可用 (當時我的左手仍然帶手托沒有甚麼「功能」,只得右手又要拿柺杖又要想拿扶手就注定要在車內仆一次街)。還有就是下車必然緩慢,只是一隻腳下了車而巴士司機又即時開車,如果落得切吾怕被車門夾住是好彩,不然就隨時仆街頭落地或被夾住拖行。吾係跨張,差點被夾的情況確實發生過在我身上,不過不是這次。如非有幸於康復科結識到大一年的同類女病友,而剛巧她丈夫又是的士司機,預早預約了時間可載我們,不然吾使旨意可以坐到公交。

又說回那時星期五的情況,在坐的士到達食肆後,又遇到另一個大問題,就是去廁所還要是想大解放那種,基於我這類病人腳力平衡力和耐力都不足,如面對廁所不是坐廁而是蹲廁,基本上不用想可以去得到,而我們去的台山那食肆正好是蹲的,唯有行到去巴玻沙體育館的廁所才可解決,期間該路段整路,要兜大圈之時也份外打醒精神行每一步,只是短短百多米的距離已走到十分疲憊和波折。

攪了一大輪終於可坐下與家人友人食飯,在院吃多了院內的非人味道,總算重新找回有點久違的人間煙火。這又是一件值得好好珍惜及感恩的事情。在醫院嘗到的一切味道都不是味兒。

 

回到「家」的感動與不安

飯後回家,回到了當時已有兩個多月沒有回到的家,感覺是由開心感動到緊張不安。離開了兩個多月終於可再回到家實是萬般滋味在心頭,另一方面,貓咪們 (當時仍是兩隻貓咪之後再養多兩隻增至四隻) 也有兩個多月冇見,再次見面他們也覺得我有很大的轉變,先是拿着柺杖,其次是左手帶着了手托,他們會經常走到我左邊聞我的左手及舐我的左腳,有時除下了手托清洗手部 (手托是怎樣?請看前文:來吧!再一次用力把手抬起 間中要除下來清先,也讓手可休息一下。) 而正當我有此動作時,阿衛 (最親我的黑貓) 更會走向我左手旁並用其頭撞我左手手心,像是鼓勵我用左手摸牠頭頂般,因病發前,一直都是用左手撫摸他頭頂,右手揉他的下巴,那他就會表現得很冧的樣子,另外,之前當我躺在床上休息,阿衞很喜愛伏在我身上休息及一起睡覺,而那年星期五晚上我瞓在床上時他也伏在我身上,我看到牠的右眼有一大滴眼淚在眼角,不知是擔心我還是再見到我感動到哭,不過這是讓我感到十分窩心。

至於緊張及不安感是源自身體狀況不同了,即使面對舊有環境也要重新適應,最大不安感則來自加高了的床,及於廁所內加設了的欄杆。職業治療師會到各病者家進行家訪,期間會建議家屬會加建一些設施來協助病者的起居生活,一般是加高床墊可令病者不怕因床的高度太低而難於上落床,另外就是在廁所內及沖涼位加設了欄杆用意協助病者坐下馬桶及坐在沖涼椅後起身時可借力扶住,前者因平衡力不同了,加上對高度感覺敏感了,故躺在高了的床,感覺會像是坐上升到頂點的跳樓機而隨時落下「碌落地」;後者是剛好廁所的設計馬桶邊的欄杆及沖涼的欄杆也是自己左邊,要用右手拿自己左邊的東西是一件很影響平衡的事情 (如何影響前陣子發佈的文章已有說明,在此不重覆)。第一次第一晚的休假外出就是在這幾種心情下度過。

 

斜路 ── 遺忘了的訓練

到了星期六,吃個麵包呆在家再大膽地在家二足化周圍行一下,然後電話響起,媽媽打來問中午去飲茶嗎?地點在東望洋酒店內的中餐廳,反正放假都是呆呆留在家,不如外出行下,和時任女友一起落街由東望洋新街不是向皇都方向再再慢慢上斜向東望洋酒店行,而是選擇先去山頂醫院升降機到舊急診層出再經一條不太斜的斜坡慢慢三足化步行。前者是最正常路線,一條平路加一條斜路,一般人很快便行完,即使不習慣上斜,但也不會唔識行。原來唔行過真係唔知是可以唔識行的,因為在收到可以出外放假的通知後,只記着要上落樓梯而要求治療師提供上落樓梯的特訓,但我完全忘了圍繞東望洋一帶的全是斜路,第一次出外放假的第二日就有這個超級大考驗,未練習過行走斜坡,平路三足化的步行和斜路是兩個世界的事,先別說身體重心的轉向,澳門一般的路面都不盡是平路,馬路和行人路皆是,一條行人路的路面不是同一個水平,有高有低有凹有凸,推過輪椅的一定會知,而外借的柺杖是屬於雞腳那種,不是單枝 (後期是由雞腳進化到單枝),雞腳有五個分出來的小腳,如接觸完全平地係無問題,但如果接觸不完全平路就重心會左移右擺。由升降機到東望洋酒店的一段小路,在未知怎樣行的情況下,超慢超有耐性的遂步遂步秒速五毫米地移動,最終行了一個多小時方能到達和媽媽及契媽來個 late lunch。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成功挑戰一條半斜路,雖然腳都軟但卻令自己克服對斜路的恐懼,這點或者是令我以後喜歡跑斜路的其中一個伏線。在第一次外出後再回到治療室就要求加入斜路的特訓,於跑步機上行,將滑動跑帶的斜度調高再加重力就是了,由第一次放假到出院日前幾乎每周都有放假外出,也是每日在醫院練習三足化上落樓梯,跑步機斜路特訓。這兩個練習也是令腳康復得更好令人驚喜的重要一步。

 

找素的開端

下午接到好友廣平電話問有無節目,我回應說沒有他就說帶品茶和嘗素 (當時好友本身就已是一位愛品茶的長素人) 由於很難上巴士,於是廣平就走到我家門和我一起步行去品茶的地方,時任女友和好友一左一右的夾着我行,三人七足慢慢行到近白鴿巢的一間品茶店品茶,經介紹並認識了兩位新朋友 (品茶的茶友原來也是素友),品茶後再慢慢步行去聖心附近的素食餐廳找素,雖然以前曾有陪婆婆找素,但都有超過十多年沒再吃素,這次再找素,有很多新鮮感,原來好友當時已和其他素友在澳門周圍找素,也有一群組約齊齊找素,更分享所拍下色彩繽紛、款式多樣的不同素食相片給我看,當時已覺得很好奇 (這次和好友素聚會,絕對是令我變成素食者,更甚成為純素素食者的一個重要伏筆。好友當時所做的也正是我現在所做的事情,請容許我後文詳盡介紹。) 素聚後回家一段就嘗試坐巴士回去。

WhatsApp Image 2017-02-07 at 13.16.17

星期日基本上在家休息,因為之前兩日所行的路已夠多,星期日就在家拉拉手筋,自己抬下手或做下金光火焰旋風拳等練習。到下午就回到醫院物理治療康復科。(首次周日無特別節目,之後放假的日子都是陪時任女友周圍逛、更嘗試過過香港。) 這就是首次放假出外的體驗。

 

故事未完,仍然待續,多謝收看,祝君安康。

分享
上一篇文章狗狗健康與營養
下一篇文章
本是平凡人,但與 “風” 有緣,從 “風” 中跌下,破 “風” 而愈,迎 “風” 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