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過後

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終於曲終人散,雖然目前仍因為排名第13、14和15的候選人因為票數相差不到100票而需重新把3組的得票重點,但相信也不會影響選舉結果,也就是說經過總核算委員會計算和終審法院確定後,直選和間選的名單便正式 “出爐” ,而由特首委任的7位議員 (官委) 也將在公佈總核算結果的15天內 “揭盅” 。

 

選舉過後,9月初宣傳期兩週在街上遊走的宣傳車消失了,一條新馬路四輛同一組的宣傳車在播着不同段落的競選歌 “大合奏” 沒有了;網絡上突然出現的一班fresh user “潛了水” ,隨之而來原來一大批在討論區的 “抹黑” 又或 “力棒” 的新帖消失了;同時,滿手機的 “告急” 短訊又或 “拉票” 來電也隨着選舉結束而失蹤;身邊朋友也少了飯局邀請,一切彷似回復平靜,選舉好像就只是兩週宣傳期熱鬧一點,其他日子跟我們的生活 “扯不上任何關係” ?

 

今屆立法會直選可以說是有眾多 “出奇” 之處,首先就是今屆立法會直選的參選組別打破歷屆記錄,達20組之多,要記得哪個候選人是哪一組絕對不是易事;第二就是由於今屆競爭十分激烈,一般預計宣傳期間的拉票活動會是十分白熱化,但其實除了宣傳車和一些宣傳單張外,市面上未有濃烈的選舉氣氛,反而在網絡上的討論區則異常“熱鬧”,而眾多的 “競選優惠” ─ 平價或免費旅行團、免費聚餐、禮品包或入會優惠則早在宣傳期開始前已悄悄推出,款式甚多,任君選擇;第三則是選舉的結果,自澳門在1992年開始實行改良漢狄比例代表制的計票方法下 (即第一候選人可得投予該組全部選票;第二候選人得1/2;第三候選人1/4;第四候選人1/8,如此類推) ,20年來未有一組別能取得3個議席,今屆具鄉族背景的候選組別得票 “大躍進” ,票王的一組連取三個議席;相反,第四個 “出奇” 就是部分 “民主派” 和 “傳統社團” 背景的組別得票 “大倒退” ,票源損失近半;至於另一個報章連日也有報導的,就是今屆直選的投票率出奇地 “低” 了接近5%至55.02%,原以為新增的選民 (2009和2013年選舉之間) 達30,000人,當中佔較大比例為30歲以下的群組,將積極參與選舉,且傾向支持針對年輕人或中產的組別,但總體投票人數僅較上屆增加不足3,000。不單是 “晨早排隊投票” 的都是公公婆婆,如當日有去投票的讀者可能會留意到投票的人也以中老年人居多。也就是說,投票的結果更大程度反映了澳門中老年一輩居民的選擇。

 

為何年輕一輩選擇不去投票?可能這需要做一項深入的調查,但從身邊友人的 “路邊社” 消息,歸納起來主要是 “不知投哪一組” 又或 “沒有人可以投” 這兩大原因。很多朋友也說候選組別的政綱都是 “差唔多” ,又或 “唔知做唔做到” ?沒錯,20組的政綱驟眼看來是差不多的,但其實細心看一下也是有不同的側重點,例如當中有組別提出設立 “全民基金公司” 和 “全民博彩公司” 就吸引了不少市民的關注。至於政綱內容 “做唔做到” ,這確是難以 “未卜先知” ,不過澳門就是一個小城市小社會,公眾人物的一言一行很容易被 “起底” ,加上如是現屆議員的話,通過報章電視又或其他媒介,其表現大家心中也有一定的答案,使用 “排除法” 後或許也有適合的人選。

 

如若是真的 “揀不落手” 的話,其實投 “白票” 也是一種表達的方式,一定數量的白票也正正反映選民無法在候選人中選擇,所以投下白票並不代表投票者故意 “玩野” 呢!

 

當然,選舉過後估計為何不去投票的原因可能沒有甚麼意義,但立法會直選作為澳門市民暫時唯一能直接行使政治選權利的渠道,縱使在行政主導的政制模式下,立法會對政府監督的角色不能完全抹殺,不少議員也確實為市民出心出力 解決難題,雖然曾聽過有人把 “立法會” 戲稱 “垃圾會” ,然則我們就因制度的不完善放棄了我們的權利?澳門這小城不僅僅是我們 “搵食” 的地方,除非遠走他鄉,她的未來跟我們也就是唇齒相依!

 

16日清晨選舉結果公佈後,Facebook瞬間被有關選舉結果的留言 “洗版” 了,大家各有不同的表態反應,但願這些表態討論能引起身邊友人和年輕一輩的關注,對社會政治的討論不單是在茶餐廳又或網上討論區 “吹吹水” ,在來屆選舉能以行動投下神聖的一票!

分享
上一篇文章跳出新天地‧舞動回憶
下一篇文章FUNKIST- FUNKIST CUP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