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門,近年除了多了大批遊客外,也增加了不少外地來澳工作又或定居的人士,但是,在這些外地人口中,其實有不少就是為着另一半而來,堅守愛情的信念毅然放棄原來的工作來澳 “重新生活” ,不說可能不知,除了我們熟知的大陸新娘外,原來澳門也有一班來自台灣的過埠新娘,她們來澳有着甚麼樣的愛情和生活故事?正好趁着剛過去的情人節和元宵節給大家娓娓道來。

IMG_4425

ZA誌今期訪問了5位來自台灣的過埠新娘,她們有的來澳已接近10年了,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也有剛來澳門不足半年,僅能聽懂簡單廣東話單字的“新人”。

 

文婷:來澳3年多,現時在旅行社工作,以接待 “包團” (團體自訂行程) 為主

欣芹:剛來澳半年,在台灣是3D動畫師,原在中國電視公司,簡稱中視 (台灣第二家成立的電視媒體公司)  工作

Angel:來澳3年多,有一小朋友 (1歲) ,在台灣是櫃小姐,現為全職媽媽

芷瑜:來澳超過7年,現職英語老師

志薇:來澳近9年,結婚前在澳門的離岸公司工作,現為全職媽媽,有一小朋友 (9個月)

IMG_4421

台灣人最初來到澳門,其中一個最大的不適應定是語言。文婷便在澳門的語言推廣中心學習廣東話,也可能是工作關係,筆者聽文婷現在的口音,廣東話已是相當流利和標準,與最初的她跟 “老公” 外出和朋友吃飯時,只懂聽到 “阿嫂” 兩字便僅笑一笑已判若兩人!

 

學習的過程當然是艱難的,但其實也是一個有趣的經歷, Angel初到澳門的時候一句廣東話也不懂,而她的 “奶奶” (台灣稱 “婆婆” ) 也正好是一句普通話也不會,用了半年多的時間大家以身體語言溝通,而因剛來澳時最經常接觸奶奶,Angel的廣東話也是從她身上學習的,但因上一輩的老人家總有一點 “鄉音” ,所以最初到某快餐店點餐時,便將 “芝士” 誤說為 “豬屎” 。不過也因為 “焗住” 要快點學會廣東話,不消3個月Angel便能以廣東話作日常溝通了。

 

可能大家也會發覺,到台灣讀書升學很容易在當地展開戀情,除了最經常的港澳或僑生之間成為一對外,原來也有不少是澳門男生與寶島女生談情說愛,還開花結果呢!文婷和欣芹的情況正正如此。文婷的丈夫是她大學的同班同學,大一便認識交往,直至畢業後大家分隔兩地各找工作,經過4年 “空中飛人” 的生活後,他們決定選擇定居澳門。

IMG_4422

欣芹的丈夫與她也是美術系的同班同學,兩人在大三才開始交往,畢業後因澳門的工作環境較佳男方便回到澳門找工作。事實上,在台灣,大學畢業生現時的工資水平僅約22,000台幣 (不到澳門幣6,000元) ,而幾乎每隔兩個月便飛台灣一次,如是者幾年的時間也就讓他們來個了斷 ─ 結婚和欣芹來澳定居。

 

澳門與台灣雖然僅個多小時的機程,但畢竟在台灣人心目中對澳門的認識並非很深,而最初她們隻身來澳 “嫁人定居” ,家人的反應如何?

IMG_4417

文婷給我們說出了一個可能是 “很多阿媽” 心中的一個小秘密。當文婷要告知爸媽將要嫁到澳門,她的媽媽可真接受不了,還告知原以為異地情的時間和距離將讓他們感情變淡而分開,文婷回想也覺有點驚訝: “沒想到會這樣啊!媽媽跟我的男朋友相處十分融洽,也待他很好,原來她心中有這個想法呢!” 幸好文婷的爸爸支持她的決定,終於經過一輪遊說溝通媽媽也就 “OK” 了!

 

欣芹則因為爸媽在高雄居住,而她在台北工作,所以父母也習慣子女在外,相對較易接受她到澳門來,但其實結婚前欣芹只來過澳門三次,第一次是大四過來旅行;第二次是跟男方的親戚碰面;第三次便是註冊了。

相較文婷和欣芹兩位屬 “後來者” ,芷瑜和志薇可謂是“先行者”。芷瑜 2006年便來澳工作,而志薇則更早於2005年,不過她們並不是以 “新娘” 的身份來澳定居,芷瑜的先生原來在台灣工作,後來才回到澳門當公務員,最初芷瑜是以 “試水溫” 的心態過來澳門看看是否能適應澳門的生活,年多後才決定結婚和定居澳門。

 

志薇的情況也有點相似,她最初畢業後在大陸工作,後來因緣際會在澳門的離岸公司工作,雖然她也早在大學便認識她的先生,可是最初也沒有預料到會在澳門結婚和定居,不過也就因為先來澳工作,而公司的同事都是本地人,也就讓她 “速成” 學會廣東話,婚後有一段時間幫忙先生工作,之後幫忙一間本地公司開設有機健康食品連鎖店,目前就專心照顧小孩離開職場。

 

Angel的故事可真有點像電視劇或電影的情節,在網絡結識在澳門從事IT工作的先生,主要也靠網絡和手機聯繫,經過兩次在台灣與 “他” 碰面後,認定了他就是 “對的人” ,認識不足半年便決定隻身飛來澳門 “賭賭看” ,就這樣留在澳門已3年多。

 

除了語言外,台灣新娘來澳門最不適應的是甚麼?原來芷瑜跟Angel其中一個最不習慣的地方是 “生活太無聊” 。因為在澳門一切也是 “重新開始” ,最初的一段日子到處逛逛,跟男朋友或先生總是在一起,當然甜蜜,芷瑜還說: “最初覺得澳門這城市也挺大呢!” 但後來當另一半上班後,天天待在家裡日子便 “很難捱” 了,且生活圈子狹小,幸好的是芷喻很快便找到一份在中學教書的工作,而Angel則因喜歡攝影,閒時拿着相機到處拍拍解悶,Angel還有另一番的體會: “以往看到一班外地既家庭傭工 (俗稱:賓賓) 聚在公園聊天、唱歌,分享着家鄉美食,感覺有點怪怪的,原來當自己移居澳門後才發現他鄉遇故知,一班 ‘台灣幫’ 在一起是多麼快樂的事情,還能透過分享家鄉食品一解鄉愁。”

 

原來雖然我們澳門人大都很喜歡台灣的美食,但對她們來說澳門的美食未必讓她們心動。 “在台灣早餐很多時都是吃土司、蛋餅等,花樣挺多,但在澳門選擇卻較少,且都是主食的粉麵居多。” Angel解釋說,而欣芹也表示初來澳門對本地的飲食習慣確不太適應。

 

另一方面,文化差異也是她們在澳定居的生活 “障礙” 之一,而新婚後便與奶奶同住的文婷則更要面對 “雙重” 的適應,因為文婷的奶奶超過70歲,思想相對傳統,而老人家也多具固有的想法,所以在初期的生活上也就有一些磨擦,而Angel則對澳門的家居厠所一般沒有擺放 “垃圾桶” 感到詫異 (但筆者卻也在想原來家居也會在厠所安放垃圾桶嗎?) ,在巴士上佔着 “優先座” 又或不讓座的行為也令Angel有所氣憤,而澳門欠缺大型公園又或讓小朋友 “走動” 的地方也讓Angel有點懊惱……加上澳門的教育問題也成為Angel和志薇兩位母親的煩惱根源。

 

澳門的家長大多希望把子女送進幾間 “名校” 就讀,因此要 “贏在起跑線” 便需要想盡辦法在幼兒園把小孩 “擠” 進去,對於在澳門需要通宵排隊又或東奔西跑才能進入托兒所和幼兒園,兩位媽媽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文婷解釋在台灣,正規教育前不要求學習很多東西,在小學和中學也提出 “快樂學習” 的概念,故此,Angel也正想着兒子大一點是否需要送他回台灣接受教育。

 

而對於仍未有工作的欣芹,找工作則是她目前的首要目標,可是,當然澳門經濟結構單一,看到另一半在回澳後找到的工作與學習背景無關,加之澳門缺少網絡求職的途徑,仍是用買報紙打 “O” 和 “X” 的模式,又或透過 “熟人” 介紹,也就讓過往從事動畫製作的欣芹不得不有所憂心。

 

雖然澳門似是有不少的 “缺點” ,但5位過埠新娘也早視澳門為她們的一個家,所以也努力適應着澳門的生活。文婷說: “因為報讀了導遊的課程,對澳門的歷史文化有所認識,漸漸了解為何 ‘澳門人’ 或 ‘澳門社會’ 會這樣那樣,也懂得欣賞澳門的 ‘美’ 。 “過往可能會想為何澳門在某某方面如此落後……但在這兒定居生活也就不能僅用自己原有的理念和想法作標準。” 文婷有所補充。同樣地,志薇也看到澳門 “小” 的好處, “交通或通勤的時間省卻很多,也能更容易相約朋友聚會” 。

 

Angel也十分認同在外居住往往很容易與原居地的生活作比較,而經過細心觀察,她也發現一些 “澳門人” 的壞習慣也不是人人皆是,例如說話很大聲,並漸漸發現澳門人的一些 “良好” 特質, “我覺得澳門人的脾氣都很好,包容力較高,不會隨便投訴或批評,或許就是大家都希望‘好來好去” ,而她也發現原來澳門人的英語能力較台灣為高, “有些對生活或澳門覺得‘不妥’的地方先自行看看自己能否作改變適應,而我的先生是一個十分正面的人,總能給我正能量” ,Angel樂觀地訴說着。

 

芷喻補充說: “當初也沒有想到能留在澳門7年之久,不過也就與另一半相互努力,已適應了婚後與男方家人同住和在澳門的生活” 。而文婷雖然最初不時因為奶奶的說話而感到不快,但她也像理解澳門文化背後的歷史因素般明白了長輩的一些想法,並與先生仍保持着像10年前初相識的熱戀階段。

 

從歷史來看澳門一直就是一個華洋共處的城市,澳門人也擁有多元包容的優良傳統,但願除了澳門的老店和特色店舖能在經濟高速發展下保留外,我們固有的人情味和包容特質也能傳承下去,在5位寶島女生努力適應澳門生活的同時,我們也給予外來定居澳門的 “新鮮人” “家” 的溫馨感覺。

 

P.S. 當發現身邊的奇人奇事;有趣玩意又或特別的社會動態,歡迎與我們聯繫 (zamag.net@gmail.com) ,分享你們的故事和所思所想!

分享
上一篇文章財經我見 之 春節回澳有感一二
下一篇文章盧九花園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