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跟你說,有一個成年男人在32歲時中風,最嚴重的時候左邊身全癱,手腳全然不能動,然後在35歲時正忙於應付各大馬拉松,你會認是mission impossible?定或從口中已諗出一句 “痴線?” “天方夜譚?” “咪玩啦!” “拍戲嗎?” “邊有咁嘅人?” 但事實時確是有這個人,而這個人正正是為看文字的你奉獻上心意,將這心意轉化為不太靚的文字獻醜一下,供大家茶餘飯後說說笑笑的話題。

 

這個人曾經也和每個正在看這些粗疏文字的你、妳,您一樣,只是一位平凡人,同樣地經過年少的青葱歲月─ “踢下波”;“追過女仔”;“鍾意食野”,讀完書跟着出來工作,就是一個十分普通的按 “一般劇本” 時序發生的經歷。

 

但在30多歲大家都正在努力工作,或事業有成,又或一些已結了婚生了孩子家庭美滿的階段,我這個人便曾經歷中風癱瘓而現在又忙着訓練馬拉松的日子,我就是一位中風病患康復者,而在說我的康復故事前先說明一下,四年多的康復過程實在有太多事情發生,現要濃宿成這篇幅,有很多的地方未能詳述,在此先交出本人的依貓:kuroisimpossible@yahoo.com.hk。如果在看完本篇文章後仍想知道更多,可以透過電郵私下inbox 及透過依貓交換臉書資料也可以。屆時可以還原 “足料無刪剪版本” 給大家。

 

時間倒帶回到2012年1月29日,那天需要返 “早8”,於清早6時多已起身,跟着就像平時一樣梳洗換衫,一直沒有異樣,直到坐下來穿鞋的一刻,突然左身出現麻痺,然後眼前突然如鎂光燈一閃出現強光便開始失去意識暈倒下去。當時的女友立刻召喚救護車把我送往山頂搶救,在急診區,意識模糊半夢半醒之情況下被醫生證實是突發右腦內出血,血塊出現在右腦近腦幹位置,是為出血性中風,而因血塊壓着了控制左邊身神經,故初期是左邊身全癱。癱瘓的定義是你身體上雖有這些部分,但完全不能自主控制,“郁都郁吾到”,所謂的 “石屎手石腳” 就是這意思,或者可以說是從意識上開始沒有了左手左腳。

 

故事未完,仍然待續,多謝收看,祝君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