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卡坦島》,口才逞英豪

201225P1高光時刻廿五載的卡坦島

於過去十年,若說「雙卡」,多數人會想到「雙卡雙待」——手機。明顯我們要談的不是手機,所以時間得繼續往前回溯,那是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桌上遊戲在華語地區方興未艾之際,「雙卡」指的是兩款入門遊戲,《卡卡頌》——和我們今天聊到的《卡坦島》。

延伸閱讀:桌上旅行,環遊世界——法國卡卡頌

初到貴島的拓荒者 Kevin 述說了其間的見聞:「知道《卡坦島》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當時沒有緣份一玩。近日終於能夠體驗這款知名桌遊,果然名不虛傳。我覺得最有趣的地方,是當建好了城鎮,等著坐享當中的資源時,大家就是擲不到能收獲資源的點數,又或者資源點被強盜脅持,導致如意算盤打不響,心裏乾着急,從而在煎熬中享受着卡坦島的樂趣。」

《卡坦島》面世,缺一段懷才不遇的故事鋪陳,高光時刻廿五載,「威水史」甚至用金聲玉振去形容也不顯誇張;既因為它接連拿到了德國年度遊戲獎(Spiel des Jahres)和德國遊戲獎(Deutscher Spiele Preis)的第一名,更由於它打破了過往玩家們同桌遊戲卻各自為政的局面,將原本可有可無、玩家之間的談判擢升成為拓荒者能否存活、經營下去的一齣重頭戲——更好的談判,雖不能直接成為贏得遊戲勝利的鑰匙,但樂於談判會讓玩家獲得倍於遊戲本身、真實與人交往的豐富趣味。

201225P2《卡坦島》打破了過往玩家們同桌遊戲卻各自為政的局面

家裡的桌遊官阿康分享了他在島上的考察成果:「《卡坦島》是我接觸相對比較久的桌遊,我曾經多次跟家人一同遊玩,是款由淺入深的闔家歡桌遊。『一磚一木起條路,磚木禾羊又一村』的韻語給我留下深刻的第一個印象,它幫助玩家將基建類材料都記起;至於遊戲的得分方法分兩個方向,一為基建型,一為發展卡──不得不說的是遊戲長久的歷史,讓它擁有不同的擴充玩法;雖然遊戲有所謂『運氣』的成份,但是基於交易基制下,運氣好不代表就能贏下遊戲,因為玩家可以用溝通技巧聯合眾人,一同封鎖高分玩家的後續發展,所以『口技』好,會令你的對局變得有利,甚至反敗為勝。」

與其他放玩家自給自足、自力更生的桌遊不同,《卡坦島》允許玩家在指定階段通過談判以交易手邊的資源——這就給遊戲提供了無限大的創意空間了。談判這事,可以從無限多的角度切入,正面進攻的曉之以理,細說當年的動之以情,除了有效外——有趣成為了人與人之所以社交的重要紐帶。

201225P3《卡坦島》擁有眾多擴充玩法

今年是《卡坦島》發布的銀禧之年,除了為人們津津樂道的各種版本和擴充外,它即將要推出擴增實境遊戲《卡坦島:世界探險家》(Catan: World Explorers)了。在Niantic(為爆款遊戲《Pokémon GO》的開發商)所開發的這款遊戲裡,玩家將結合行走方式來蒐集資源、與其他玩家進行交易,透過建造擴大自己的地盤進而取得遊戲的勝利。

今年除了是《卡坦島》的銀禧之年外,同樣是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的一年,為了鼓勵人們留在家裡,設計師和出版社推出了遊戲的迷你擴充「WeStayHome」,讓強盜放下屠刀、回饋家鄉──犯罪集團回頭是岸,為籠罩在疫情陰霾下的人們添了一絲暖意。

201225P4打家劫舍、令玩家蒙受損失的強盜

《卡坦島》的交易讓遊戲變得趣味盎然,但伴隨交易亦衍生出種種糾紛,一位卡坦島上的領袖Corydoras 反映:「在玩遊戲中,『放輕鬆玩』很重要。我並不是說該放鬆到讓能夠勝利的心情消失;我說的是需要融入遊戲裡,做遊戲要求我們做的事情──執行那些讓自己獲得最大優勢的行動,這對我來說最具挑戰性。過度關心他人的感覺,會使自己嚴重失敗;當我為了避免別人感到難過,採取了次選的行動,到頭來令到自己為那行動感到可惜……坦白說,這次玩《卡坦島》感覺壓力很大,但我學到超多。幾乎可以確定下一次玩《卡坦島》可以玩得更投入、更有自信心。」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Corydoras

桌上遊戲作為一種文化媒介,它引領玩家來到了彼此之間的「生命時間」──人與人在桌旁交會、貢獻出獨一無二的經驗與才華,撞出了看不見的化學反應並稍稍改變了人生往後的軌跡。

201225P5口才逞英豪,逐鹿《卡坦島》

延伸閱讀:《卡坦島》迷你擴充「WeStayHome」(

分享
上一篇文章抗壓有法
下一篇文章嚴謹設定全新角度詮釋時空旅行 ——《天能》
曾任職閱讀推廣員,與孩子共讀超過一百本繪本。先後畢業於澳門大學(獲學士學位)和臺北藝術大學(獲藝術碩士學位),喜歡閱讀,熱愛桌遊!近年創作繪本《蝴蝶谷》,劇本《時先生與他的情人》獲得2018年多倫多劇評人大奬評為「最佳年度新音樂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