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未知的南意之後……北意番外篇 (一):比薩、盧卡

十天的南意普利亞大區之旅,就在巴里機場結束,乘著機場關門前的最後一班飛機,我回到了那個熟悉的比薩。

DSC_6968
幾年前後,比薩的奇蹟廣場已經變得井然有序。

比薩是我這趟旅途的中轉站,來來回回,我在半個月內先後踏足此城三次,而此前,我又曾造訪三次。比薩從來都很少吸引我的目光,她沒有米蘭的繁華,沒有佛羅倫斯的浪漫,也沒有羅馬的威嚴;除了那個誤打誤撞斜掉的比薩塔,世人大概對比薩沒有更多的了解,至少我曾經如是。

20160902_234154
沒有到比薩斜塔拍照,真的不算到過比薩。

比薩建城已久,單看奇蹟廣場(Piazza dei Miracoli)上的主教座堂、比薩斜塔(鐘樓)、聖若望洗禮堂、洗禮堂墓園,都可以想像得到比薩從前是如何雄霸一方,成為最先獨立的城邦。城邦幾歷浮沉,不過或許正是因難逃被吞併的命運,今天的比薩城才沒有變成商賈買賣的商城。

抱著「入屋叫人,入廟拜神」的心態,我又再次來到奇蹟廣場。上一次到訪比薩時巧遇扒手,令我對此古城的印象留下污點。但看得出經過當地政府的整頓後,奇蹟廣場周邊已經回復井然,專門找遊客下手的扒手小偷好像已經不復見。

我常告訴那些時間緊迫的遊人,遊覽比薩兩小時就夠了,完成以上行程,就可以再往別城。但畢竟我來來回回的逗留在比薩,也應該找別的樂子。於是,開始了我的小眾行程。

DSC_6985
Tuttomondo 是 Keith Haring 少數在室外的永久作品。

在比薩火車站附近的橫街上,隱藏著一幅美國著名藝術家 Keith Haring 的壁畫:「Tuttomondo(整個世界)」。據說 Keith Haring 對比薩這城一見鍾情,所以便在這裡作畫,也有說是一位在紐約的比薩學生促成此事。壁畫上有三十個圖案,各自代表著一種形式的和平,有眾志成城、有天人合一、有舐犢情深……

DSC_7259
比薩大學的學生可以免費進入這座植物園,在草地、花園裡溫習,也是一種樂趣吧!

比薩除了是遊客之城,也是大學生之城。比薩大學是意大利最著名的大學之一,創於1343年(官方創校時間),著名校友包括物理學家、數學家、天文學家及哲學家伽利略。大學的建築散落在城內各處,其中,植物系就在奇蹟廣場的不遠處,擁有一個始於十六世紀,歐洲最古老的大學植物園。植物園內有各式花園和溫室,種植著來自六大洲的花草樹木。

DSC_8570
右邊的高塔就是圭尼吉塔(Torre Guinigi),其特別之處是塔頂種了幾棵冬青櫟。

比薩城周邊也不是沉悶的。血拚愛好者可以到佛羅倫斯大開殺戒,想看未被大批遊客蹂躪的建築物,就可以到盧卡(Lucca)。

盧卡也是托斯卡納大區的一個古城,建城已經超過二千年,中世紀曾因絲綢貿易而興盛起來。盧卡城內,圓形競技場廣場、總督府、圭尼吉塔(Torre Guinigi)都頗具特色。奈何我到訪盧卡的當天,下著傾盆大雨,只能草草走過盧卡城城牆、主教座堂和塔樓。其實托斯卡納大區,我還是有很多未到訪的地方。

話說,盧卡城是我的 Plan B,本來的 Plan A 是在比薩或盧卡市郊玩滑翔傘,都是天氣的問題!

Untitle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