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舞對大家來說會是甚麼的模樣?一班美少女穿着民族服飾在玩羽毛扇或絲帶?近年不時聽到 “舞蹈劇場” 的又是甚麼樣的東西?一個在澳門成立已超過20年的舞蹈團,由最初單純教授推廣中國傳統舞蹈,到現在 “多條腿走路” 涉足 “舞蹈” 與 “戲劇” 相結合的 “舞蹈劇場” 又會是怎樣呢?一套沒有主角,旨在勾起我們回憶的舞蹈劇場又是如何?今期ZA誌我們訪問了紫羅蘭舞蹈團舞蹈劇場《I and Me自與己》的創作總監之一及編舞Jacqueline和一班創作演出者,跟大家一起 “舞動回憶” 。

單純從劇名《I and Me 自與己》大家或許未必了解故事的內容,其實故事的靈感源自法國的一部暢銷小說《被偷走的十二年》,該小說描述女主角一夜間失去了過去十二年的回憶,所能記起只能停留在十二年前的一個夜晚,就在她去尋找 “被偷去的十二年” 記憶的同時,她重新認識自己,發現原來現在 (十二年後) 的自己跟過去的自己已是截然不同的人,人生能重來選擇嗎?而《I and Me 自與己》這個劇也是從回憶出發, “回憶是過去的缺失” 帶出了劇場的開端,那回憶為何是缺失?我們又是缺失了甚麼?前陣子鄰埠政界流行的一句名言 “感情缺失” 是否又是此劇的 “缺失” ?當然,這 “缺失” 僅指 “失去” 的意思,Jacqueline表示:“《I and Me 自與己》這劇希望帶給大家一次回憶之旅,讓大家回到過去,重拾、經歷、認識我們的回憶” 。

 

那筆者心中又有疑問,那為何要回到過去的記憶?Jacqueline解答道:“其實回憶就像我們的背後靈,它無時無刻都存在着,可是我們有時總會試圖把一些悲傷、不快樂的回憶隱藏,又或迴避,但事實上若我們重新面對我們的回憶,而當中我們的生活經歷,各種點滴,甚至是一些我們不曾為意的事情,原來也是重要的,從另一個的角度看也可能快樂的,讓我們在不知不覺間成長,成就今天的自己。”

作為回憶,每個人對它的想法可能也不一樣,所以在創作的時候,Jacqueline表示她們 brain storm了好一段時間,“大家把對回憶的看法說出來,就這樣從一個小說中的靈感一直延伸至整個劇的創作,所以那是大家的集體創作” ,也就這樣,Jacqueline雖然是《I and Me 自與己》的創作總監之一,但她也會參與演出,而台前演出的舞者,其實也是創作者之一,角色同樣重要,没有主次之分。

 

相信大家過往都曾觀賞過舞蹈表演,為她們的優美姿態或高難度動作驚嘆讚美,單純從欣賞的角度享受表演者的演出,但就像《I and Me 自與己》這舞蹈劇場,觀眾不少是帶着疑問進場,觀看着的時候腦海可能不停的思索,結束時又或帶着更多的不解離場,其實這也就是舞蹈劇場想給觀眾帶來的反應,那舞蹈劇場跟一般舞蹈表演有何分別?這個問題創作者/演出者之一,也是《I and Me 自與己》台前演出中唯一的男士Bobby給我們解釋:“以前的舞蹈注重舞者的訓練,有指定的動作和要求,而由德國著名舞蹈家和編舞者Pina Bausch創立了的 ‘舞蹈劇場’ 則打破了過往舞蹈的表演形式,她強調 ‘我在乎的是人為何而動,而不是如何動’ ,所以舞蹈劇場注重表達舞者的動機,就像戲劇般訴說出來。” 當然,舞蹈劇場不是平時我們所看的電視劇一樣只需我們 “接受” 而已,它希望給觀眾帶來 “反思” ,所以觀賞舞蹈劇場也就不單純是娛樂的一種,而期望大家也能投入其中。

也因舞蹈劇場重視與舞台的效果和展現形式的多樣化,把舞蹈結合多媒體的運用已成為了趨勢,在《I and Me》中也透過燈光、文字、影像等強化穿越 “追尋” 回憶的過程,事實上,Jacqueline也介紹舞團作品的表現形式漸漸傾向舞蹈劇場的方向發展,“我們也跟不少劇場導演合作,向其取經,特別是學習如何透過戲劇的手法處理如場景轉換的問題” 。

 

作為一個以中國舞 “起家” 的舞蹈團,傳統中國舞如何跟舞蹈劇場給合?就在紫羅蘭舞蹈團踏入她二十芳華的時候 (2012年) ,Jacqueline介紹她們創作了《紫‧咁形》,透過舞蹈劇場新的表現形式反思一直以來的發展方向,在舞蹈劇場的表演中滲入中國舞的元素,也就這樣,開創了紫羅蘭舞蹈團新的表演路向。

 

但就在邁進新方向的同時,紫羅蘭舞蹈團也致力推廣傳統中國舞,特別是針對小朋友的小小舞者,“我們基本每年會編排一個節目給學生表演,分享他們努力學習的成果,這也有助家長了解小朋友的學習進度” ,另外,Jacqueline表示她們也會派出團隊參加一年一度的拉丁大巡遊,透過不同的演出機會增強他們的舞藝外,也建立對舞蹈表演的自信。

就是這樣,傳統的中國舞蹈團也就隨着社會的轉變而向多元路向發展,如何能把傳統技術與現代趨勢相結合或許是當今藝術創作者所必須面對的難題。而舞者透過不斷的創作、演出、嘗試,了解自我的長處和不足,探求自我的合適路向,也就是慢慢的蛻變成長,面對─認知─行動,這其實跟我們在人生途上的跌跌碰碰,尋尋覓覓並沒有太大的差異,而更重要的是,我們需懷有感恩的心,就如《I and Me 自與己》所帶給大家的一個信息─  我們需感謝過去的每一個回憶,因它的拼揍成就了今天的我。

後記:想一睹一班青年舞者跟大家一起尋覓屬於自己的回憶,就別錯過紫羅蘭舞蹈團為大家帶來的 “澳門製作‧本土情懷” 澳門基金會市民專場《I and Me 自與己》,演出日期為10月6日(日),地點是文化中心小劇院,可到廣星售票網購票。而想了解更多有關紫羅蘭舞蹈團的信息,請瀏覽https://www.facebook.com/VioletDanceCompany

 

舞蹈劇場《I and Me 自與己》─ 拾取記憶碎片  填補角落缺失

簡介:

回憶是過去的缺失,無論是那段回憶,那個缺失,最終都會成為懷念,讓我於最美好與最悲愁的空間游走,展開一段回憶之旅。現在的自己在角落裡尋找過去的缺失,拾取埋藏已久的記憶碎片,拼湊過往,尋得了失去的時光。一些看似無意義的過去、不曾注視過的人或事、甚至,重新發現了自己,那將會是另一次沉溺?還是放下?

 

創作總監:黃婉紅、黃筱淇

編舞/演出:黃筱淇

創作/演出:李雅德、梁雪晶、楊曉婷、鍾慕玲、梁兆富、陸文寶

 

分享
上一篇文章森遊記
下一篇文章選舉過後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