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料舞俠一品鍋 —— 舞蹈音樂劇場《女俠無用》

FbCover3_820X360-logo

澳門舞者工作室近年呈現了多個劇場作品,嘗試將街舞與戲劇情節結合,17年更開始推出年度的大型舞蹈音樂劇而為人認識。繼前年《也許有一天》和去年《我係歌手》匯聚歌舞演的精彩演出,今年再接再厲,4月公演全新的年度音樂劇作品《女俠無用》,第三度由台灣的劇場工作者陳巧蓉編導,澳門來自舞蹈、歌唱、演藝界別的表演者聯袂演出。

《女俠無用》是一套輕鬆熱鬧的武俠喜劇,故事講述擅長舞刀弄劍的英氣女俠,遇上琴棋書畫樣樣皆精,唯獨不諳武功的柔情文弱書生,兩者性格極為反差,偏偏命運捉弄使他們交換了靈魂,對於不屬於自己的身體和身份互不適應,笨手笨腳之中妙事笑料橫生,更在代入對方之後多了諒解,互生情愫。後來二人意外開罪了使人聞風喪膽的邪教教主,面臨生死危機,更將故事推向高潮。

 

百味集成一桌盛宴

舞蹈音樂劇將豐富劇情結合精彩跳唱,可以是一場令人目不暇給的多感官式盛宴享受,可惜備受資源和市場所限,這類型的演出在澳門比較少見。的確,打造一個綜合舞蹈、戲劇、音樂三大藝術領域的表演是一件頗具難度的事,編導在三方面需要一定程度的涉足,既要讓每個範疇獨當一面,又得互為有機結合,避免顧此失彼,但本劇的編導十分樂在其中,也許混搭的衝撞和消融一直是她透過其作品想要實現的化學效果。

來到第三齣的年度音樂戲,編導大膽將古代的背景放置在音樂劇之上,卻強調要以用現代化的手法呈現,例如服裝是一個有趣的看點,以古裝為基底,帶現代搭配,有角色背上P字頭的名牌包包,有的則戴著墨鏡出場,要做到傳統且時尚,搞笑到位而又非不倫不類,的確令人期待。

武俠題材的優勢是可以使用舞蹈呈現打鬥場面,問到編舞是否工作室成員熟悉的街舞,他們想了想說,更貼切的應該是結合舞蹈的肢體動作吧,所以今次編舞方面又是一個集百家大成的體現,並非單純一種舞蹈門派,反而是多種舞蹈结合武打動作,既有動感亦講求美感。

豐富的材料使我有點應接不暇,那是否可以理解為中國風的舞蹈音樂劇?原來亦不然,編曲會有一些中國風的元素,但是整體來說還是追求混搭且跳通,有中國的樂器,亦有西方舞台劇的表現形式,中國風格和古典風格從中流通交疊。

《女俠無用》給予觀眾視聽覺的飽足感是無容置疑的,好像一品鍋,裡面的食材和調味千種百樣,幾乎甚麼口味都給囊括,而如何將似乎不相干甚至有點相排斥的都渾然一體,甚至調較出獨特而易入口的味道,讓口感豐腴有層次又不膩,這也許是編導的野心所在,亦是我更想從此劇看到的烹調功力。

 

演員唱跳演各懷絶技

來到第三套音樂劇作品,《女俠無用》既有舊班底,亦添加了新血。演員有舞者、歌手、演員,領域迥然不同,各有專長,以往每個角色大抵只需在自己領風騷的界別各司其職,擅演的力揹劇情的推進,擅唱的只管扯嗓嚎唱,擅舞的幾乎都是領軍整支舞蹈。編導說前兩年建立了合作默契和信心,所以今年野心特別大,想做更多的嘗試,為了歌舞演三個部分更加交融貫通,今次演員都不能再「各有各忙」了,而是要跳出自己的舒適區,做每方面的嘗試。

第一次參演工作室音樂劇,飾演書生一角的梁展鴻(Endy)坦言,演員出身的他,過往接觸的題材大多寫實嚴肅,今次卻需要表現更多的娛樂性,而且兼顧以往很少接觸的歌舞元素,對他而言,以往的戲劇表現比較靈活而且當下萬變,但呈現一個舞蹈場面,卻講求規格,連走位的步數和步距也要認真斟酌,一些京劇或是戲曲的動作更要調整到一絲不苟,如何在歌舞演三者之間找到一個處理的方法,技巧上既有可觀性亦能充分表現情感,對他來說是最好玩的事。

飾演女俠的歌手馬曼莉(Mary)一直有參演工作室音樂劇的演出,亦累積了不下十套舞台劇的演出經驗,相信今次的表演對她來說並不陌生。至於談及最大的挑戰,原來是她和男主角本來並不認識,但為了靈魂交換的情節,卻要在短時間之內瞭解對方,觀察彼此舉手投足的姿勢神態,然後在劇中後半部分演活對方的「靈魂」。

另外一個重要角色,可謂由杜俊瑋(Filipe)飾演的大反派邪教教主,角色的出場主宰了逆轉氣氛的關鍵,從輕鬆搞笑過度到陰森恐怖,甚至甫出場就要讓觀眾由捧腹大笑瞬間屏住呼吸緊張起來,光是造型和台詞並不足夠,為了好好演繹角色的氣場,連笑聲也要揣摩好久。雖說Filipe是歌手出身,但舞台劇的歌曲跟流行曲在唱腔上始終有所區別,為了表現角色的低氣壓,唱腔需要低沉有力,一路變奏,這是流行曲裡少見的唱法和鮮有到達的音域。

說到培養情緒,眾演員都不約而同開Filipe的玩笑,原來他平常是一個喜歡熱熱鬧鬧開玩笑的人,然而今次飾演的大反派卻是個偏執怨恨的角色,令人望而生畏,平時喜愛跟團員們打成一片的他,今次排練卻要瑟縮一角默默培養情緒,反差令團員們都忍俊不禁。除此以外,外觀看起來斯文乖巧的歐陽兆樺,卻在劇中飾演凶巴巴的小混混,可謂完全只能用強演技制勝;而全劇年紀最小,還沒有中學畢業的 Jennifer,說話時的表情還總是帶點清澀,卻在劇中出演一個開口就罵的地盤工人。編導稱,選角方面的確有刻意安排演員們飾演一些跟形象有大反差的角色,想看看大家底層的潛能還有甚麼,也希望令台下曾看過他們以往演出的觀眾,能感到耳目一新。

 

飽足眼球也敲問內心

一道精緻的盛宴可以只為填飽肚子,但作為總廚的編導當然不甘於此,味道之餘她更講究營養,當中劇名可見端倪,「無用」似乎指向了「女俠」,但也有「百無一用是書生」的說法,可見也有暗指書生的意味,誰「無用」誰「有用」,這曖昧是編導留給觀眾的思考空間。

編導坦言想創作一個反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故事,雖然社會進步,表面上兩性平等,但關於男女的既定想像始終存在,例如很多時女性的工資還是低於男性,或是認為男性帶孩子是不爭氣的事。當然,有些劇本已經處理過這個課題,很多更是激烈且嚴肅,所以她嘗試用一個喜劇和充滿想像的方式,說出時下社會,女性有時要成為自己喜歡的樣子還是很困難,而男生一旦表現得「女性化」也容易被「社會」欺負。古裝本來就是一個男權主義的世界,故事都有武功高強的男主角,即使是會武功的女生,也是用相當男性化的形象呈現,但劇中的武俠世界,卻要來個大反轉,固定的英雄救美不復存在,甚至出現美救英雄的情節。誠如編導所言,劇中融合了很多觀賞性強的元素,以喜劇呈現,中間又有恐怖情節,追求豐富而且高潮迭起,讓觀眾看得「津津有味」,易入口,亦容易消化,也不過是想在最後亮出一面澄明的鏡子,讓觀眾照見自己,也照見社會。

 

想買票或了解更多:澳門舞者工作室

 

採訪及撰文:哈皮因

分享
上一篇文章草莓鼻
下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92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