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6日,我約了住在東京的陶藝師Megumi Hori。我跟她認識於Instagram,後期在Facebook上交流。今次Megumi帶我去了她父母的家,是一間三層的獨立屋,參觀了在頂樓的工作室;對我來說什麼都很新鮮,很有趣。

 

在日本,你會發現日本人對餐具文化都比較講究;一頓飯,由茶壺茶杯、前菜小牒、主菜鍋、甜品杯等都會用到不同的瓷器、玻璃及漆器。如上期《圖解日本陶瓷器入門》講到,他們相信不同的容器絕對能增加食物的美味,豐富生活。Megumi就是喜歡那餐具文化,便在中學期間選擇修讀陶藝。

 

翼:在完成學業後,由工作到結婚,再到生育了兩位女兒,您都已經沒有接觸陶藝。那為何某一天,您又會想起去做陶藝創作呢?

M:因為在帶女兒的時候,突然想到要跟她們一起去做些什麼,便想起了陶藝創作。相信這樣的親子活動必定會很有趣!

 

翼:陶藝能帶給您什麼?

01

M:它絕對令我的生活帶來了不少的色彩。我會跟我的女兒、我的朋友及他們的子女一起玩陶瓷。不能說是開班教學,而是一種交流。有時候,小朋友的創意為我帶來驚喜。我很享受當中的時刻。

 

翼:日本政府有給予手作或創意行業的資助嗎?

M:政府有可能會支持那些專屬學院的陶藝課程,但像我這種私人教授就沒有。其他形式的,我也不太清楚⋯⋯

 

翼:可以跟我們分享您過住的展覽嗎?

M:當然可以!我之前曾在一些餐廳和商店做過展覽及售買。或者今次大概介紹一下最近兩次的合作展覽。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的Horimerci,於惠比壽的一間意大利餐廳內展出及售買;由我未婚前的姓氏Hori再加上法文的Merci,有想感謝的意思。以黑色的陶泥再配上白色的釉藥,希望能帶出點點的法國情懷。由於合展人是Swarovski的藝術家Atelier Laurea,所以是次的作品都會加入Swarovski水晶,使整體變得別緻可愛。

02

 

2015年2月25日至3月3日的未枠&Horime Tougei,於西武池袋本店7樓展出。為迎接春日,故意加入色彩豐富的作品,有花、葉、小鳥等。另一合展人未枠是一位框架藝術家,希望傳達框架的用途並非單一放畫或相片;所以放咭片及日曆的陶瓷小框架便變得較受歡迎。除外更展出了我的下午茶系列,包括蛋糕座及其他的牒子。

03

 

翼:真心羨慕您可以有自己的工作室,又有咁多不同嘅合作機會。那日後有甚麼計劃及展望?

M:四月,我會在東京國際論壇的音樂節展出有關音樂系列的作品。當然也會繼續我的創作⋯⋯

 

04

 

今次的會面,真的好神奇;我是不會日語的,而Megumi的英文程度也一般,雙方的交談都是用手機的 “google translate” 及 “excite翻訳” 來完成;當中,我們談到大家的生活及陶藝上的交流。而最感動係Megumi在工作室為我準備了一些日本的傳統茶點,還用了她的作品。可能我自中學以後就已經很少到朋友的家探訪,也未曾試過有這樣的招待;但我可以說這是因為澳門的生活忙碌或是大家的人情味已經變淡?這種透過陶瓷而帶來的幸福感,確實已超越地域,讓距離變得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