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渣車慣常前往路氹區會走友誼大橋,所以可以說近幾年是看着氹仔北安碼頭的 “徐徐興建”,看見它的 “龐然大物” 加上公共工程 “例遲” 的慣例,也一直不敢去想何時可以落成使用。終於,前陣子政府公佈了碼頭已收則,明天春季正式投入使用。

 

因為不是立法會議員或傳媒,筆者未能親歷其景了解內裡是如何的 “宏大”,不過從報章和社交網站看到的報導和相片,北安碼頭的佔地面積達20.1萬平方米,相等於25個足球場,也就等於有4.3個狗場+蓮峰泳池,比原來設計的大了4倍,增加約1,000個車輛泊位、5個直升機停機坪以及11個客船泊位,共提供16個400人客船及3個多功能客船泊位 (說可以停靠郵輪),以及140多條出入境過關通道。造價當然也 “翻幾翻” 至38億元。

 

有不少評論已在擔心說這會是 “大白象” 的工程,單是計電費已負擔不輕,但說實在,政府庫房充裕,對比超支的公共工程,那些電費只是 “零頭數”,如果真的有足夠的人流使用,多了一點的電費也十分值得。根據當局公佈的數字,設計流量是每天出入境各20萬人次 (即總共40萬人次/每天),1年計算可以處理1.46億的出入境居民和遊客,但2015年澳門所有碼頭 (外港、內港和北安臨時碼頭) 的使用人次為1,141萬 (旅客),縱使加上本地居民也可能多加200、300萬,單一個北安碼頭的處理能力便是2015年澳門所有碼頭使用人次的10倍以上!

                             

                                   20132016年第二季海上客運量 (旅客) 統計       (單位:萬)

2013 2014 2015 當中:原居地為香港 2016年第1-2季 較上年同期變化
外港碼頭 707.4 736.3 699.3 44.7% 304.7 -12%
北安臨時碼頭 398.2 424.4 409.9 44.5% 190.8 -0.2%
內港碼頭 50.3 47.3 32.2 5.9% 1.2
總計 1,155.9 1,208.0 1,141.4 496.7

資料來源:澳門統計暨普查局

 

加上大家也知道港珠澳大橋將會在這兩三年內落成通車 (本預計2017年年底,但澳門珠海口岸人工島與澳門半島的接駁點,即新城填海區A區之前因 “冇沙用” 停了工,所以進度一再推遲),而在港珠澳大橋落成後,使用海路由香港或過香港的客量真的不會減少且大幅增加?有關當局當然表示 “冇有怕”,說 “港珠澳大橋涉及通關、收費、跨境車輛管理等因素,加上新碼頭附近有不少旅遊設施,石排灣等離島新社區人口亦不斷增加”,但現在搭船過香港和深圳很便宜嗎?來回非假日日航用了澳門居民優惠也近300元,而且走海路的時間 (到市區) 也不比陸路快很多,且大風大雨之時很易像搭海盜船一樣,當然大橋的收費也是關鍵因素。沒錯!澳門多了不少旅遊設施吸引遊客,多了選擇兩者自然有所競爭,或降低交通成本而增加了總體的需求 (往返港澳;澳門與珠三角),但澳門現時一年3,000萬的遊客數量可無限制地增長?縱使更好分流集中在旅遊區的遊客,估計5,000萬 (不敢想像) 澳門也快沒地方可站了,美好的預計是否也需要考慮一下能否 “消化” 這回事?

 

也有學者表示樂觀,指1995年機場建成時不少人也覺得澳門沒有興建機場的必要性,但至今天機場的吞吐量已近飽和且正進行擴建。今時不同往日,當年沒有想到澳門由接待幾百萬遊客的小城變成今天接待3,000萬致力打造 “國際旅遊休閒中心” 的城市 (因為沒有預料過開放博彩專營權和 “自由行” 帶來的效用),而當年機場啟用之前 “食正” 兩岸未有三通的時機但澳門可以 “一機到底” (即中途不用轉機,在澳門降落後再起飛前往台灣/內地),可是,北安碼頭的第一個黃金期 (2010-2013年澳門經濟和旅遊業的猛長期) 我們錯過了,原來2005年招標,預計2007年落成的方案後來特區政府2006 年初將北安碼頭由輔助性質提升為對外的重要海上口岸,本計劃延至2009年落成,可惜至港珠澳大橋也快將通車的2017年才可使用。那我們在等待第二個黃金期?

 

大眾一向詬病澳門缺乏前瞻性的規劃,或許政府已滿腹計劃如何好好利用北安碼頭,事實上2011年便曾傳出 “廢了” 澳門半島的外港碼頭 (把外港碼頭搬至北安) 的消息,沸沸揚揚後因沒有取得社會的共識而回復平靜;而未來港珠澳大橋通車後政府又有甚麼計劃充分利用北安碼頭?現時澳門海上客運佔了近半是香港遊客,北安碼頭落成後航線方面是否有所規劃增加拓展非香港的客源?這一切暫時都是 “未知”,只了解原來的臨時北安碼頭在北安碼頭啟用後將被拆卸,但會保留當中的永久平台作為北安碼頭的一部分,而平台中會用於興建消防站、過境旅客通道,以及靠泊消防船等。

 

前瞻性的規劃相信沒有人會感不妥,但感不安的是不知道方向和內容的超前規劃。

分享
上一篇文章“緩緩” 版畫三人展
下一篇文章不只一個奧運會 ── 專訪澳門特殊奧運會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