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偷了我們的山丘?

最近 “路環石排灣” 這一地名成為了報紙最常提及的 “詞語” 之一,原因除了是因為現正公開申請的一房廳經屋都在路環石排灣,更因為石排灣旁邊的疊石塘山 (全澳最高的山,但其實也僅170.6米) 山腳的一幅五萬多平方米的土地有可能興建樓高100米的多棟高樓,提供約2,000個單位,若獲得政府批准後將有機會為興建住宅而大幅開挖山體。當中, “離奇” 的是該幅佔有山體的私人土地早在1903年便有登記,但政府一直對早年路環的紗紙契不予承認,之前一直聽到路環除了紗紙契的土地便應所有土地都是政府的,原來還有 “第三種” ,而這私家地除了包括山體外還包括澳葡時期具軍事作用的碉堡,軍事設施也會建在私家地之上?雖然報紙的報導、政府的解畫,甚至土地持有人的解釋像連續劇般不斷更新,但卻給我們帶來的是更多的疑團。

 

或許作為小市民的我們就不管那是私家地、政府地又或甚麼碉堡,但作為澳門 “郊區” 的路環 “發展” 至此確是有點 “不捨”。一直以來讀書的時候老師都跟我們說路環就是澳門的 “市肺”,澳門的大部分山體和綠化面積也就是在路環,期昐的春秋兩季旅行不是到路環石排灣便是黑沙海灘,半小時的車程中走過繁華的南灣區,在銅馬廣場轉上舊大橋,經過氹仔的一些高樓群後儼如走到另一個的世界,路氹連貫公路兩旁的淺灘、石排灣石礦場、零零落落的車輛、青蔥的一片片樹林 (又或應說是 “樹叢” 吧!)

 

社會的發展是必然的,當氹仔已 “插” 滿一棟棟的高樓後,路環除了黑沙海灘旁的海蘭花園為高層建築外,基本上全為矮樓,保留着它的一份古樸恬靜,成為假日我們消閒的 “老地方” ,金光大道的發展我們理解為博彩業開放為澳門創造的機遇,對澳門來說填海的土地一直就是創造財富的工具,任它上面的紙醉金迷我們樂見其成,石礦場原址因為需要興建公屋 (社屋和經屋) 而需要炸掉部分山體大家也能理解,為着 “公共利益” 少不免有點 “犧牲” ,可是,從2006年澳門半島松山開始;2010年的氹仔的大潭山;2011年的小潭山;到今年路環的疊石塘山,對澳門這些小山的破壞從景觀的遮擋到把它挖走一大片,從人口稠密的市區延伸至澳門的市肺,這樣是否可謂 “步步進逼” ?

 

翻看《澳門統計年鑒》中的主要山丘資料,其實澳門餘下沒被大幅度破壞的山體幾乎已沒有,澳門半島的幾座小山上早已建成各式樓房,猶幸松山因為燈塔 “貴為” 世界文化遺產而得到各方的注視,2006年的保護燈塔事件煥起社會對歷史文物的關注,中央駐澳聯絡辦公室主動把正在興建,樓高99.9米的新大樓建築高度降至不超過松山的高度 (90米),而澳門特區政府也在2009年4月頒佈行政長官批示,訂定東望洋燈塔周邊區域興建的樓宇容許的最高海拔高度,以梯級遞減式的高度限制樓高,新建樓宇最高不能超過海拔90米。可惜的是,沒有世遺光環 “關照” 的小潭山和大潭山,山腳的部分不是被挖得體無完膚 (機場對開 “御海南灣” 地盤) 就是被高樓遮蔽 (馬場對開興建中的豪宅── “名門世家” ),還有小潭山山腰被開挖了 “一忽” 但沒被太多人為意的海洋花園後的地盤 (幾棟高樓在行經西灣大橋已可見豎立於山腰上),或者可幸的是因召開土地聽證會而讓大眾知悉,在2011年成為焦點之一的小潭山葡京花園對面的地盤,因民間的極大反對聲音而使政府直至現在仍未正式公佈批准按原計劃興建高樓。

 

作為我們的共同財產,山體的保護已是不容緩的事情,或許當大家對照一下下表的澳門山丘,再上Google Map 看看衛星地圖,我們頓時發現所擁有的綠化空間已 “所剩無幾”。不容置疑,澳門地小人稠,開山闢地在所難免,然而,當看到每天經過,看似荒廢多年的地盤一直 “安祥” 地在鬧市中,澳門真的這樣的 “缺地” 必需打僅餘綠化面積的主意?最近官方公佈有近30個閒置土地個案已啟動了宣告失效的聽證或續後的法律程序,也就是說單是政府已批但沒發展的土地便有30幅或以上 (一個個案往往是由幾幅土地組成)。我們除了期待立法會正細則性討論的《城市規劃法》出台後有助保護山體外,是否也可竭力不讓我們的 “財產” 被偷走呢?

澳門主要山丘

名稱 高度 (米) 備註
澳門半島 東望洋山 90.0 即松山
大炮台山 57.3
西望洋山 62.7 即主教山
媽閣山 71.6
馬交石山 48.1 即 “海角遊雲” 所在的山丘
青洲山 54.5
望廈山 60.7
氹仔 大潭山 158.2
小潭山 110.4
澳門大學 58.5
復原所 34.1 龍環葡韻(靠近以前星星公園旁)解放軍兵營的山丘
路環 疊石塘山 170.6 媽祖像的位置
九澳山 123.8
礮臺山 120.0 路環市區與竹灣之間
路環中間 136.2
資料來源:《澳門統計年鑒2011》。

 

分享
上一篇文章永遠的可愛日系英倫美女-Tommy february6
下一篇文章俗世洪流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