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01A在澳門這小小的城市,每天大家走過的街道,近來除了留意到不少老店悄然結束營業,又或因Facebook的關係廣為流傳快將結業而人流如鯽,也會經過大大小小以木板又或鐵網圍封的地盤,有的更已寫了發展商的名字,其中有不少化身為臨時停車場 “搵住錢先”,也有更多是完全閒置雜草叢生。澳門現時樓價飛升,雖然說近期賭收下跌使價樓回軟,但有地便等於會 “生金蛋” 般,難以想像為何有哪麼多閒置土地,土地承批人在等甚麼?

 

而早在2011年特區政府便提出整理了共113幅未能如期發展的土地,不經不覺,四年已過去了,就在今年3月底時傳來好消息,特區政府在公報刋登首批宣告批給失效的5幅閒置土地,總面積超過18,000平方米,雖然全屬氹仔的工業用地,不過也是好的開端,接着陸續在報章新聞知悉政府收回閒置土地的消息,且地點也包括澳門半島的黃金地段和適宜興建住宅的土地,雖然政府未有詳細說明成功收回後的土地用途 (因為土地承批人可能提出異議而需經法律程序處理,再要等一段日子),但總讓市民看到了政府的決心。

 

正當大眾期昐着其他陸續收回閒置土地的消息,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在5月悄然已轉了口風,說在113個未發展的土地個案中,有48幅閒置土地可歸責承批商,但不一定能全數收回那48幅土地。當然這也是能理解的,因為縱使能可歸責承批商,但可能仍有其他不知道的原因 (政府收地出現程序錯誤又或新舊土地法的執法問題等) 而使幾幅土地未能收回,不過,6月中旬司長 “華麗轉身”,說有16幅土地在他上任前已獲 “放生” 不回收,但表示不知 “放生” 原因及土地具體資料,承諾先瞭解情況再作解釋。而其後行政長官崔世安表示,政府有責任向公眾解釋相關個案的決定的法律依據及分析原因,而羅立文司長將於下星期二 (即6月23日) 到立法會,屆時再會向公眾介紹相關情況。

 

空地頓時間一堆疑問又從腦裡跑出來 (看新聞要用 “腦” 會否有點累……),16幅土地早就在上一屆 (即2013年) 前已 “放生”,但為何要待今時今日才 “爆” 出來?羅司長突然從前幾天不了解狀況,到下週二便到立法會解畫,那羅司長這幾天便要好好 “補習”?看來端節假期需要極速熟知那16個個案;而更匪夷所思的是,直到前一陣子的2015年度施政報告中施政重點仍寫着 “積極處理閒置土地,早前公佈的48幅土地,當中有22幅已進入宣告失效程序的最後階段,將於短期內刊登《澳門特別行政區公報》”,突然間原來那48幅中早已 “丟掉了 ”1/3的16幅,是時機未成熟而必須 “The show must go on”,又或其他原因不宜公佈?

 

這樣,我們是否可得出一條算式:

113個未發展土地個案→48幅 “原以為” 可歸責承批商→32幅 “應該可” 歸責承批商土地→18幅已宣告批給失效→當中最少已有8個承批人入稟中級法院上訴→餘下10幅 “較大機會” 可收回,即是說,原來的113變成了10,比一折還要低。

 

有時候,不禁會想,是政府覺得市民不值得信任而不選擇及時公佈情況嗎?而這樣的 “華麗轉身” 又會使市民對政府的信任構成多大折扣?

分享
上一篇文章“印象.印像” 印刷技術展覽
下一篇文章“拎起新一袋” ─ 推動市民認識及使用環保膠袋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