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節跟老爸去了上海,不是刻意避年,只是老爸想去見一位老朋友,剛巧過年大家都想出去走走,也可以順道在蘇滬地方吃吃喝喝。雖說是農曆新年,但現在人們都不怎麼回鄉探親的了,城裡依樣是人潮擁擁,我在上海逗留了兩天,便一個人到了常州去走走。從上海去常州,坐高鐵約兩個小時,一個人口不多不少的城市。我有一位大陸朋友居住在常州,很久沒見,就順道去找找他。 

我的常州朋友說,常州是個「二點五」線城市,沒有二線城市的發展勢頭,卻也不比三線城市落後,所以算是「二點五」。常州在江蘇地區,以往是江蘇風格的小城,但現在已經跟任何一個中國城市的模樣沒有甚麼分別,都是大型商場、新型屋苑、三線公路,總之就是「高富帥」。說到文化,常州也曾出了幾位大人物,如國畫大師劉海栗、民國大教育家蔣維喬等,不過古老建築群卻沒餘幾多,已沒法看到劉海栗當年的江蘇美景。友人帶了我去一個叫「楊橋老街」的古村參觀。楊家古村離常州市約三公里,這村已有五六百年歷史,但現在已破落了,而且舊建築也所餘無幾,看上去就像是烏鎮的袖珍版,典型的江蘇建築風格。村裡還有不少居民,大多是老人家,村外還有農地,作少量生產。古村的風貌只保留了一小部分,也有翻修過的痕跡;據說幾年前有商人想發展楊家村,把它做成第二個烏鎮,不過種種原因,最後計劃落空,現只餘下一些開發的痕跡,有些古建築也因為翻新而失去了原貌。這是中國古村保育的嚴峻境況,由商業主導的計劃,不單破壞了古村的歷史建築,也粗暴地改變了原有的文化,同時如果任由村民改變古村的肌理,又換來另一種惡果。文化保育從來都應該由各方一起承擔,文化先於效益,但卻會換來更多效益,這方面不乏成功例子。

在常州期間,我也湊湊熱鬧,去了看賀歲片。《西遊2―伏妖篇》由徐克執導,周星馳監製及編劇,今次找來吳亦凡、林更新一對新演員,分別飾演唐僧及孫悟空,更請來姚晨、巴特爾 (NBA藍球員這些大咖上陣,而全場最驚艷的當算是林允,她在周導上一部電影《美人魚》中擔演女主角,今次以白骨精角色出演《西遊2》,依然延續美人魚的我見猶憐的媚美。不過,這部片給人過於吵吵鬧鬧的感覺,通篇幾乎沒有透氣的地方,而故事也單簿得令人沉悶,刻意加入的「香港元素」(例如唐僧與悟空吵架時加插「X你個街」之類的台詞也讓片子不倫不類。說實話,西遊概念已經玩了廿年,為何周大導還是絮絮不休地訴說他的「一萬年不過期」的愛情觀呢?

在常州幾天,天氣都很冷,可以過一個寒冷的春節,氣氛十分特別,不過白天看到天空都是灰濛濛一片,你就明白霧霾的確是中國的「土特產」。

分享
上一篇文章樂壇新勢力 ── 唱作暖男周興哲亞洲巡迴演唱會 (澳門站)
下一篇文章狗狗健康與營養
澳門人,曾留學台灣,但水過鴨背,海歸後一事無成。雖從事於家業,卻自感生活離地,然而,某日偶讀海明威之《死在午後》,發心寫作,留下片言隻語的感悟,試着讓生活隨着書寫貼伏於地表。歡迎到我Facebook交流聊天:www.facebook.com/karlwongthewriters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