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與表演--日本紀錄片大師原一男的「行動紀錄片」

日本紀錄片大師原一男近日親臨戀愛電影館,為身在澳門的觀眾們開辦大師班,主辦單位還請來大陸的影評人馬然小姐,與原導演對談。當日反應熱烈,現場參與者眾多,大家都對這位以拍攝「行動紀錄片」著稱的導演甚感興趣。

DSC00634

原一男導演四十年代出生於日本,至今作品雖然不算多,但部部經典,於國內外獲獎無數。大師班前半段,在馬然小姐的引領下,原導演回顧了自己早年的幾部重要作品,包括《再見CP》、《戀歌1974》、《怒祭戰友魂》和《全身小說家》等。拍攝這些作品時,原導演有一個準則,就是盡量不拍攝被攝對象的日常生活。例如描述一群腦麻痺患者的《再見CP》,導演故意不讓這些患者們如常較舒適地坐在輪椅上移動,而是拿走他們的輪椅,讓他們以自己的身體行走,赤裸地面對這個社會,從而突顯當時的日本社會對這些殘障人士的漠視;《戀歌1974》則描述作為女性解放運動參與者的導演前妻,作出獨自生活並自力生產,以反抗對醫療體制過於依賴的決定。

而《怒祭戰友魂》和《全身小說家》除了依舊關注個人解放外,更探討了不少關於「表演」的問題。原導演認為,無論是否面對鏡頭,人經常在表演,正如《怒祭戰友魂》中,二戰老兵奧崎先生為了反對天皇制度,甚至希望被起訴,從而使他有機會在法庭上進行他的「表演」,亦即發表一場偉大的演講;至於《全身小說家》中的日本作家井上光晴,更是虛構了自己的出身與經歷,把自己的人生視作一場表演。


原導演坦言,一直以來,他之所以選擇這些主人公,是因為他們都有解放自己的慾望,而社會總是約束人的自由意志,於是這些人的生活必然要面對與社會的碰撞、衝突,戲劇性由此而生。作為記錄這種衝突的人,原導演要做的就是刺激被攝者採取行動,然後用攝影機把這些未經整理的思緒、不完全理性的行為捕捉下來,讓觀眾投入其中,進入被攝者所經歷的野生狀態。這種型態的紀錄片,原一男導演稱之為「行動紀錄片」。

回顧完前作,原一男導演開始談到他睽違二十多年的新作《石棉村大控訴》。據導演所言,他一直不拍集體抗爭,而把焦點放在集體中的個人。不過,自從進入平成時代(1989)以來,日本社會的自由氛圍反而倒退,導演更一度因為再也找不到想解放自己的個人而感到氣餒。即使在新作《石棉村大控訴》中,那些被攝者們也是不斷後退,並無激烈抗爭的打算。為了使村民們真情流露,導演足足用了八年時間來尋找出路。至於成果如何,則留待觀眾們入場評斷和細味了。

大師班尾聲,馬然小姐提到原導演喜歡透過社交媒體與年青人討論互動。原一男導演亦毫不諱言其對年青一代的不滿,他認為時下的年青創作者並無敬畏之心,不願向前人學習,工作態度亦不夠慎重。但自從他在一個節目中開始找一些年青導演對談後,已漸漸對年青人有所改觀,反省了之前對他們的批判,並意識到其實仍有一些年青創作者是非常認真地創作的。

DSC00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