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影筆記:《佔‧誘神奇女俠》

大概是年尾檔期,各大院線紛紛都上映年度大片,令人目不暇給,例如較早前的上映的《正義聯盟2》,劇情接續上集,但故事卻非常薄弱,就是為了令超人起死回生,以及集合正義聯盟,明顯是為第三集的故事而舖墊。《情迷梵谷》也是話題之作,全片以油畫拍製,單是功夫和心力已經嬴盡口碑,再者,編導誠心誠意為梵谷之死編創了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可謂之驚喜,當然,最令人感動的,還是電影傳遞了對梵谷留給世人的藝術貢獻。另一部引起熱話的是《東方快車謀殺案》,也是相當值得觀賞。然而,筆者今期卻想跟大家分享的,卻是一部較冷門的影片《佔‧誘神奇女俠》(Professor Marston and the Wonder Women)。

1509527505-2143859705_n

美國經典漫畫人物神奇女俠 (Wonder Woman) 由心理學家及作家威廉.莫爾頓.馬斯頓(William Moulton Marston)於1940年代創造,對於當時以男性為主的英雄形象帶來了衝擊,而他所塑造的神奇女俠是一個為正義、愛情、和平而戰的女英雄,使她間接成為女性主義的象徵。但適逢當時美國正處於戰爭時期,政治及文化氛圍較為保守,而早期的神奇女俠漫畫裡,又充斥著同性戀、雙性戀、性虐、綑綁等內容/畫面,所以備受保守團體批判,甚至向出版商施壓,但原作者馬斯頓卻不肯屈服,致使神奇女俠曾遭禁售,直至馬斯頓教授於1947年因癌病離世,故事中的色情內容才被抹掉,雖然該漫畫於1986年後慢慢沉寂,但近年又因漫畫改編電影的熱潮,又再次火紅起來。今年上映的《神奇女俠》電影,由艷麗的以色列演員蓋兒.加朵 (Gal Gadot) 擔綱神奇女俠一角,再次掀起了神女的熱潮。

神奇女俠的女英雄形象,象徵著女性意識的抬頭,但她的創造過程,牽涉到原創者及啟發他的人物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佔.誘神奇女俠》就是揭露了這段秘而不宣的傳奇故事。威廉.莫爾頓.馬斯頓(William Moulton Marston)原為心理學博士,在大學任教心理學課程,他亦是測謊機的發明者之一,而他的妻子伊莉莎白.霍洛韋.馬斯頓 (Elizabeth Holloway Marston) 也是心理學家,亦是馬斯頓的助教,她機智聰慧又幽默,時常給馬斯頓帶來無限靈感;除了教學外,他們共同開展研究項目,主要探索人的控制與服從的心理,倆人事業如日中天,直至遇上女學生奧麗弗.伯恩 (Olive Byrne)。

3f91ff17bc98ef3aafc9b797e72a6241這位青春美艷的女生成為了馬斯頓的研究助理,熱情的馬斯頓很快就被她吸引,而奧麗弗卻對伊莉莎白產生了情愫,經過了一番糾結後,三人衝破了虛偽的道德底線,結成了三位一體的情與慾關係,但很快引來流言蜚語,他們被學校開除了,而奧麗弗更懷了馬斯頓的孩子,於是伊莉莎白決定組織起三個人的夫妻家庭,把孩子帶養。這種生活並不容易,受旁人閒語之外,事業又處處受阻,但最後馬斯頓卻從生活中,受兩位妻妾的行事而啟發出《神奇女俠》。這段錯綜複雜的關係,令《神奇女俠》加添了幾份傳奇色彩,而馬斯頓三人離經叛道的生活,在美國文化中竟成了獨特的象徵,彷彿預示了後來六七十年代嬉皮士運動(女權、性解放、反戰) 的發生。

不過,說實話,《佔.誘神奇女俠》並不是一部引人入勝的電影,它的「爛蕃茄指數」可謂「高開」。導演 Angela Robinson,好像十分同情兩位女性人物,令故事線側重在伊莉莎白與奧麗弗的同性關係上,而馬斯頓卻像是個旁觀者,觀察著兩位女性的愛恨交纏 (包括之於他的感情),但卻沒有落下一個清晰的注腳,解釋導演對三人的情與慾的渴求與自主意識。而導演描繪的馬斯頓又過於浮誇和理想主義,作為傳記電影來說,這種表達抹殺了觀眾對真實人物的想像空間,縱使導演想平衡三者的發展,但整體來看卻令三個角色描述得不夠深入內在。如以早前上映、同為作家傳記電影的《叛逆字傳:我的麥田捕曲》來比較,《佔.誘神奇女俠》便顯得有點遜色。

即使電影不太動人,但故事中的真實人物所帶出的性別與權力、情慾自主、多元關係等議題,卻是非常值得我們一一反思。記得早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以神奇女俠作為女性平權運動的形象大使,受到組織內外一些女權人士的抵制及抨擊,而這正是《佔.誘神奇女俠》所揭示的一個尷尬面,神奇女俠袒胸露乳的服裝、充滿虐待與綑綁的場面,令其的出身不怎麼「根正苗紅」,如何能得以作為女性平權的代表呢?

88f80272827537d7146d93e88f4821af85f68d60然而,若我們以更開放的態度來思考,女性主義者為什麼就不能穿著性感展現美態?喜歡在性慾關係中扮演服從者,這就等於沒有了女性自主意識嗎?雖然筆者對於女性主義及其議題只是一知半解,但卻認為,我們應該繼續去尋找更切合當下生活、文化、社會結構的性別哲學,同時,必須理解到性別共識不能只靠女性的付出,而男性更應在這議題上,與女性共同進退。說到底,人類的需要更多的愛和關懷,而不是敵意和仇恨。《佔.誘神奇女俠》為我們打開了性別哲學課本的第一頁。

 

圖片來源:網絡擷取

分享
上一篇文章小小卻足道
下一篇文章「郵」在你身邊 —— 郵路看文化
澳門人,曾留學台灣,但水過鴨背,海歸後一事無成。雖從事於家業,卻自感生活離地,然而,某日偶讀海明威之《死在午後》,發心寫作,留下片言隻語的感悟,試着讓生活隨着書寫貼伏於地表。歡迎到我Facebook交流聊天:www.facebook.com/karlwongthewriters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