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電影《有一種戀人叫…》,男女主角從中學時代已經認識,經歷了生活和工作的轉變和衝擊,讓他們了解到甚麼才是真正的滿足滿,提醒大家珍惜身邊人,好好把握已有的幸福。有時候,我們對於生活很難知足快樂,是因為我們總是忽略已經擁有的東西。在微電影中,兩人一直以來的相互依偎,男主角工作不如意不想女方擔心,女方雖然沒有說出口,但還是深深感受到另一半是假裝堅強,其實兩小口只要坦誠一起面對,簡單的生活已是富足和快樂。在戲內男主角楊潮凱 (潮凱) 和女主角孫慧雪 (阿雪) 默契十足,原來戲內戲外他倆都是老友鬼鬼,還有不少共同的想法,齊齊裝備自己開拓一片天。 

 

最佳拍檔的潮凱與阿雪

潮凱謂: “對我來說澳門有一種好親切的感覺,我會形容是 ‘這麼遠,那麼近’,而這種親切又跟內地的感覺不同。而碰巧那時正在播放《純屬意外》,《有一種戀人叫…》監製與我洽談時問我對於女主角有沒有提議,我便立刻想到阿雪。之前跟阿雪合作非常開心,因為她很信任我,而要找到一個信任的對手是不容易的。” 潮凱娓娓道來他的 “選角” 過程。

阿雪除了感謝潮凱這拍檔外,更細數 “我們合演情侶已經是第四次了,第一次是電視劇《隔離7日情》、微電影《致親》及電視劇《純屬意外》,加上今次《有一種戀人叫…》已經是第四次了。”

 

潮凱與阿雪的 “有趣關係”

原來潮凱跟阿雪這 “螢幕情侶” 真的十分有緣份,潮凱更坦言跟阿雪的關係是很有趣的,“《純屬意外》當中楊言愛這個角色早就確定是阿雪飾演,當時未有我的角色,而監製剛好看到《摯親》,便覺得我跟阿雪挺合襯,順理成章就找我一起參演,所以我要多謝阿雪的提攜。”

阿雪補充:“監制說當作是《摯親》之後的一個延續,很多觀眾在看完後都期待我們再合演情侶。所以今次潮凱找我,我馬上答應。” 其實阿雪平時也有過來澳門,還大爆 “有一次來澳門覓食,剛好要搭枱,對面有個男生認得我,他說好開心可以跟我一齊吃飯,要影相 whatsapp 給朋友,我覺得澳門的朋友很熱情又幽默。” 因此,阿雪笑說這次到澳門拍攝是一種享受。

 

第一次合作 “驚唔驚”?

雖然潮凱跟阿雪是老拍檔,但與ZA誌和今次的攝製團隊合作是第一次,他們又有否 “少少驚”?潮凱坦言最開始的時候真的有點擔心,因為他跟合作的攝製團隊是完全不認識的。但他說:“跟導演溝通後,原來的擔心一掃而空。” 且拍心口表示這次合作的團隊十分專業。潮凱補充:“因為對拍攝已積累了一些的經驗,‘埋位’ 的時候便能基本掌握團隊的質素。作為演員我們最擔心的一個情況是到達現場後,導演才慢慢找同事度機位擺燈,那會浪費不少時間。而今次我一抵達現場,機位燈光等都已準備好,跟導演的溝通亦非常暢順。只可惜當日自身身體不適,未能以最佳狀態參與拍攝。”

阿雪即時補充表示:“我認識他8年從未來見過他病得這麼嚴重,他一上船就已經昏迷了。微電影是一樣新興的種類,網上有大量作品湧現,但質素相對參差。” 阿雪坦言自己也曾試過 “中伏”。“記得有一次的拍攝過程很慢,浪費了不少時間,我們作為演員很害怕浪費精力,因希望盡量把精神都集中在拍攝過程裡,且最終拍攝完團隊竟遺失了一半的影片……”

“因為潮凱是信心的保證,他的參與首先給了我一半信心,來到後發覺團隊十分專業和有效率,且是相當用心,我確是遇過一些團隊是相當專業,但卻不是全程投入地用心拍攝。” 阿雪繼續說。

 

阿雪的 “戲路”

阿雪在演藝事業的起步點是綜藝部,負責《志雲飯局》,“因為《志雲飯局》要夾嘉賓以及陳生的時間,試過即時通知要開工,當時陳生是總經理,所以劇集部 ‘不敢’ 找我去拍劇。” 阿雪還透露一個小秘密,就是她 “力大無窮”,“有些餸菜是很重,曾經就有女仔試過說手痛,而我又從來沒有跌過叉和匙羹,所以陳生和監製也喜歡找我,後來陳生說不想記太多女仔名,便指定用我,就這樣我拍攝了70多集。”

然而,阿雪選擇在這最如日方中的日子重新開始。“有一天我很大膽跟陳生說想拍劇,問他可否換走我,他不作聲,過一會後他再問我是不是很不想再做《志雲飯局》,我回應我真的很想拍劇,於是他便跟監製說下次不用再叫我。” 阿雪回憶當時的情境。“那時很多幕後工作人員說我傻,但我覺得我一定要博一博,因我知道我最想是 ‘做戲’ ”。

說起阿雪的 “戲路”,其實她很感恩,因為在她來說是相當順利。“開始時做村民、妓女等角色,早前重播的《缺宅男女》就曾演出一個三奶的角色,化了一個很濃的妝。” 她記起曾經有一位前輩跟我說,“不要以為站在主角後面沒有對白便沒事做,應該留心其他人演戲,下一次有一句對白,你講得好,之後下次就是一段對白,講得好,再下一次就是一場戲,你再做得好,下次就是一個角色。這段說話我一直牢牢記着。”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沒錯,努力定會被發現的,潮凱記起他仍然是老棟時 (後面沒有對白的人物),就是要好好看其他人如何做,包括主角、臨記、燈光,所有都是學習的對象,他還記得 “有些前輩很好,會拉一拉身後的配角,讓他們有出鏡的機會,若然我有機會成為主角,也會幫助身後的新人。” 潮凱印象最深刻的,是拍攝《法證先鋒3》時,前排是吳卓羲、張可頤等主角,他、謝東閔及張景淳在後面做法證人員,“其實我是沒有對白的,只是拿着試管來來回回地走,但當我拍完這場戲時,遇到監製家豪哥 (劉家豪),他給我一點稱讚,所以縱使是沒有對白,努力是會被看到的,而後來家豪哥在《點解阿Sir係阿Sir》中找我參演了一個角色。”

FB_IMG_1485361319392

雖然阿雪一邊說覺得她的 “戲路” 很順利,但她在剛入行時也曾有一段時間覺得被定型為 “花瓶” 而不開心。“但幾年後我發覺自己是身在福中,因為我在綜藝部那邊較容易打開了知名度,先認識了我叫阿雪,但在劇集中不知要做多少次路人甲才有機會有被人認識。”

所以阿雪 “有戲便接”,她記得曾拍家豪哥的《秀才愛上兵》時扮演一條死屍,“我試過綁在十字架上三個鐘,不少人不肯接死屍的工作,但我覺得反而是一個機會,記得馬浚偉在拍攝中稱讚我敬業。而後來《秀才愛上兵》重播時,家豪哥在微博上點名讚我是一位專業的演員。” 這些雖然是簡單的一句讚美,但在阿雪看來,正是因為辛苦和努力過的過程,才有機會被人看到,是一種幸運和機會。

 

阿雪的伯樂

說起自己的伯樂,阿雪第一時間提及《純屬意外》的監制陳耀全 (Andy),“他很記得每一位演員的特質以及細節,一有適合的角色就會找你。《師父明白了》在開拍前,有一個女演員臨時拍不到,幕後工作人員向他推薦我。其實《師父明白了》的角色只有幾場戲,但 Andy 鼓勵我以後要好好努力。沒想到,後來的《純屬意外》給了我一個非常吃重的角色。” 阿雪回想:“記得那一天公司打電話叫我回去見監製,之後Andy 帶我去編劇房,入到去原來導演編劇監製等全部人已經坐在裡面,就跟我說,你的角色有很多條線,有聰叔、思貝作為好朋友;替啟華打工等等,問我有沒有問題,我是馬上起身90度鞠躬,不停感謝他們。” 到現在說起阿雪仍歷歷在目,並甜絲絲地笑着。

 

演員的 “不安感”

雖然簡單的讚美可以一直記在心頭,心感滿足,但演員或許天生具有一種 “不安感”。潮凱剖白:“其實我們長期處於一個自我認知,或者自我否定的階段。因為工作視乎機會,今日很多工作,會覺得自己很有價值,但又可以突然間沒有人找自己,便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有甚麼做得不好,或者得罪了人,問自己很多問題。有時甚至拍完一個鏡頭。導演說好,我都會懷疑是不是真的 good take。”

所以,阿雪表示,作為演員,有時是會沒有安全感,有一種浮浮沉沉的感覺,“有工開時雖然很忙很累,但有時停工一兩日,便容易感到前路茫茫,所以除演戲外也努力涉獵不同的領域,充實自己。”

20161217-AM4A9629

 

後記

微電影的片長較短,其實對演員或有更高的要求,像這次男女主角要在十多分鐘內呈現相戀、甜蜜、絕望、離開等多種不同的情緒和狀態,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正是因為他們從 “人型紙板” 開始,便默默積累着經驗和實力,在這次既有幸福甜蜜的橋段,也有情深哭戲的一幕,便能很好展現自身努力的成果。這些年來一直看着他們在演藝路上的蛻變,小編甚為看好他們的演藝潛質,期望他們堅持在 “戲路” 上的耕耘,並取得更亮麗的成績。

 

編採及撰文:Diana、笑皇子、伯頓
攝影:Tim @ Tim’s photography
場地鳴謝:The Manor

分享
上一篇文章探訪被遺忘的邊緣社群
下一篇文章【溫哥華】蛋控不能錯過的街頭美食 ── Yolk's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