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巖曇成問溈山靈祐:「百丈大人相如何?」溈山答:「巍巍堂堂,煒煒煌煌,聲前非聲,色後非色,蚊子上鐵牛,無汝下嘴處。」

 

百丈是溈山的師父,雲巖是溈山的弟子,從未見過百丈,故問溈山:「百丈的大人相如何?」「大人相」即佛的身相、面相的三十二種特徵,雲巖問的是從百丈大師所表現出來的佛是甚麼模樣。溈山先形容他「巍巍堂堂、煒煒煌煌」,非常莊嚴光明;然後說他「聲前非聲,色後非色」,還未開口前沒有聲音,肉身死亡後沒有形體。

 

為甚麼先前形容得有聲有色,後面卻非聲非色?這不是矛盾,是叫雲巖不要執着。你要我形容百丈的大人相,我實在沒辦法說,雖然我有所形容、有所表達、有所說明,但這些都不是百丈的心境、悟境所表現出的佛的境界;一如蚊子上鐵牛,沒有下嘴的地方。

 

「蚊子上鐵牛」是禪宗的常用語,有兩層涵意。第一,悟境不容置喙,根本開不了口形容。第二,未開悟前的修行過程中,明知目標是一隻鐵牛,你自己是一隻蚊子,仍要繼續不斷叮下去。

 

從思辨和邏輯的角度看,那是愚蠢的、無聊的;但以用功夫而言,唯有如此才能踏踏實實。既不要用力,同時也不要放棄;既是在用力,同時也不要祈求;既不是等待,同時也要堅持。到最後忘了自己是在用功,也忘了自己是在追求,內外和主客一起放下,這就是悟境現前。

 

「蚊子上鐵牛」值得做為一般人的生活態度。人總是以眼前的利益為着眼,比如企業體要先算好經濟效益才願意做某筆投資,其實這是做小生意,是循他人的軌跡做後知後覺的生意。

 

有創意、有遠見、有膽識的事業家,不考慮現在的成本和未來的利潤,只考慮無中生有,以蚊子上鐵牛的傻勁,試圖走出新的路。又如某些藝術創作者,他們不投合時下多數人的口味,其作品也許當時沒有市場,但很可能已經孕育了偉大的、足以傳世的風格。因此,不考量現利而付出奉獻,才是先知先覺者的心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