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度門

5月份是屬於母親的,去年5月我為大家介結了《The Home Song Story》,今年5月我想介紹另一部關於母親的電影。

 

“虎度門” 是廣東大戲的術語,指演員們出場的台口。一個優勢的伶人,一出虎度門,便要忘記本我,投入角色,交自己的心。人生如戲……

 

 

《虎度門》是1996年香港電影,蕭芳芳、鍾景輝、袁詠儀主演。導演為舒琪,香港資深影評人,現為香港演藝學院電影學院院長。班底更是強勁,出品人鄒文懷,監製高志森,編劇杜國威。本片於1997年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多項提名,包括最住電影、導演、編劇、女主角及女配角多項提名,而蕭芳芳憑本片獲得亞太影展及台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故事講述在粵劇界馳騁多年名伶冷劍心(蕭芳芳),在舞台上名成利就,是劇團中的大家姐。但個人生活卻處處碰壁,欲舉家移民的丈夫,同性戀傾向的女兒,面臨改革的劇團,失散的親生子終於出現。在舞台上神采非凡的冷劍心,要如何應付現實生活中各種衝擊……

 

電影取名為虎度門,着實有其巧妙之處,伶人步出虎度門便要進入角色。在舞台上,冷劍心扮演文武生,在現實中是太太、母親、前輩、朋友等多重角色。其實等同我和你,我們在生活中亦同事扮演着多個角色,我們是子女、父母、男朋友、丈夫、同事、朋友等,要扮演好其中一個已經不容易,更何況同時在扮演五到六個身份,當其中一個角色遇上難以解決的問題時,你會不會出現骨牌效應,連同其他角色都受影響?你又會不會為了其中一個角色,而甘願放棄另一個角色?

 

電影第一幕就表現出這部戲想探討的是多重身分,準備上台的冷劍心跟丈夫說,我要培養男人的情緒。導演加入多個生活細節,表達無論你其中一個角色有多成功,其實說到底都只是一個平凡人。外界看到冷劍心有成功的事業,疼愛她的丈夫,乖巧的女兒;但同時她愛吃臭豆腐這種市井小吃,喜歡對抽獎券,因為兩打喉糖欣喜若狂,加入這種草根文化,使這角色更立體,突顯台上台下的差別。正如戲中的冷劍心就說出 “我在台上扮男人,台下是十足的女人”。

 

而劇本着墨最重的,是探討母親的角色。電影中安排了三個兒女給她,一個是丈夫的女兒,雯雯雖然並非親生女,但基於丈夫的關係,冷劍心也為解決她的問題略施小計,在機場送別時也會流淚不捨。一個契女,玉霜的關係就較為淡薄,以一種亦師亦友的身份,收為契女,希望可以借自己的力量,為後輩提供更好的前途。面對親生兒子阿俊,那份血濃於水的關係,一場三秒落淚的戲就足以感動所有觀眾,勝過苦口婆心的關懷和慰問。三個不同關係的兒女,面對的態度也截然不同,這部分已經隱喻了三種媽媽的心態。說到底,無論幾成功的女人,到最後還是回歸到媽媽的角色。

 

從失散兒子的安排,可以看得出編劇對於舞台創作人有一種說不出的勸告。冷劍心當年為了事業面放棄了兒子,尋尋覓覓二十多年,相見卻不能相認,那種苦澀連老練的她也在台上流淚,已叫人明白。阿蘭反問冷劍心,你有後悔過嗎?表情已道出答案。杜國威這一個安排,相信是源自於他對劇場創作的眷戀,以致忽略了舞台空間之外的某些事情。冷劍心在告別舞台時說 “我希望你們別那麼快忘了我,一個在台上奮鬥三十年的藝人。我冷劍心,今生無悔” ,似乎也是代表了一眾舞台劇或電影從業員的心聲,我為這個角色投入之多,甚至放棄我其他角色,最後也只是希望換來多一點掌聲。

 

我覺得這非常適合提供現代人一個反思的機會,我們有沒有因為太着重其一個角色,而遺忘了我們還有其他角色同時在扮演呢?因為太投入工作,忽略了家庭;因為忙不過來,忽略了朋友;因為太著重朋友,而忽略了男女朋友的感受。以上種種的故事,已聽過很多,但卻不斷上演。我們當然不可能每個角色都投入百分百的時間,但至少要找到最合適比重,不要到失衡時才懂得後悔。

 

編劇選擇以粵劇舞台作為背景,我相信是想道出,時代的變遷已遠遠超出我們想像,連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都面臨著變革。文武生為了時代並進,也需要學英文。面對時代的變遷,我們可能告別其中一些角色,但只要調整好心態和有正面的態度,還有很多角色在等著我們發揮。正如冷劍心告別了舞台,但其實她只是走過另一度虎度門,繼續扮演太太、母親的角色。

 

整部電影我最喜歡的對白是,冷劍心在酒吧對Jo說:“越艱難的事就越要去做,這樣才證明你鍾意” 。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一個人的旅行
下一篇文章《若我來得及說愛你》第二話
人生最重要是過得開心, 以及有一班好朋友. 我喜歡從電影中尋找啟法, 透過電影去感受其他人的想法或領悟, 甚至人生觀. 一部電影只要有一句對白可以引起我思考, 我都會認為是好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