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這句話果真一點都沒錯,做任何事都必須要努力才會有成果,在TVB年輕一代的藝員中,有許多人或許你未必能夠說出他的名字和想起他的樣子,但若跟你說,他曾在《天與地》飾演少年宋以朗、《衝上雲霄II》飾演姚浩、《守業者》飾演潘家聲和《再戰明天》飾演奀仔,你卻會立即想起他,他就是楊潮凱。

20151017-AM4A7824

Z: ZA誌 楊:楊潮凱

Z: 潮凱你08年加入無綫藝員訓練班出道,至今已參演多部劇集的演出,看報導說當初你希望加入香港話劇團,但因為當時話劇團沒有招聘,你才投考藝員訓練班,其實你較喜歡演戲或做話劇?

楊:2007年我到美國做交流生,修讀演藝課程,自己不想為職業妥協,因為在美國Manhattan的人都是為一個演出找機會,後來在海洋公園工作期間,剛巧TVB藝員訓練班招收學員,於是我便遞交申請表格投考。自己很幸運通過第一次面試,在第二次面試時候的題目是天才表演,自己選擇表演清唱opera,最終獲TVB藝員訓練班取錄,從此開始自己的演藝之路。其實自己也想考一些名氣較大的話劇團,因為在舞台演出中是觀眾選擇自己。

20151017-AM4A7836

Z: 大學時期,你曾在第三屆台灣金甘蔗影展獲得 “最佳男主角”,當時獲獎的心情怎樣?會否讓你對演戲信心大增?

楊:在美國讀完書便回到香港,剛巧有朋友叫我一起去台南,參加一個集合中港台三地的短篇電影拍攝,這個比賽是要參加者在7至10日內 “諗故仔”,然後把故事拍出來。回想那時候拍攝也是蠻辛苦的,大家都瞓睡袋,我本來是負責收音,後來才轉做男主角。當時我的角色是飾演一個主持人,有點像台灣綜合節目的形式,談論電視台的明爭暗鬥。頒獎典禮很特別的是在棕欖樹下舉行。其實本身自己的性格較外向,比較健談和有喜劇感,閒時也會參與業餘話劇的工作,但自從第一次當舞台劇男主角後發覺自己未了解何謂演戲,那時曾有很大的打擊,接近崩潰狀況,自覺有需要重新學習演戲。幸好在TVB修讀藝員訓練班時,導師麥秋 (舞台劇製作人) 喜歡自己,在畢業演出時給了自己一個較吃重的角色,飾演一個店舖將要結業的老闆,讓我稍為重拾自信。

003

Z: 你曾參演眾多的角色,如《誰家灶頭無煙火》的姚家強、《點解阿Sir係阿Sir》的二五仔、《天與地》的少年宋以朗、《衝上雲霄II》的姚浩、《守業者》的潘家聲和《再戰明天》的奀仔等,在你演出過的電視劇中,哪一套劇讓你的印象最為深刻?

楊:自己較重視演戲過程,不太注重演出的迴響,最重要是調節自己的心理狀態,好像在拍攝守業者時臨時加了一埸練習戲曲的場景,自己在拍攝前一晚才知道要唱的曲目,潘家聲這個角色長期被壓抑,拍攝前自己也做了不少功課,希望自己的演出能夠精準,有一個成熟的演出。

002

Z: 起初《天與地》的監製戚其義和編劇周旭明為甚麼會找你主演《天與地》?你認為他們是你的伯樂嗎?那在演藝圈的日子有沒有哪一位對你的影響最深?

楊:我在《天與地》飾演一個骨幹的角色,其實timing真的很重要,那時候我們訓練班同學一起吃飯,《天與地》這個劇集需要一些新面孔,講述一班年輕人夾band,起初面試時有6人,後來遴選至我們4人。記得我們在《天與地》記者會時演唱〈灰色軌跡〉,記者會後我們才確認有份參與《天與地》。這套劇集拍了3年後才播出,拍攝時也沒有想過這套劇帶來的迴響,因為《天與地》當時被安排在台慶後的檔期播出。通常拍電視劇時監製是不會落廠看演員的演出,但《天與地》的監製戚其義令我上了寶貴的一課,他教我不要理會鏡頭,使我明白什麼是戲劇修為和對演戲的執着。

另一監製陳維冠與我亦師亦友,第一次和他合作是《怒火街頭II》,他會給我意見,告訴我演員是有盲點,他幫助我給人發現另一面的自己,多一個渠道讓大家解自己。而《再戰明天》的林志監製和關皓月編審塑造了奀仔這個角色,林志問我最苦是甚麼,我在他面前也哭了出來,他們令我演活奀仔這個有挑戰性的角色。而我剛拍陳耀全監製的《純屬意外》,他曾擔當《天與地》的導演,在《純屬意外》中,他塑造了一個成熟的角色給我,作為一個演員需要不斷增值自己,讓自己的資歷越疊越厚。

 

Z: 一般來說,你都是演屬 “弱者” 的角色,你有想過改變一下形象嗎?會否擔心被 “定型” 或有演技上的樽頸?你在演藝事業上有甚麼目標?除了拍電視劇外,有沒有計劃做更多的嘗試?
楊:我覺得定下一個目標給自己會很辛苦,反而我希望自己可以練好自己的演出,我是做一個演員而不是做一個明星,因為明星會有很多包袱,我希望觀眾會期待和很想看自己的演出,看我的演出是有品味的。我很喜歡金庸,希望能有機會演武俠劇,最近我也有參與微電影的演出,微電影是學生執導的,他們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剛巧《寒戰》的導演陸劍青看罷我在微電影的演出後本想我參演《寒戰II》,可惜與我去美國讀書的日子撞期,無緣演出。

001

Z: 之前你曾在《星夢傳奇》和羅鈞滿合唱,其實除了演戲,是不是對唱歌都有興趣?在空餘的時候有沒有特別的興趣?
楊:在空餘的時候我會跟隨洗灝英師傅學習大聖劈掛,我也喜歡下廚和愛煲湯。

 

Z: 在其他訪問中你有提及圈中你有不少好友,你們都是在拍劇時認識?
楊:圈中好朋友如樂瞳、梁嘉琪和周志文等都是在TVB認識,有一次梁嘉琪在化妝間看見我,說有看我在《點解阿Sir係阿Sir》的演出,讚賞自己飾演的二五仔。嘉琪是讀演藝的,她的讚賞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舞和肯定,所以現在我也同樣對一些演出精彩的年輕演員給予讚賞,相互勉勵。

 

Z: 對於近日不少無綫演員離巢,你自己有什麼看法?會否認為是一個很好的 “上位” 機會?
楊:我支持他們離開向外闖,我深信沒有懷才不遇,自己的思維要清晰,要知道自己的問題和狀態,增強自己的功力,自我價值需要被人肯定。

20151017-AM4A7826

Z: 在2013年9月中,你與初戀女友結婚,你們交往11年,結束愛情長跑,你們有怎樣的相處之道?
楊:若我喜歡一個人我便希望和她一直走下去,我自己懶去建立一個關係,我會承認另一半的身份。我會帶她認識自己的朋友,太太和我經過一段時間磨合,大家的理念相似,大家經歷會考、A Level至我進入TVB工作,我很感恩她成為我的妻子。

 

在楊潮凱身上,我看到一個為理想而時常準備自己的人,眼前這個新生代有禮貌和有理想,筆者在鏡頭後感覺到他的真誠和敬業樂業的態度。所以,筆者希望他能夠在美國學成歸來後,能遇到更多具挑戰性和發揮的角色,讓大家看見另一面的楊潮凱。

20151017-AM4A7842

場地鳴謝:The Corner’s

 

分享
上一篇文章《偵探 · 舖‬》~委託壹~ 遺失的時間
下一篇文章預告:「唔整唔自在-手痕大派對」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